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 同人幻想曲 | 燃烬 [145]

※沉迷美色,日渐消瘦(zengfei)

※类属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 ,但并不与同系列的《天罚》世界观接轨。唯一的共同点是女主苏炸天的很依旧,并且嚣张的无法无天

※照例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风。

大纲是什么?没有。

※原著背景依旧很迷。私设如山,是真的如山。

※这次大概是,嫖个笑红尘。

※撩完会不会跑这个作者也很难说(因为没有大纲

※请务必做好防雷准备。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燃烬
  
  
  -为什么要来?
  
  -因为我想见你。
   你呢?你想见我吗。
  

  

  唐水镜有一个人生梦想。
  嫖尽天下美食,然后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
  或者,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然后嫖尽天下美食。
  后来这个梦想半路GG了。
  
  

  

921.

  Pray for me
  (为我祈祷吧)*

  
  

922.

  猎物挣扎也无用。

  食物中注入的毒素早已发挥作用。

  小姑娘的血,比想象中的还要甘美鲜甜。

  白皙的皮肤透出苍白色来,没有了以往健康的色泽。如此大量的血液流失,恐怕会威胁到生命吧?

  他伸手环住她的腰,将意识模糊了的小姑娘揽在怀里。

  真没想到第一次抱你,会是用这种方式。

  不过现在可不是感叹这个的时候。有人闯进了他的领域,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他知道他应该趁现在带着人立刻离开。

  理智如此,可躯体不为所动。

  “你喜欢的人来了哦。”他低声说,“只是真可惜,他救不了你。”

  还有一点可惜的是,她既听不见也看不见了。

  魂圣对封号斗罗,七环对九环,极端的阶别压制,根本没有胜算可言。

  他想看人类绝望的脸,和失去某物的狰狞面孔。

  恶劣的欲望呢。

  

  

923.

  梦红尘挥动手中的双刺剑,凛冽的剑气削落一片吸血蝙蝠。

  还要小心黑暗中被控制的普通人的袭击。

  他们进了小吃街,不多时便踏入了一个漆黑的领域。

  冰冷,压抑。

  ……是邪魂师

  史莱克城怎么会混入邪魂师?!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梦红尘想起然然,那个孩子现在也被困在领域里了吗?

  “然然——”

  兄长焦急的声音在前方回荡。

  怪不得哥哥会匆匆忙忙跑出来,那么焦急和不安。虽然她不知道哥哥是怎么发觉然然可能遇险的。

  越深入领域压迫感便越强,魂力消耗过快,黑暗中袭来的蝙蝠群几乎无穷无尽。

  这里还有很多普通民众,不能用攻击性魂导器,他们兄妹的武魂融合技更是不能用,情况不明,伤到这些人和然然就糟了。

  啧。

  史莱克城防军、唐门那群人,史莱克学院……还没发现异常吗?!

  怕是这个领域有古怪……

  思及至此,梦红尘开口呼唤:“哥哥!”

  “你先冷静一下……!”

  可并没有得到笑红尘的回应,入目所及的世界依旧黑暗,看不见兄长的身影。

  略一分神,防御有了疏漏,她感到自己握剑的手背一疼。

  麻痹感顷刻传来。

  剧毒!

  糟糕了……那哥哥!

  

  

924.

  叶清酒掠出史莱克学院,直奔城中小吃街,目标明确。

  此时太阳西沉,夜幕已悄然降临。

  叶清酒因为赶时间,直接用飞的了。然后她就看到,起码有大半个小吃街都笼罩在了更深黑暗之中。

  ……卧槽!!!

  叶清酒想爆粗。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预感要不要这么准啊!!!

  掀桌(╯‵□′)╯︵┴─┴

  ……

  叶清酒很快冷静下来。

  不管怎么说,先放个内院弟子求救信号,再放唐门弟子求救信号。

  当绚丽的烟花在史莱克城上空爆开时,叶清酒注意到有道金光破空掠来。

  咦,来的这么迅速的?什么效率……等等,好像不是援军。

  叶清酒朝小吃街掠去,那金光却比她更快。错身而过的瞬间,她看清楚了,那好像是把短剑?

  而且看着还好眼熟??!

  [一脸懵逼.jpg]

  叶清酒眼见着那金光将黑暗撕裂,刺眼的颜色渲染了半个史莱克城。

  好,动静这么大,想不引起注意都难。她刚才的信号弹白放了

  阿银前辈首先出现在身侧。温婉的女子眉头紧蹙,脸色都有些变了。

  黑雾在金光中猛然爆发,仔细看才知那是密密麻麻的无数蝙蝠。

  它们凝聚成一只七头的巨翼怪物,散发着强烈的不详气息。阿银二话不说便出手,蓝金色的光芒将其击碎。

  又是浓烈的黑雾爆发。

  “邪魂师?!”

  惊喝声传来,学院的阁老们也到了。这么近的距离,玄老首当其冲。

  叶清酒担心小姑娘的安危,招呼也懒得打,直接下去找人。

  金光渐而收歇。

  她看清地面的情况,那短剑直直没入一人后心口。即使青年仰面倒地,她也能从背影认出是阿隐。

  当然倒在地上的可不止他一人,这条热闹的街道此刻死寂黯然,七横八竖倒了不知多少。

  ——包括她最讨厌的笑红尘最喜欢的小姑娘

  一瞬间,叶清酒只觉得空气都凝滞了。

  心底掀起的是翻涌不休的强烈杀意。双脚像黏在了地上,连挪动一分都做不到。

  有人把刺剑掷到她身前,凛冽的寒意惊醒了她。

  叶清酒猛然清醒。

  从黑化的状态中退出。

  她抬起头,十几米外站着唯一没有倒下的人。

  梦红尘一手持剑站立,另一手保持着将什么投出去的姿势。

  少女脸色发青泛紫,艰难地喘着气,整个人看起来虚弱不堪。她动了动嘴唇,似乎是想说什么,但终究是没有了力气,两眼一瞌,也倒下了。

  叶清酒读出那唇语。

  ——「毒」

  

  

925.

  睁眼醒来之际,身边围了几个人。

  有点熟悉的画面呢。

  可是头好晕啊,全身都没有力气,被咬的肩膀隐隐作痛。

  “然然……”

  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我听不太清楚,好像是清酒?

  我闭了闭眼睛。

  而后再度沉浸入黑暗之中。

  待到意识完全清醒时,是次日天光初亮的时辰。

  床边坐了一个人,青衣黑发。叶清酒伸手轻触我面庞,声音极轻而低:“然然。”

  我把手从被窝里探出来,握住她的,扬唇笑:“嗯。”

  “不要担心,我没事的(OvO)”

  然后额头就被轻轻敲了一下。

  叶清酒佯怒,挑着眉头一脸严厉:“这都快见阎王了,还没事呢!”

  我缩起了肩膀,吐舌。倒也没敢反驳。

  叶清酒还是心疼我,脸板着没几秒钟就破了功。她摸摸我的脑袋,问我饿不饿。

  我忙不迭地点头:“饿,超饿的!!(><)”

  ——我要去吃空饭堂!嗷呜!!

  叶清酒笑了笑,然后拎出了……猪!肝!粥!!!!Σ(っ°Д°;)っ

  尖叫!!

  我一闻到猪肝的味道,顿时脸色都变了。条件反射就往被子里躲,死活不出来。

  叶清酒脸上挂着大魔王般的微笑。

  “然然,放弃挣扎吧。庄老这次放狠话了,你要不吃完一个月的猪肝粥,你就别想吃烤鸡腿大闸蟹五香小龙虾……

  “……咿!!!∑(  □   ノ)ノ”

  庄老……!!!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什么恨哇QAQ

  不就是很久之前偷吃了您的牡丹大龙虾吗为什么每次都要这样报复我……

  小可爱我超级委屈的,嘤嘤嘤嘤嘤!!

  

  

926.

  这次昏迷,主要还是失血过多。

  毒素反而好解决,因为并不致命,而是麻痹神经让人感应迟钝,从而使身体丧失控制的毒——比较麻烦的反而是红尘兄妹所中的邪毒。

  喜闻乐见又是失血过多。庄老说,要是再被多吸一点血我就要死掉了

  所以叶清酒才会说我快见阎王了。

  迫于大魔王的恐怖,我含泪把猪肝粥吃得一点也不剩,然后抱着空了的碗委屈巴巴地抽泣抽泣。

  叶清酒摸摸我的脑袋,然后从怀中拿了什么东西放在我面前。

  洁白的被面上,黄金镶宝石的短剑流光溢彩。

  我愣住。

  这不是我之前交给笑红尘保管的……

  “「碧玺」?”

  叶清酒挑眉,“白绮罗给你的吧。”

  我点点头。然后叶清酒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但她没有说什么,只让我把剑收好了。我眨了眨眼睛,把碧玺剑拿起,收进指环中。

  叶清酒瞥了一眼我的储物戒指,抿住了唇。

  然后我问碧玺怎么会在她的手里?明明我拜托笑红尘保管来着。

  “……是这样的。”

  叶清酒给我解释昨天她所看到的事。

  当我听到笑红尘梦红尘皆受伤中毒倒地昏迷时,顿时整个人都不淡定了,一掀被子就要去找人。

  “然然你先冷静一下。”

  叶清酒扯住我的后衣领,把我按回床上。

  “他们兄妹没事。阁老已经给他们解了毒了,现在在休息呢。”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撅起嘴,“我要去看他们。”

  叶清酒抬手往我额头上弹,语气恶狠狠的。

  “你自己都还是个病号呢!三人里离鬼门关最近的就是了!好好躺着,别想乱跑。”

  可是探望恋人哪算乱跑嘛……

  我不开心地鼓起了脸。

  想到恋人二字,我忽然记起一个人,问:“阿隐呢……?”

  叶清酒沉默。

  她静静的看着我,眼神有些复杂,似乎是在酝酿该用什么话语来说明。

  于是我也沉默。

  半晌。

  叶清酒结束了思考,开口:“如果你是问阿隐——”她忽然止住了话头。

  “这么解释吧。”她说,“如果你问阿隐,他已经死了。就死在「碧玺」剑下。”

  而且一剑穿心直接毙命,是真的凶残

  “但如果是该隐的话,那他还活着。玄老说七个分身里逃了一个,不死也是重创吧。”

  被碧玺从寄生体里逼出,又被玄老打碎了武魂真身,脑袋被爆得只剩一个,这伤想养好可就难了。一不小心死掉也不是不可能。

  “……”

  我眨了眨眼睛,低头思索。

  阿隐……还是死了啊。

  叶清酒揉了揉我的头发,“我已吩咐唐门弟子将他的尸身安葬……说到底也只是被邪魂师利用了的可怜人。”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

  原来暗金蝙蝠王拥有的,是「寄生」这种异禀。

  寄生的前提是被寄生体必须是活的。我们这么多人都察觉不出蝙蝠王的气息,正是因为我们面对的,其实就是阿隐这个普通人。

  寄生者与被寄生者的意识相互倾轧纠缠,迟早会融合成为一个,或者说是一个会吞噬掉另一个。

  该隐逃走了。阿隐死掉了。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脸皱成了包子,相当苦恼。

  好难过……

  “以后都没有可丽饼吃了,嘤QAQ”

  “…………”

  叶清酒抽了抽嘴角。

  她就知道这孩子肯定惦记着

  ……

  嘛,算了,这也算是然然独家的悼念方式吧。

  

  
  
  
  -TBC-

  

  *注:【921】歌词来自Within Temptation的歌曲《The Truth Beneath the Rose》

    

  到学校啦!qwq

  

评论(2)
热度(5)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