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 同人幻想曲 | 燃烬 [129]

※沉迷美色,日渐消瘦(zengfei)

※类属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 ,但并不与同系列的《天罚》世界观接轨。唯一的共同点是女主苏炸天的很依旧,并且嚣张的无法无天

※照例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风。

大纲是什么?没有。

※原著背景依旧很迷。私设如山,是真的如山。

※这次大概是,嫖个笑红尘。

※撩完会不会跑这个作者也很难说(因为没有大纲

※请务必做好防雷准备。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燃烬
  
  
  -为什么要来?
  
  -因为我想见你。
   你呢?你想见我吗。
  

  

  唐水镜有一个人生梦想。
  嫖尽天下美食,然后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
  或者,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然后嫖尽天下美食。
  后来这个梦想半路GG了。
  
  

  

829.

  不用像星火之夜的传奇,每个瞬间都要篆写成诗句。

  我能给予的爱意,已经很清晰。*

  

  

830.

  我在哥哥怀中睡去。

  然后,我在夜里醒来。

  这里是昊天堡,我的房间。此时,距离天亮还有好长一段时间。

  可梦是空的。我睡不着。

  于是我轻手轻脚地离开房间,跑去了昊天宗的宗祠,也是唐家族冢。

  上一次我来过这里。

  宗祠在昊天古堡的地下,在挖空了的山峰里面。

  我沿着石阶,慢慢地一路往下走。刺骨的寒气、苦闷的空气,包围着我。旁侧是黑黝黝的洞口,脚下的石阶像是通往无间地狱。我抱着「星屑」,才稍感安心。

  淡淡的金光驱逐黑暗与阴霾,照亮了我脚下的路。

  不知向下走了多久,石阶终于尽了。

  最后的石阶指向甬道,甬道的尽头是禁闭的两扇石门,门旁燃着长明灯,门上石牌刻着四个字:唐家族冢

  我把手搭在门上,用力将门推开。

  门内是一片空旷的石殿,触目所及,竟望不到边,视线被沉默的黑暗吞噬。

  我抱着「星屑」慢慢走进去。

  越往里走,空气越冷,心头压抑越重。大殿地面整整齐齐的摆着石椁,石椁前立着石碑,写着唐家之人的名讳。

  是的。

  这里既是宗祠,也是家族墓地。

  终于我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这里已经是石殿深处了。

  古老的石碑上写着三个字,唐月华

  我对着它深深地弯下腰。

  “——娘亲。”

  “然然回来了哦。”

  

  

831.

  火红色的龙舌兰,是娘亲最爱的花儿。

  昊天宗的庭院里半棵植物都没有,我以金灵附体,在掌心凝聚出这花儿来,轻轻放到石碑前。

  「星屑」在地上,为红色的花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金光还出现在我身后,母上大人显出身形,和我并排着跪坐在石碑前。

  “阿月……”

  她轻声唤,伸出透明的手想要触摸石碑上的字,最终又止住,垂下了头颅叹息。

  我侧头,看着母上大人。

  我知道她心里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可最后说出口了的,只有这一句呼唤。

  岁月那么长那么久,人类的生命如此脆弱。

  等我终于回来,却只见到你墓碑一座。

  是的,万年过去,无数的人事物消弭在历史长河里,你也已经早就不在了。

  我凝视着石碑,发现上面已经蒙了厚厚的一层灰土,于是我伸手去擦,顿时满手黑灰。

  翻遍了魂导器也没找到手帕,我就干脆拿袖子当抹布了。

  擦完后,不止是袖子,连衣服都脏兮兮的,我皱着鼻子,手背蹭了蹭脸。

  唔,小冬儿要是知道我把她们送的小裙子当抹布用,一定会想,不,是一定会打我屁股的(><)……

  金光已从我身上剥去,母上大人的身影也已消失。我抱着「星屑」,在干净的石碑旁坐下。

  好像就和以前一样,靠着娘亲说话。

  “娘亲,然然找到喜欢的人了哦。”

  我说。

  “虽然师兄师姐还有老师,大家都不喜欢他。”

  “但是我知道,娘亲会喜欢他的,对吗?”

  因为不管我做什么,娘亲都会理解我支持我,不会阻止我。

  娘亲……

  

  

832.

  一早,笑红尘就被二宗主叫走。

  二宗主带着他到地下入口前,指着说:“然然跑到底下去了,去把她带上来吧。”

  笑红尘扬了扬眉,没说什么。

  他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他。

  “沿着石阶向下,走过一条甬道,尽头是扇门。然然就在门后。”

  二宗主说完,转身就消失了。

  虽然猜到下边肯定没什么好相与的东西,但笑红尘能不去吗?还是动身下去了。

  越沿着石阶下走他就越心惊。

  昊天宗这是把整座山都挖空了吗??

  得多大的工程……

  笑红尘估摸着自己都已经走了半个时辰了,还是没到底。

  等好不容易走完石阶,甬道尽头,笑红尘看着那「唐家族冢」几字,心头忽然一跳。

  各种复杂情绪涌上心头。

  他慢慢走过去,石门没关紧,他推开,进去。

  门后是巨大的石殿广场,沉穆且压抑。

  石碑,石椁。

  这里唐家先祖沉眠之处。

  他保持着最大的警惕与敬畏踏进石椁群,一股无法形容的压迫突然出现,直接就将他压向了地面。

  几乎难以呼吸。

  

  

833.

  大宗主悠闲的喝着小酒。

  忽然他说:“你把那小子引到唐家族冢去了?”

  二宗主不说话,就贼兮兮的笑。

  “你的主意?”

  “我哪想得出这么损人的招!还不是唐三那家伙,说是要那小子自己去找然然,让家冢里的先祖灵压好好磨磨他。”

  “也是,毕竟你可没这脑子。”

  “喂大哥……”

  二宗主听完这话就不高兴了,但也没反驳,哼唧了声就抢了大宗主的酒,一口喝了个干净。

  

  

834.

  笑红尘可算知道为什么二宗主那么放心他进这唐家族冢了。

  他陷在其中,简直就比深入泥潭沼泽还辛苦。

  这股凝而不散的压迫,来自灵魂,是一股充满审视意味的「势」

  不能生出半点退缩之心。

  他知道。

  这已经不是试探了,而是考验。如果他退了,那么再想得到承认,就是比登天还难。

  然然……在哪呢?

  转换视角都很有些困难。

  空荡荡的石殿,广场,安静得近乎死寂。

  他慢慢走,拖着沉重的身躯前行。

  对时间的感官被放大,每分每秒都无限延伸,像过了千年万年那么久。

  直到——视线尽头出现一抹淡淡的金光。

  笑红尘走过去,看清楚那是他要找的小姑娘。她抱着「星屑」,倚着一座古老石碑瞌眼睡去。

  碑上的名字是唐月华。

  ——月夫人。

  笑红尘明白了,这就是然然的娘亲。

  小姑娘身上穿的裙子灰扑扑的,连脸颊上都蹭了灰。

  这孩子到底干了什么。

  而且居然就在这遍地石椁的广场睡着了??

  然然姑娘真不是一般人……

  笑红尘先是对着唐月华的石碑深行一礼,说多有得罪。

  而奇异的是,那股压迫在这瞬间就消失了,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身上前所未有的轻松。

  少年把视线放到小姑娘身上,靠近她接近她,伸手轻触她面颊。

  “然然。”

  他轻声唤,眼神和语气都像融化的糖一般温柔。

  “你该醒来了。”

  他说,“我来接你了。”

  

  

835.

  睁眼醒来时看见笑红尘的脸。

  苍白,虚弱。好像刚才和一大群人大战了三千回合一样。

  可他看我的眼神,像融化的糖浆,像飘散的云朵,柔和得不可思议。

  我歪了歪脑袋。

  “笑红尘?”

  “嗯。”

  “你又来找我啦(〃'▽'〃)”

  “是。”

  “是不是因为发现我不见了?”

  “这倒没有。”

  “∑咿(0▽0)?!”

  意料之外的回答,我睁大了眼睛,还扑闪扑闪地眨个不停。

  少年被我的反应逗乐,愉悦地轻笑出声。

  我鼓了鼓脸颊,坐直身子,偏头看着被我当枕头倚靠的石碑。少年也止住笑,随着我的视线看去,沉凝。

  石头靠着冷而硬,但我依旧沉稳地睡去了。

  “这是娘亲的墓碑。”我轻轻说。

  少年没有说话。安静的听我讲。

  忽然我想起什么,转过头眯起眼睛笑着对他说:“就是娘亲告诉我,要抱紧自己喜欢的人的!不可以放手,不管是什么样的艰难险阻都不能放手。

  ——可我在那个时候选择了放手。明明什么艰难险阻都没有。

  说到这里,我睁开眼睛,俏皮地眨了眨:“娘亲说……人不能阻止自己犯错,但可以做到问心无悔。

  ——曾经我放了手,将自己推入死亡。可我不后悔这样做。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出相同选择。

  那现在的你呢。

  会后悔曾经在乾坤问情谷中,握住了我的手吗?

  

  

836.

  少年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然后我就眼看着他伸手掐住了我的脸。

  我鼓了鼓腮帮子,瞪他:“……”

  于是他就松了手指,转而摸上我的脑袋,把我的头发揉得一团乱。

  噫,这是还在我娘亲面前呢,笑红尘你这么欺负她的宝贝女儿可以吗( ̄^ ̄)

  默默地把少年的手从自己脑袋上扯下来,我假装生气地扭过脑袋,盯着娘亲的墓碑说:“娘亲说,臭男人的手就该打折、打断!

  少年挑眉:“我是臭男人?”尾音危险地上扬。

  我瞪他:“你是大混蛋!”哥哥就是大坏蛋!!

  ——都应该暴打一顿。

  少年就扬起唇笑。然后他视线瞥到一旁的墓碑,顿时就收敛了起来。

  咳,有点得意忘形了,现在他们还在唐家族冢里呢。

  “刚才的表情不适合你。”笑红尘垂下眼眸,挣开束缚转而握住我的手,掌心贴着我的,不烫,反而有些发凉。

  “我不会后悔,所以你也不可以后悔。”

  他握紧我的手说。

  不可以喜欢比喜欢我的这份喜欢还要多的人。

  不可以再做别的选择,绝对不可以。

  我眨眨眼睛,回握住少年的手。

  然后我注视着他的异色双眸,扬着唇笑,也无比认真地说:“嗯。”

  

  

837.

  我要来破坏一下氛围。

  ——在故去的先人面前调情是会遭天谴的啊喂!! щ(゚□゚щ) 

  是要遭雷劈的!九天神雷的那种!

  你们这些小年轻啊,老人家死都死透了还要被你们硬塞狗粮,还有没有王法了哦??

  #冷漠#

  

  

  -TBC-

  

  *注:【829】的歌词截取自锦零演唱歌曲《The Star》

  

  

  注意一下你们是在什么地方啊喂!

  叉腰。

  

  要评QAQ!!

  #暴风哭泣#

评论(4)
热度(8)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