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 同人幻想曲 | 燃烬 [139]

※沉迷美色,日渐消瘦(zengfei)

※类属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 ,但并不与同系列的《天罚》世界观接轨。唯一的共同点是女主苏炸天的很依旧,并且嚣张的无法无天

※照例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风。

大纲是什么?没有。

※原著背景依旧很迷。私设如山,是真的如山。

※这次大概是,嫖个笑红尘。

※撩完会不会跑这个作者也很难说(因为没有大纲

※请务必做好防雷准备。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燃烬
  
  
  -为什么要来?
  
  -因为我想见你。
   你呢?你想见我吗。
  

  

  唐水镜有一个人生梦想。
  嫖尽天下美食,然后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
  或者,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然后嫖尽天下美食。
  后来这个梦想半路GG了。
  
  

  

885.
  总之自那次后,我都不敢在笑红尘面前夸小师兄了qwq

  ……厨子也不敢提。

  真是,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人这么爱吃醋的说(><)……!!

  不过后来午饭还是好好的吃了。

  等下午我回到唐门后发现,因成人礼上这群人没节制给喝得烂醉,又被老师魂力一裹扔进海神湖里醒酒了。大半天过去,还是有点神志不清的样子。

  ……宿醉真可怕。

  吓得我抱紧了「星屑」,起身飘飞到黄金树顶晒太阳。

  某条小金龙已经在那懒洋洋的趴着了。

  ……

  我有点想调头飞走(><)

  然而我还是努力克制住了转身的欲望,飘到台子上乖巧坐好。

  放好「星屑」后,我从魂导器里翻出零食,一样一样在台子上摆好,然后拿起和果子往嘴里塞。

  这时穆老轻飘飘地来了一句:“然然啊。”

  我吓了一跳,差点噎着,赶紧拿起果汁猛灌,总算把和果子吞了下去。

  穆老就笑。相当和蔼

  我埋起脑袋,感觉快无地自容了。

  现在听到穆老的声音就……嘤嘤嘤(><)!!!

  不过穆老不准备再说什么的样子,只是喊我了一声后翻了个身继续晒太阳。

  我背过身,轻轻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

  唔,没事的没事的。没事……

  安心晒太阳吧(><)

  

  

886.

  确认过眼神,小可爱昨晚既然没有在学院,那也肯定没有乖乖回唐门。

  穆·看透一切·老:然然,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

  [小金龙和蔼微笑.jpg]

  

  

887.

  成人礼狂欢结束后,大家继续各忙各的。

  唐门的魂导器研究经营步入正轨,大师兄他们也终于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监、督、我——履行约法三章

  然后。

  然后史莱克监察团就在呼唤他们了……

  这些年落下太多任务,再不好好攒点任务量,来年连申请毕业考核的资格都没有了。

  这就很难过了。

  不过学院对叶清酒魂灵融合情况的视察也结束了,所以现在的日常就是……

  清酒、我、笑红尘。

  或者,笑红尘、我、清酒。

  ……

  总之,是超豪华肉夹馍的修罗场相处模式呢。

  我早也习惯了。只要他们不怼的太过,那就,那就这样吧。

  [放弃抵抗.jpg]

  一起去小吃街的时候,叶清酒也知道了新面孔可丽饼小哥,而且还表现出了对他的浓厚兴趣。

  不仅问了人家姓什么叫什么,还问了人家年龄身高体重老家在哪有无亲属家眷……这还不算,有意无意还会和其他摊主打听消息。

  我就很茫然了:“清酒……难不成你……”

  话没说完,叶清酒就掐了掐我的脸,失笑:“然然想问什么?别胡思乱想,不是你想的那样。”

  笑红尘在旁冷声挤兑:“你的热情很可疑。”

  叶清酒翻白眼,“就你这程度的危机意识,真把然然交给你,我怕是整天都得提心吊胆。”

  ……又来。

  夹在中间的我只想捂脸,干脆直接抽身哒哒哒的往前跑。

  小吃街路口,可丽饼的摊子尚在那,可丽饼小哥见到我,问:“还是要鲜奶油口味?”

  我点头,扬起唇笑:“嗯,谢谢阿隐!(o^^o)”

  后面赶上来的两人,叶清酒掏钱付了款。忽然她指了指阿隐遮住左眼的头发,问这样不会遮挡视线带来麻烦吗?

  说着,她还伸手撩了一下。我都来不及阻止。

  银发下露出了白色的绷带。

  我愣了一下,叶清酒也有点惊讶,反应很快的收回了手然后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好奇……”

  阿隐表情有些怔愣,他低头理了理头发,苍白的皮肤浮出嫣红色来。

  “啊……没关系的。我习惯了。”早被史莱克城好奇心更重的街坊邻居大叔大妈给撩了百来回了。

  他唇色极淡,即便笑起来也显得苍白无力,看得令人心疼。

  我忍不住从魂导器里翻出棒棒糖递给他。“抱歉阿隐,清酒不是有意的……那个,吃棒棒糖吧?很甜的qwq”

  他没有接,只摇了摇头。

  反倒是叶清酒拿过了我手里的棒棒糖,笑嘻嘻的捉住阿隐的手腕,把糖塞给他。”拒绝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可是罪过哦?然然送你的糖就收下吧。“

  阿隐是不善推脱的性子,叶清酒又一副你不收就不松手的架势,只好捏着糖说了句谢谢。

  

  

888.

  我小口的吃着可丽饼,笑红尘和叶清酒保持沉默。

  离开小吃街好一会儿后,叶清酒先开了口,不过更像是在思考时的喃语:“没有魂力,似有旧疾。”

  然后,笑红尘居然接上了话:“反应力也很普通不像魂师。”

  叶清酒:“但是左眼的那个伤……总感觉有点在意啊。”

  笑红尘:”据说是为了救弟弟,被强盗打坏的。“

  叶清酒:“他确实是有个失去联系的弟弟,叫阿德来着。”

  笑红尘:“阿隐阿德,真是大众化的名字,调查起来都无从着手。“

  叶清酒:“普通人普通出身普通名字……太多普通叠起来反而太不普通了。”

  笑红尘:“专门针对然然的本性作为突破口。哼,别有用心。”

  叶清酒:“其心可诛啊……等等……”

  笑红尘:“等……”

  “……”

  两人忽然同时陷入了世纪沉默。

  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一丝惊愕。

  ——???什么鬼哦。( ○ Д ○) 

  于是白了对方一眼后就互不搭理了。

  我把最后一口可丽饼吃完,擦掉唇上沾着的鲜奶油,含着手指鼓起了腮帮子。

  怪不得最近笑红尘对阿隐过度关注、叶清酒对阿隐的好奇心与日俱增,原来是担心人家有坏心思……

  我知道的就是,阿隐很普通,除了可丽饼做的超好吃!!!唔,还有,长得好好看……

  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呀?

  到底是我判断失误还是这两个人神经过敏太紧张了呀(><)

  而且小吃街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就怀疑阿隐嘛……因为他长得好看?

  emmmm

  ……

  不管了,反正鲜奶油可丽饼超级好吃是不会错的!!

  明天干脆买两个吧o(≧v≦)o

  唔,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笑红尘和叶清酒相处的久了,同步率也高了起来呢。

  ——特别是在互相嫌弃的时候。

  而!且!啊!

  因为叶清酒一直盯着我和笑红尘相处,所以亲密接触什么的想都不要想,牵手超时都要收费了。

  ——大概就是打一架、打一架、和打一架

  总之就是基本没我什么事。

  ……

  真是的。

  啊啊啊啊到底是谁在和谁谈恋爱了啦(っ╥╯﹏╰╥c)!!!!!

  嘤嘤嘤嘤嘤嘤……

  

  

889.

  虽然这样好像有什么不对,感觉好奇怪,但我还是闹了莫名的脾气,对着身后二脸茫然不知所措的两个少年。

  “我再也不要理你们了(><)!!”

  “叶清酒也好笑红尘也好,我都不要再搭理了!!!”

  丢下这两句话后,我释放金灵武魂附体,升入空中朝史莱克学院飞去。

  让这两块饼头疼困扰好了,小可爱我才不想当中间那块肉了!哼(╯‵□′)╯︵┴─┴

  “等等然然——”

  不管是谁的呼喊都当做没有听见。

  我把速度催动到极致,流星般地掠过史莱克城的上空。彻底把那两人抛在了身后。

  忽然之间被扔进拒绝来往名单的两位少年简直同款茫然脸

  (゜ロ゜) 

  哇,等等,突然间……???

  然然??怎么就生起气来了呢明明都没做什么——

  ……

  等等。

  果然那个可疑的可丽饼小哥还是处理掉比较好吧:)

  

  

890.

  内院,飞越海神湖后,我正准备降落,忽然看见了王秋儿和跟在她身后的阿迟家长。

  顿时我的眼泪就止不住了,径直一个飞扑冲进王秋儿怀里。

  “嘤嘤嘤……小秋儿——”

  然后,暴哭

  王秋儿挑起眉头,推开我不是,不推开我也不是,最后把手搭在我脑袋上乱揉一通。

  “哭什么。”

  “清酒和阿笑都超过分哇啊啊啊——”

  “好好说话。”

  “我以后都不要理这两个人了呜呜呜——”

  “到底怎么了。”

  “我也、呜,我也不知道啦……呜呜呜……”

  “……”

  王秋儿陷入世纪沉默。

  不知道……不知道你哭什么啊?!你这一哭是能惊动大半个唐门的你知道吗。

  小可爱你是不是嫌最近那几人闲得慌,存心给他们添乱呢?

  我紧紧抱着王秋儿的腰,抽抽噎噎地哭。

  “呜呜、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就是突然很难过嘛呜呜呜(┯_┯)……”

  “……”

  王秋儿又揉了一把我的脑袋。

  然后心里默想。

  ——待会要不要拿上黄金龙枪去把这两个人都给抽一顿呢:)

  
  

  

  -TBC-

  

  今天心态要爆炸了……

  抱歉。

  暑假结束前完结可能做不到了。

  

评论(8)
热度(6)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