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 同人幻想曲 | 燃烬 [142]

※沉迷美色,日渐消瘦(zengfei)

※类属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 ,但并不与同系列的《天罚》世界观接轨。唯一的共同点是女主苏炸天的很依旧,并且嚣张的无法无天

※照例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风。

大纲是什么?没有。

※原著背景依旧很迷。私设如山,是真的如山。

※这次大概是,嫖个笑红尘。

※撩完会不会跑这个作者也很难说(因为没有大纲

※请务必做好防雷准备。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燃烬
  
  
  -为什么要来?
  
  -因为我想见你。
   你呢?你想见我吗。
  

  

  唐水镜有一个人生梦想。
  嫖尽天下美食,然后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
  或者,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然后嫖尽天下美食。
  后来这个梦想半路GG了。
  
  

  

904.

  Take my hand now
  (抓紧我的手)

  Stay close to me
  (靠近我的心)

  Be my lover
  (成为我的爱人)

  Won't you let me go
  (不要放开我的手)*

  

  

905.

  两人一时沉默。

  少年深深的注视着我,眼神忽然间无比认真。

  “然然。”

  “嗯(OvO)?”

  笑红尘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递给我,轻声说:“成年礼物。”

  我好奇地接过来,睁大了眼睛。

  “咦……礼物是小梦包扎的吗(OvO)?”

  “……”

  笑红尘的表情看起来就像被水果糖噎住了。

  我咯咯的笑起来,然后低头拆礼物的包装,打开小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枚指环

  整体银色,看不出来材质,中间嵌着一圈星光蓝宝石。我拿起来看,指环上还刻有细密繁美的纹路。

  盯着指环,我眨了眨眼睛。

  “这个是……储物魂导器?”

  “…………= =#”

  笑红尘陷入世纪沉默。然后,有点心累。

  唐水镜你为什么就不能注意到它首先是枚戒指啊(゜ロ゜) ???

  我蹙起眉:“可是我已经有储物手镯了呀qwq……”还是小师兄做的那个,笑红尘不是知道?

  心里有些困惑。我抬头看笑红尘的表情。只见少年脸色阴沉沉的,有点接下来就要乌云密布暴雨雷霆的节奏。

  想到一个可能,我笑得眯起了眼睛:“笑红尘……(o^^o)你不会因为这个手镯是小师兄送的,所以就——”送我新的储物魂导器把手镯换掉吧?

  后面的话我没能说出来。

  因为我看笑红尘脸色超难(危)(险)的说……所以眼神对上的瞬间就下意识的拿手背捂住了嘴,同时往后挪挪挪,试图离他远点。

  我的这惊弓之鸟一般的反应倒是取悦了他。笑红尘脸色多云转晴,他扬了扬嘴角:“躲那么远做什么。我又不会了你。”

  …………不我觉得你真的会把我吃掉Σ(っ°Д°;)っ

  [小可爱惊恐脸.jpg]

  笑红尘朝我走近一步,我往后挪一步。笑红尘继续朝我走近,我就继续往后挪。

  “……”

  他挑眉。

  我眨眨眼睛。

  想了想,我把小礼盒收进手镯里,再褪下手镯收到指环里,然后把指环和左手一起伸到笑红尘面前。

   直视少年漂亮的异色瞳,我撅起嘴,用撒娇的语气说:“笑红尘来帮我戴。”

  他凝视着我,久久不语。

  “……”

  少年垂了眼眸。他先是捻起指环,又执起我的手,沉声道:“戴上了就不许再摘下来了哦?”

  像是要确认什么一样。

  我歪了歪脑袋,“放心啦,我会小心保管不会弄丢的,也不会换掉用其他储物指环的(o^^o)~”

  他抬头看我。

  于是我也看着他。

  眼神真挚,目光诚恳。

  就差竖起三指发誓我真的真的不会弄丢也不会换别的指环的了。

  少年脸庞浮现一缕红色,低头不给我看见。

  他强做镇定:“姑且就信你一回。”

  我眨了眨眼睛,努力忍住笑出声的冲动,点头:“嗯嗯(o^^o)~”

  少年不说话。

  他抓着我的左手,小心翼翼又珍而重之。他将指环轻轻地戴在我左手中指之上。

  星光宝石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芒。

  我眼睛眨也不眨。

  指环戴在手上的那一瞬间,像是缔结了一个约契。

  ——我们要发誓相爱,直至繁星坠毁。

  我扬起唇开心地笑起来,扑进他怀里将他抱紧。

  他亦抱住了我,紧紧的。

  

  

906.

  演武场入口。

  一袭青衣的少年静静站在那里。

  沉默。

  四处找人的王冬儿瞧见了叶清酒,便打了个招呼过来,顺便问对方有没见过然然。

  青衣少年还未答话,王冬儿便见着了演武场里那一抹刺眼的大红色。她四处找寻的小姑姑,扑在一个讨厌的家伙怀里。

  王冬儿当即就撸了袖子要冲上去把两个人分开。

  然而令她意外的是,叶清酒拦住了她。少年握着剑身横在她身前,左手竖起食指在唇边:“嘘。”

  ——别打扰他们。

  青衣少年的举动像是在这么说。

  王冬儿霎时间瞪大了粉蓝色的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Д ° ノ)ノ???”

  卧槽等等什么情况叶少侠你被魂穿了吗??!!!

  叶清酒翘起嘴角,有点苦恼,也有点头疼。猫眼似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深棕色的温柔。

  “诚然我讨厌笑红尘,但也不能不解风情啊。”

  青衣少年偏头看了眼演武场,轻声说:“身为兄长的话,放在首位的肯定是妹妹能开心吧?……然然现在,就很开心啊。”

  王冬儿一怔,陷入沉默。

  叶清酒收回横档的剑,重新抱在怀里。然后伸手揉了揉王冬儿的头发。

  “说句挺难过的话,那是然然的选择,我们谁也没权利干预。”

  “……可是我好讨厌那个家伙啊!一想到这个人会是我的小姑夫我就——噫!一身恶寒(><)……”

  “噗嗤,小冬儿你真是……不过,谁不是呢。”

  青衣少年笑了笑。这笑容就像三四月里的春风,沁人心脾,温和舒适。

  王冬儿都差点看愣了神。

  好看的少年露出这种神情,真是让人看了都心疼

  “好了好了,今天是然然的成人礼,就别惹得她笑不出来了。实在是不爽,将来找个时间再打回来嘛。正所谓——来日方长呀。”

  叶清酒眯着眼的笑容意味深长。

  “…………”

  王冬儿陷入世纪沉默。

  虽然这话听着没什么毛病,而且和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果然还是……

  把她刚才的心疼还给她啊腹黑叶清酒!!!(〃>皿<)

  

  

907.

  这次的成人礼,可以说是非常盛大了。

  首先你看出席宾客名单,史莱克学院方面的,光是海神阁阁老团就来了大半……

  唐门高层都在场,像二舅舅二舅娘都在。就连沉迷研究的轩老师都被二师兄给拽出了魂导基地。

  昊天宗也来了,是泰坦二宗主亲临,身后跟着一溜的灰衣弟子,出现得悄无声息。小师姐上去就抱着二宗主手臂撅着嘴埋怨:“二爹!你怎么才来啊(><)”

  二宗主哈哈干笑:“好久没来,差点认错路了嘛。”

  ——叫你们整天宅在昊天堡里不出门!

  #嫌弃#

  然后还有在大赛时交好的一些宗门战队,也被邀请了来,像南秋秋的地龙门、玉天龙的天龙门,还有去明都路上遇到的天甲宗,都有邀请。

  甚至我还看到了天魂帝国的维娜公主,还有陪在她身边的龙傲天……

  ——这绝对不止是我的成人礼吧!!!

  维娜公主看到我,还朝我微笑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我小步跑到她身边,也扬着唇笑:“公主殿下,你好呀(o^^o)~”

  “上次送给你的花,还喜欢吗?”

  “……谢谢,我很喜欢。”

  维娜公主维持着优雅的笑容,看不出来半点不满。

  我看向她身旁的高大男子,维娜公主道:“傲天这次是陪我来的。”

  言下之意就是……并非代表本体宗

  我眨眨眼睛,仍笑着:“也欢迎你(o^^o)~”

  龙傲天点点头,“上次大赛未能与你交手,真是遗憾。我这次可是为寻对手而来。”

  我歪了歪头,“输了要请吃饭的哦(OvO)”好,季大哥又有新对手可以掐了。

  龙傲天耿直青年陷入世纪沉默:“……”

  维娜公主替他回答:“自然。”

  我眯着眼睛笑。

  那小可爱我就拭目以待啦(o^^o)~

  

  

908.

  成人礼于我而言,最开心的事就是收礼物啦。

  比如师兄师姐们的超级大礼包、小秋儿送的龙牙、清酒送的小裙子、哥哥让二明哥带来的漂亮锦囊(但是没拆),等。

  而且在场宾客还那——么——多,这些人多的是有身份有头有脸的人物,受邀不送礼说不过去,送礼不有点分量也说不过去,不然是真的掉面子。

  再说看现在唐门背后站着的大佬,哪个是省魂力的魂导灯啊?

  所以我就,收礼物收到手软……

  ……

  我觉得今天过后我要患上「收成人礼物恐惧症」了。

  嘤(っ╥╯﹏╰╥c)

  大师兄问我,收到这么多礼物开心吗?

  我扁起嘴,泪眼汪汪的看着贝贝:“大师兄……我可以不坐在这里收礼物了吗QAQ”

  为什么收礼物还要我坐在这里不能动啊!为什么还不给我小蛋糕吃啊!为什么嘛!!

  嘤嘤嘤……

  大师兄微笑着拒绝了我:“不行。”

  我委屈地撅着嘴:“……”

  要哭了,嘤。

  师兄绝对是在报复我没乖乖听话,把我绑在这里不给我去找笑红尘(><)

  哭唧唧。

  后来还是小雅老师不忍心,放了我去玩。我立刻满血复活,蹦蹦跳跳就跑没了踪影。

  大师兄听着那铃声远去,想起小师妹左手上多出的指环,那老父亲心很痛啊,还有点心肌梗塞

  唐雅拍拍他的手,一言不发,眼中却像有千言万语的劝慰。

  贝贝大师兄轻叹了口气:“唉。”

  “真是长大了呢。”

  他说。话里有苦笑也有些许慰籍。

  都说是女儿大了不由娘。他们这是小师妹大了就不由大师兄了……

  想来真是心塞塞。

  [咬手帕.jpg]

  

  

  

  -TBC-

  

  

  *注:【904】的歌词截取自Cecile Corbel/DAISHI DANCE的《Take me hand》。

  

  搞事情。

  一群人都要搞事情。

  啊啊啊啊要回学校了!!QAQ难过

  

评论(4)
热度(7)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