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同人幻想曲 | 渺弥 | 05.念难断

拆官配。拆官配。拆官配。

※冬哥帅爆了!!!但我们这次不嫖他

※小师兄是世界上最好的小师兄。

※注意:内容含有【黑化】【禁忌】【德骨】【性转】,请谨慎食用。

※刀子岗常驻,大概是个大写的【BAD END】


[斗罗·绝世唐门]渺弥


  有花妖食爱为生。

  貘以吞梦。

  你闭上眼睛后看见的世界渐渐空白。

  在虚假的幻想里得到满足。


  ——是日常妄想呢。


  “你其实从不想当英雄,也不想成为神话和传奇。”

  想好了吗?

  这世上千千万万人,却只会有一个把你当做生命的所有。




05.念难断


  (九)金瞳的莫奇

  哥哥是告了假从日月帝国飞奔回来的。他请了半月假期,赶回来花了四五日,还是披星戴月地往回赶。在那血色黄昏里见了我后精神一松动,立刻便倒下睡着了。

  兄长搭在身上的重量很沉,我费了些气力才将他扶进屋里躺着。好在哥哥也不是意识全无,不然凭我一人之力恐怕还真的拖不动他。

  屋内光线黯淡,黄昏过去,夜幕降临。我没有点灯,黑暗并不能阻绝我的视线。我坐在床沿注视哥哥沉静的容颜。他眉宇透着一丝疲惫,我伸手去抚他眉间褶皱,不舍收回。

  自出生起,我同哥哥从未分开这么久过。

  他离得我远了,那些魑魅魍魉,怕是也会再度蠢蠢欲动了吧。

  我俯身趴伏在兄长胸膛,隔着衣料薄被闻听他的心跳。

  咚、咚、咚。

  心音如鼓。

  

  「哥哥。」

  

  我无声唤他。哥哥熟睡着,不会回应我。我知道,却还是魔障了般反复地低喃,念着疯魔的咒语。

  之后我将眼睛闭上,潜入梦境,在记忆的起始里,睁开了金瞳。

  哥哥自从开始勤奋修炼之后,便不经常做梦了。他连夜里睡觉的时间都少,哪里又有多的梦境可言。

  我想哥哥难得睡一觉休息也是好的。自然厌恶那些外物侵扰了他。

  

  好好睡吧,我最爱的兄长。

  阿渺会守护好你的梦境,直至万物枯萎。

  

  一夜好眠。

  次日我睁眼之时,却是躺在床铺上的,还盖着薄被。起身出门便闻到一股米粥香味,原是哥哥下厨做了早饭,正摆着碗筷。他回身见着我,便露出笑来,温声道:“阿渺你可算醒了。快去洗漱,坐下吃早饭吧。”

  我呆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总觉着眼前这画面不真实,像雾般风吹就散了。

  哥哥走到面前,两手捏着我的脸好一通揉弄。“怎么,还迷糊着呢?放心吧,不是做梦,哥哥就在这里。”

  我握住兄长温暖的手,不说话,只点了点头,扬起唇笑了。

  早饭过后哥哥便说要回学院,毕竟他这次算擅是自行动,处分八成是跑不了的。我扯着他衣角,心里浮出愧疚来。哥哥无奈地笑,揉揉我脑袋让我别在意。

  史莱克学院里,还未见着老师,唐门大师兄便先闻讯赶来了。

  大师兄听哥哥讲完原由,又是气恼又是无奈,说了我兄妹两句后,再多话语便卡在了喉咙里难言出口,最后化作一声长叹。

  大师兄上前,郑重地拍拍哥哥的肩,说他知道我们兄妹分离不舍不安。他懂。只是这次确是莽撞,万一路上出事,要学院如何、唐门如何,最重要的是,当要阿渺如何?

  哥哥虚心受教,半句都不反驳。我握紧哥哥的手,也一并低着头乖巧听训。

  最后大师兄说,学院那里他会解释,玄老生气但也应该气不到哪去,毕竟人都平平安安的回来了。末了还揶揄着让我赶紧去多备点蜜鸭黄酒,好给哥哥拿去堵住他老人家训话的嘴。

  话音未落,倒是三人都笑了。

  后来此事哥哥虽受了海神阁主责问,却未提处分一事。我听萧萧说起时,这姑娘还忿忿道她老师真是偏心,都不见对她这关门弟子宽容大度些,开开小灶什么的。亏她还好吃好酒的孝敬他呢!

  我听了这小女生的抱怨,也只是笑笑,并不答话。

  萧萧抱怨完她师父,也是照例买了许多吃食和酒,回去填满海神阁主饕餮一样的胃。哪有就真的记恨了。

  我想,这便是感情好吧。

  

  哥哥在史莱克城留了好几日,假期将近返程时,竟是海神阁主亲自送他。我心里想,哥哥是真的极受学院重视,这次过后,怕是就会来人同我谈话了。

  我倒也不慌乱。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总不会为难于我。何况我还是哥哥唯一的血亲。

  哥哥尚在城中时,与分别的伙伴相聚再见,几人寒暄打闹着,哥哥笑容真心实意,我也是一样觉着开心的。

  不过哥哥初闻梦红尘常来欢香馆时还是惊着了,忙问她对我有无敌意。我摇头,说她每每只吃些糕点花茶,同我谈论几句话罢了。估摸是为了王冬,可没心思搭理我。

  说起王冬,我便记起他给我带的那一大箱子东西,翻出来推到哥哥面前,问他能否替我还给他好兄弟去。

  哥哥罕见的沉默。盯着那箱东西出神,脸色沉凝。我唤了他好几声,才将他惊醒。

  对上我疑惑的眼神,哥哥只是温柔地笑,夹着一缕苦涩。他伸手揉我的发,轻声道:“没什么。阿渺,我方才只是想,我这个哥哥做的还真是不称职。细想下来,这些年来竟都没送过你什么礼物。”

  我摇头,伸手抱住他。“哥哥怎能这么想。我只要哥哥好好的。哥哥永远同我在一起,便是给阿渺最好的礼物。”

  哥哥也回应我拥抱,低低应了声:“嗯。”

  

  

  (十)天外的来客

  王冬送我的东西,最终都是由哥哥物归了原主。

  之后我听哥哥提起当时的场景。王冬得知我真的不要他送的礼物,当下便有些泄气,拧紧了眉还很委屈似的。

  哥哥一问,知道这礼物多半是萧萧怂恿王冬送的后,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王冬忿忿地跺脚:“你托了我要照顾好阿渺的嘛!可她总不言不语,我又不懂女孩子心思,只好问萧萧了。”

  哥哥忍俊不禁,搭上好伙伴的肩安抚他,说礼物送的多了也不好。我过意不去,他心也难安。以后别乱塞礼了,平常对待就好。

  接着又好言好语的说了半天,才把这个傲娇给哄的气消了。

  我听完哥哥的转述,也是忍不住笑。这个少年平时一派不容人拒绝的强硬作风,私底下却也笨拙得有些可爱。

  

  哥哥回日月帝国后不久,便给我寄了信来。

  他说他也是好运,请假这半月里,明德堂竟遭了强敌,生生毁了近半去。好在史莱克的交换生们都无事。堂主正为明德堂的损失头疼呢,可没时间管他请假半月干了什么。

  我读信时也是松了口气。好在哥哥回来了,要是当日在那明德堂里面,还不知要遇到什么可怕的危机呢。

  我依旧在欢香馆做事。只是住处却搬进了唐门,这次推脱不得。我猜大师兄也是上了心,怕哪天哥哥又一声不吭的跑回来见我,再吓他个够呛。

  也是这个原因,王冬倒几乎不来欢香馆找我了,直接便是去唐门,同时正好避开梦红尘,一举两得。

  我把这事也和梦红尘说了,本是借此让她收了来欢香馆偶遇王冬的心思,却不想这姑娘还是照常来,糕点花茶谈天一个不落,倒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梦红尘不多做解释,只在某日下午轻描淡写说了句:与我谈话挺自在的。

  上届斗魂大赛我哥哥还击败了她兄妹二人。梦红尘如今同我说出这话,着实让我意外了好些天。

  这梦红尘也是拎得清楚。但怎么在感情上,却又这般执迷不悟呢。

  我思索过后又是摇头。还是不懂。

  

  说起红尘兄妹,那哥哥笑红尘我也见过一两回。视线相交第一眼,这少年便皱眉,道:“霍雨浩?”

  这反应与当初的梦红尘简直如出一辙。

  而梦红尘当即就朝她亲兄长翻了个白眼,“哥,你看清楚点,她不是霍雨浩!”

  我与哥哥的容貌极其相近,最大差别便在眼睛。哥哥眸色蓝如深海,我却是淡淡的金色。除此之外便是头发的长度、身高的差距之类了。

  初次见面的人,必会惊讶我们兄妹几乎如镜像般的外貌,往后却也鲜少有能将我们认错的。

  少年审视的目光落在身上,不至生厌却也难说坦然接受的。我镇定自若的将梦红尘要的花茶放下,转身就回了后厨。隐隐还听到梦红尘说下次不带你来了。

  我也不甚在意。虽然从那以后确实未再见过笑红尘。

  

  史莱克城雨季仍未过去,天空雷霆乌云徘徊,少见晴日。

  傍晚我下工回唐门,半道便落起大雨来。早晨我走的急,忘了拿伞,只好冒雨快步赶路。心想这雨一淋再受凉生病,哥哥知道了,多半又要冲回来一趟。

  四周越来越冷,我觉察着不对劲,忽然侧身一躲。

  原来我站着的地方,赫然布满了尖锐的冰棱。若我方才没避开,这会怕是已命丧黄泉。

  我抬头,看见雨幕中有个碧绿影子迎面走来,步步生寒。漫天雨水凝固,变作雪粒跌坠。这方天地变得越来越冷,地面结满白色冰霜,几欲将我体内血液也冻结。

  麻烦找来了。

  那说不定哥哥那边也……

  我心头一冷,转身欲走。四面冰墙顿起,囚人于牢。冰墙外一声冷哼,是个清冷好听的女子声音:“看你往哪逃!”

  “……”

  我不语,面上丝毫不显慌乱。刚欲抬手时,冰墙忽然被人狠力劈开!囚牢一破,少女双手执剑,站在了我身旁,却是我怎么也想不到的人:

  

  “……梦红尘?”

  

  突然出现的梦红尘替我驱走了麻烦。那碧绿影子不敌,远远遁去。四周温度恢复正常,雨珠噼里啪啦往下掉,砸碎逐渐融化的薄冰。

  梦红尘收起双剑,说没想到史莱克城的安防也不怎么样。之后转头看我,问有没有伤着。

  我还陷在惊讶的情绪中,尚未回过神来。只下意识地摇头。

  “没……无事。多谢你救了我。”

  竟会救我这个宿敌的妹妹。这可真是有些吓到我了。

  梦红尘伞起撑,将我也一并纳入保护范围内。她道:“我可做不来见死不救。倒是你怎会引来魂师追杀?难不成是霍雨浩——”

  我不说话。

  梦红尘对上我的眼神,自觉转移话题:“算了,我送你回唐门吧。”

  我垂下眼帘,低声道谢。

  结果刚到唐门门口,便差点和举伞来接我的王冬撞个正着。他见梦红尘与我同行,睁大的粉蓝瞳孔里满是愕然之色。

  我两言三语与王冬解释完原由,便伞也不拿的跑回了唐门中。王冬唤我却唤不住:“阿渺!”

  他又不好把梦红尘不管不顾抛在唐门外,好歹人家刚救了我,一时不禁头大。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

  一身湿衣也来不及换,我背抵着门板,两手捏紧成拳,在心底呼喊兄长:

  「哥哥。」

  「哥哥。」

  「哥哥。」

  声声呼唤如石沉大海。断掉的心弦,得不到回应。湿衣黏在身上越来越冷,我的心也随着冷掉的体温寸寸下沉。

  我闭上眼睛,勒令自己沉入梦境。

  再睁眼时,黄昏红透的暮光映进瞳孔,为之镀上了一层赤色。

  四周是陌生的环境,想来就是那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了。这赤红黄昏的背景下,哥哥转头看见我,眼中满是惊疑。他身边还有个陌生的金发男子,警惕地瞪着我。

  果然是来了。魑魅魍魉。

  

  我无视金发男子冰冷的眼神。我只注视着哥哥,这样沉默无言的看着他。金瞳中流露出浓浓的哀伤。

  哥哥终是不忍心的。

  他想朝我走来,却被金发男子拉住:“雨浩,别过去!”

  哥哥竟也没有第一时间挣开。他也看着我,蓝色眼眸百般复杂情绪。挣扎犹疑。

  他沉声唤我:“阿渺。”

  

  简直就像是,即将对我下达审判的前奏。

  

  

  

  -未完待续-

  

  暗搓搓想要评。

  

  目录汇总戳这里→ 食梦而生的杂文目录

  提问箱的地址:这只兔子的提问箱

  

评论(11)
热度(10)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