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殊途(七)

关键词:#燃烬#  #赐我美梦一场#  #食梦而生#
  
  
《殊途》
「镜花水月虚相虚妄。」
  
  
  
  (五十九)
  娜娜最终还是没把笑红尘告到明德堂主那去。
  只是她把我护得更小心了,好像整个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都是不怀好意的人一样。
  我安慰她太紧张了,没人能欺负我的。
  娜娜看起来并不相信。
  也是,谁让我长了一副无力反抗的柔弱模样。看见我的人,一般只有两种心思。
  想抱在怀里宠爱。
  和想抱在怀里欺负。
  笑红尘不属于以上两种,他属于看见我就想调头走的第三种。
  少年你知道吗?
  你成功的引起了小可爱的注意。
  不把这个人逗弄得露出气急败坏的脸,岂不是弱了我魔教小妖女的名头。
  
  (六十)
  娜娜对我的兴致高昂表示难以理解。
  我说:“因为我喜欢他嘛(o^^o)”
  娜娜一愣:“喜欢是……”
  我点头:“嗯。”
  就是你想到的那个不可思议不可置信绝无可能的喜欢。
  娜娜不说话。
  自从我说出喜欢这个字眼后,她便有些沉默,看我的眼神里多有疑惑和不解。
  我不解释,任她陷入苦思。
  娜娜不会忘了我是怎么出现在她面前的。
  「喜欢」这种感情在圣灵教里,不可能出现,也不应该出现。
  我作为圣灵教圣女,认真地说喜欢,就像个笑话。
  
  (六十一)
  都说了我是魔教妖女了,真是的。
  钟离乌你等着!我很快就会杀了你篡位当教主,把圣灵教改成魔教的(><)
  
  (六十二)
  我作为即将成为魔教教主的小妖女,那些妄图调戏诱拐我的臭男人,一般都没什么好下场。
  前面那个敢对我挥剑的马如龙就是参考答案。
  当然,更多的过程我们可以略略略,结局基本只有一个,最多是来年坟头草的高度有点不同。
  虽然我在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行事低调,每天都在往实验室跑,但依然会有觊觎美色的男生在我回宿舍的路上堵我。千篇一律,都不带换的。
  而现在……我面前就有一个。
  棕发男生:“呦,好可爱的小学妹呢!以前从没见过,是新来的学生吗?”
  我垂了垂眼眸,没回答。
  看吧,长得太可爱也有点小烦恼呢。
  棕发男生还试图约我出去吃饭。
  不约,再见。
  我摇头拒绝:“不行。老师会生气的。”
  棕发男生没当回事,以为我在不好意思:“哈哈,别这么见外嘛,小学妹。”
  他的大手向我伸来,似乎是想动强硬手段把我拉走。
  我眯起眼,赤色瞳孔中浮现冰冷的杀气。
  当然,棕发男生没能得手。因为一般这种时候都会有人突然出现,英雄救美。
  ——虽然这个英雄看起来非常不乐意的样子。
  笑红尘维持着淡漠的表情:“王少杰,你在做什么?”
  棕发男生见是他,皱起了眉。
  我眼睛一亮,杀气消失。迈开小步子跑到少年身后躲起来,像不安的小兽寻求庇护。
  笑红尘:“……”
  我伸手攥住他衣角。
  少年背影一僵。
  等棕发男生走后,笑红尘转过身来看我,嘴角微抽。
  “你是傻了吗?”
  劈头盖脸一顿训。
  我扁起嘴,一脸委屈:“镜先生不许我在学院闹事,不然就把我退学。”
  明德堂主真的是巴不得我搞事,然后好把我塞回给钟离乌。
  “就算是这样。”笑红尘眉头紧皱,“你不会反抗吗?不会躲开吗?他手都要搭你身上了!”
  我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他要是敢碰我,我就折断他的手。”
  然后我抬头看他,露出大大的笑脸,目光灼灼。
  “老师是担心我吗?好开心(o^^o)”
  “……谁会担心你啊!”
  笑红尘噎了一下,立刻大声反驳。
  “别抓着我衣服,大庭广众之下像什么话!还不快松开。”
  少年别开脸不与我对视。我看到他眉头纠结的皱成一团。
  我听话地松开了被抓得皱巴巴的衣角,却又牵起少年握成拳的手,轻而易举的将其展开。
  然后我抓着他的手,贴在了自己面颊旁。
  笑红尘惊疑不定的瞪着我,试图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唐水镜……你……”
  想恩将仇报吗!!!
  我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如果刚才那个男生想碰我,我不会反抗也不会躲避。”
  笑红尘眼神一凝,面容隐隐透出怒气。
  我接着说:“因为我会直接打断他的手。”
  笑红尘莫名后背一凉:“……”
  我翘起了嘴角,轻轻蹭了蹭少年发烫的掌心,像个在讨要奖励的孩子。
  注视少年的眼睛,我缓缓地说:“但如果是你的话……”
  他仿若被蛊惑,呢喃着重复我的话:“如果是我的话……”
  我扬起唇笑,眉眼弯弯,目光里满是依恋。
  “如果是你的话……就可以对我做任何事。”娇软的声音说着诱人沉沦的话。
  “——不管是多过分的事都可以。”
  我眨了眨眼睛,补充道。
  “……”
  少年直愣愣的盯着我,脸上换了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又在捉弄我……”
  他磨着牙说,听起来却没什么底气,反而给人强烈的自欺欺人之感。
  我嘟起嘴,突然拉着他的手下移,赌气似的道:“才没有捉弄老师!不信……你试试呀?”
  这故意的「老师」两个字大概砸醒了他。笑红尘惊醒,倏地抽回手,噔噔噔往后一退十几米。
  他惊疑不定的看着我,而我笑吟吟的看着他。
  对视的瞬间仿佛已交谈千言万语。
  然后,笑红尘……他一副如遭重击的样子,立刻转身跑走了,好像再在这里待一秒就大事不好一样。
  少年落荒而逃的背影落在我眼中,让我扬着嘴角,笑得开心。
  
  (六十三)
  明都的夜晚看不清星星。
  这就是科技高速进步的弊端啊,工业废水废气生生磨没了情怀,风花雪月诗情雅意更是无从谈起。
  真是令人难过。
  在我踹断了王少杰全身二十四根肋骨后,教导主任把我领到办公室,说院长大人要请我喝茶。
  于是我就把上面这些话抱怨给明德堂主听,戳他痛处说白姐姐不喜欢这样冰冷的城,当然就不会留在他身边。
  明德堂主就回了我一个字,并且拍碎了新办公桌:
  “滚!!”
  
  (六十四)
  说实话。
  我觉得镜先生挺可怜的。
  没有人知道他倾心于她。而唯一清楚的人,看破却不点破,对他的爱他的喜欢不以为意,视而不见。
  可我又觉得他活该。
  有的人注定不能对之动心。
  那样清清冷冷的温柔的美丽女子,是薄情寡欲的神。伫立凡尘也似站在云端俯视人间。
  美人如花隔云端,镜中花水中月。
  白绮罗是可望不可即。
  她是冰海之上漂泊无数岁月的冰川,是落在掌心的雪花。
  人类的爱意犹胜烈火,冰雪若不能将其浇熄,就只能被其烫化。
  两败俱伤。
  这样的白绮罗会爱人吗?会。
  她的确是会爱人的。只是那爱,是神的垂怜。
  温柔且冰冷。
  我曾听过这个神说:浮生皆梦。
  这其中爱欲情动的痴念,实乃虚无缥缈的妄念。
  我还曾听她说,爱之痛楚,不及皮肉,但至骨髓。
  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众生皆苦。众生愚昧。
  ——这些乱七八糟不着其调不解其意的想法究竟是怎么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我也不知道。
  但我知道。
  镜先生是愚者。
  我是愚者。
  白姑娘也是愚者。
  这世界负心又偏爱,我们身在其中,皆受其累。
  
  (六十五)
  “既然佛非红尘客,何苦要将尘缘惹。”
  
  (六十六)
  明都的夜空唯一能看清的,就只有月亮了。
  我时常会爬上学院最高的楼顶,望着天际或圆或缺的孤月,思念着故人。
  偶尔我伸出手,接住倾泻的月光,它清凉如水。
  我想起自己的名字。
  水镜。
  水至无邪镜至明。能容世间万物而无怨恨者。是赐名之人的祝愿。
  后来娘亲说,唐水镜一名取自镜花水月。
  是得不到的爱,是忘不掉的人。
  是求不得,是放不下。
  那我会成为下一个求不得又放不下的人吗?
  我不知道。
  灵魂陷入思虑的迷宫,进退两难,找不着出路。
  我忍不住抱住脑袋,深深低下头,眉头皱成一团。
  呜呜呜……
  我不想要那样的结局。
  先辈与前生的故事都太过哀伤。
  履行未完成的约定好不好?你要爱我,直至繁星都坠毁。
  直至繁星都坠毁。
  
  (六十六)
  笑红尘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我抱着脑袋探出半空,看起来摇摇欲坠。少年突兀现身,拦腰将我抱起,愣是到了地面上才松手放下。
  事后我回想起来,觉得他肯定是偷偷不知道躲在哪里,暗搓搓的盯着我。
  不然怎么解释他来的这么及时?
  月光下,他低头看我,我抬眼看他。
  世纪沉默。
  半晌,少年开口:“你要是想寻短见,那也别死在日月魂导师学院里。”
  我扁了扁嘴,眼睛一眨便泛起蒙蒙水雾,泫然欲泣。
  笑红尘:“……你你你别哭啊喂!”
  我才不听他的,眼泪立刻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哭得好不伤心。
  他顿时就手足无措了。
  “你……唐水镜,别哭……”
  少年支吾的话语,带着自身都未察觉的慌乱。
  笑红尘显然不是那种会安慰哭泣的女孩子的人。虽然意识到话可能说重了,道歉的三个字徘徊嘴边却又说不出口。
  我低着头不看他,双手揪着衣角,不说话,就是掉眼泪。
  抽抽搭搭地哭,女孩子连呜咽都细声细气的,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笑红尘不由自主地伸手,抚上我脸颊,拭去眼泪。
  动作轻得不像话。像把我碰碎。
  我下意识地抬眸看向他。
  不知是否因为今夜的月光太过温柔幻梦,少年平日里不可一世的棱角都被柔和磨平了去。
  “别哭。”
  他只会重复这一句话两个字,语气里掺杂着怜惜。
  我眨了眨眼睛。
  握住笑红尘的手,我说:“你亲我一下,我就不哭。”
  少年一怔,然后脸刷的就红了。
  他羞恼地瞪我一眼,“亲……亲什么亲!唐水镜你脑子里能不能有点正常人的想法!!”
  我委屈地鼓起脸,放开他的手张开双臂,眼含希冀:“那你抱抱我。”
  “就抱一下。一下下。”
  笑红尘没有说话。
  他看着我的眼睛,用力地抿着唇。想移开视线,又舍不得挪开似的。
  我说你抱抱我,我就不哭了。他整张脸上都写着不情不愿,却还是扶着我的肩,慢慢地、慢慢地将我的身体拥进怀里。
  虽有要求,但这是他初次主动抱我。
  靠着他心房,我听见他并不平静的心声,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笑红尘。”我喊他的名字,“现在你说,你喜欢我吗?”
  不等他的回答,我继续说:“我喜欢你。”
  “我最喜欢你。”
  “唐水镜喜欢笑红尘,最最最喜欢了。”
  
  
  
  -TBC-
  
  
  
  *注:“既然佛非红尘客,何苦要将尘缘惹。”出自逆鳞的歌曲《摩登伽女》。
  
  
  番外的逻辑就是刀里带糖,糖里带玻璃,玻璃是冰糖,冰糖有毒。
  
  想要评!!!嗷呜呜——
  
  
  

评论
热度(5)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