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目前主更绝世/日常蹲冷圈/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燃烬# #渺弥#
关于取名的三两事
如果文对题了,那一定是因为我顺便点题了(buni

是出镜的小伙伴! @辞辞荐荐_

【绝世唐门】 | 同人幻想曲 | 燃烬 [134]

※沉迷美色,日渐消瘦(zengfei)

※类属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 ,但并不与同系列的《天罚》世界观接轨。唯一的共同点是女主苏炸天的很依旧,并且嚣张的无法无天

※照例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风。

大纲是什么?没有。

※原著背景依旧很迷。私设如山,是真的如山。

※这次大概是,嫖个笑红尘。

※撩完会不会跑这个作者也很难说(因为没有大纲

※请务必做好防雷准备。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燃烬
  
  
  -为什么要来?
  
  -因为我想见你。
   你呢?你想见我吗。
  

  

  唐水镜有一个人生梦想。
  嫖尽天下美...

燃烬与七罪宗

关键词:#燃烬# #七罪宗#

※原本想写是小剧场来着。结果小剧场不小心半路GG了,那就写小段子吧。

※并没有按照顺序来。权衡之下把最难写和最长的【爱欲】放到了最后。

※每一罪宗画风都不一样,请用心感受

※准备好了?那就GO↓↓↓

  

  

>>>分

>>>割

>>>线

  

  

【傲慢:镜先生×白姑娘】

  白绮罗是傲慢的。

  “你的本源不是来自于我——听不懂也没关系。本来就没打算让你听懂。”她垂着眼眸轻轻笑。没有讽刺也没有嘲弄。

  平和温婉都是假象,这个人的眼神永远毫无波澜,永...

  
  我们活在虚假的光影里太久了。
  
  

看我昵称后缀
暴风哭泣(´;︵;`)

  
  我不是不会
  受伤的机器人。
  
  你的话落在我心里,
  会把血肉灼烧出焦洞。
  
  我也需要赞扬,
  想要你对我露出笑脸。
  
  渴望认同。
  不是一人默默无闻。
  
  我躲在角落里阴暗潮湿,
  开着寂寞的花。
  
  

殊途(十三)

关键词:#燃烬#  #赐我美梦一场#  #食梦而生#
  
  
《殊途》
「庄生晓梦迷蝴蝶。」
  
  
  
  (一百一十五)
  “求佛渡我以喜乐,可贪瞋怨怒求不得。”
  
  (一百一十六)
  他看见一只白鹿。
  它本该穿行在荒无人迹的山林中,如今却出现在人类的城。
  仿佛赤|裸地宣告着什么。
  所以他毫无犹豫地追上了那只白鹿,跟随它奔跑跳跃间,离开了城,来到深林。
  白鹿像是没有发现他的尾随,一路向前,不疾不徐。
  最后它来到了一处小山谷,在水潭旁停下。
  着白衣的女子立于水中,手掌轻抚白鹿的皮毛。惬意悠然,这静谧美得像一幅画。
  真教人不忍打破。
  他慢慢走出树木的阴影,现身一...

殊途(十二)

关键词:#燃烬#  #赐我美梦一场#  #食梦而生#
  
  
《殊途》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百零三)
  日月帝国和星罗帝国开战了。
  小公主徐天真已死,一切辩驳都苍白无力。
  不管是袭杀还是误杀,徐天然都有理由向星罗开火。
  至于徐天真为何会到明斗山脉。
  重要吗。
  有人会关心吗?
  答案是不会。
  
  (一百零四)
  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明都好像越来越冷了。
  奇怪,明明现在是五六月,正是春夏交替的时候。
  那场大雪好像还未消融。停留在记忆里。
  我到小吃街上买冰糖葫芦,出乎意料的,又碰见了叶骨衣。
  宿敌相见,气息牵引。武魂差点又不受控制的附体。
  天...

殊途(十一)

关键词:#燃烬#  #赐我美梦一场#  #食梦而生#
  
  
《殊途》
「生别死离长不归。」
  
  
  
  (九十五)
  太子东宫,我回到自己房间。
  有血的味道,甜腻诱人。
  浑身发抖的少女跪在我面前。我看也不看她一眼,只说了句:“自己滚。”
  语气轻快,声音冰冷。
  少女不敢抬头看,连忙垂着脑袋跑了出去。
  房间里还有人。
  钟离乌坐在桌边,悠闲的喝着茶。
  他侧头看我:“怎么了小妖女,又不符合你胃口?”
  我无比嫌弃他的审美:“你这是哪来的自信。”
  钟离乌笑了一声,把茶杯放下。
  “看来小妖女是更喜欢之前那个叛逃的圣灵教弟子。或者说……红尘家的那个小子?”
  我眨了眨眼...

殊途(十)

关键词:#燃烬#  #赐我美梦一场#  #食梦而生#
  
  
《殊途》
「往来无底之谷。」
  
  
  
  (八十六)
  院长办公室里,钟离乌已经在等我了。
  镜先生不在。
  圣灵教教主走到我面前,说我在外面浪了这么久,该回教了。
  “三年后明都斗魂大赛,你可是要代替我教出战的。”
  他意有所指。
  我眨眨眼,“那群家伙又想找打了?”
  先前我成为圣女,圣灵教年轻一代还是有很多人不服的。所以我出来前,把他们挨个暴揍了一顿。
  不躺着休养生息大半年起不来的那种。
  “……”
  大概是想起了年轻一代的惨状,钟离乌保持了沉默。
  魔教小妖女要是真回去再打几架,三年后可能连出战的七人都凑...

1     /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