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 同人幻想曲 | 燃烬 [144]

※沉迷美色,日渐消瘦(zengfei)

※类属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 ,但并不与同系列的《天罚》世界观接轨。唯一的共同点是女主苏炸天的很依旧,并且嚣张的无法无天

※照例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风。

大纲是什么?没有。

※原著背景依旧很迷。私设如山,是真的如山。

※这次大概是,嫖个笑红尘。

※撩完会不会跑这个作者也很难说(因为没有大纲

※请务必做好防雷准备。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燃烬
  
  
  -为什么要来?
  
  -因为我想见你。
   你呢?你想见我吗。
  

  

  唐水镜有一个人生梦想。
  嫖尽天下美食,然后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
  或者,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然后嫖尽天下美食。
  后来这个梦想半路GG了。
  
  

  

915.

  Forgive me my sins
  (原谅我的罪恶)*

  

  

916.

  ——寄生

  简单的词语却让叶清酒心头一跳。这有种很古怪的感觉,好像是知道了什么细思极恐的事情似的。

  她打断王言老师的侃侃而谈,追问道:“斗魂大赛里有这种武魂出现?”

  王言老师给出的答复是肯定。叶清酒心里开始冒出不安,整个人都有些焦灼起来了。

  “……王老师是否知道这个武魂持有者的名字?”

  “名字啊?唔,我想想,然然只和我说过一次……好像是个叫该隐的青年吧?出身于日月帝国的明玉宗。他还有个弟弟,武魂就是吸血蝙蝠。”

  “……”

  叶清酒陷入了沉思。

  该隐、暗金三头蝙蝠王、寄生……这个人也有一个弟弟?

  而且该隐——难道、阿隐

  ……

  糟糕。

  将碎片信息联系起来后,叶清酒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如果阿隐就是该隐,而该隐出身日月帝国,圣灵教又与日月帝国狼狈为奸。暗金三头蝙蝠王,这种顶级的黑暗武魂会不会和圣灵教有关系?

  如果是的话……

  叶清酒已经不敢往下想了。

  她要去把然然找回来,立刻马上!

  

  

917.

  我几乎是逃着奔向小吃街。

  母亲大人在上!梦红尘好可怕嘤嘤嘤……我以后绝对、绝对、绝对——不要和她独处了(><)!!

  我要吃好多好多糖葫芦和可丽饼压压惊

  等我买了糖葫芦晃到可丽饼小摊处时,太阳西沉,橘红色的余晖将所见的世界镀上了温暖的颜色。

  照旧要了鲜奶油可丽饼。

  阿隐视线扫过我身旁,有些惊讶的样子:“今天是一个人?”

  我啃着糖葫芦,回答含糊不清:“嗯嗯(OvO)”

  阿隐笑了笑,“真是少见。”

  他把做好的可丽饼递给我,我把铜魂币和糖葫芦一齐塞到了他手里。

  “这是……?”

  “给阿隐的!(OvO)”

  “送给我没关系吗?”

  “没关系呀!阿隐做的可丽饼超好吃!!o(≧v≦)o”

  “……”

  阿隐低头看着包裹在透明糖衣里的红色山楂果,抿了抿淡色的唇。

  “那我就心怀感激的收下了。”他说。

  “唔……嗯!(OvO)”

  我咬了一口可丽饼,开心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不管吃几次……都是这么好吃(//////////)!!

  于是飘起了粉红花花。

  阿隐静静的看着我,忽然道:“然然小姐。”

  我下意识地抬头。“……嗯(OvO)?”

  “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

  “?”

  “你和笑红尘是恋人?”

  “……Σ(////////)”

  我微愣,然后脸就开始发烫。

  虽然从没有正式公开过,不过基本全史莱克城的人都已经默认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了,被这样直接的问还是第一次……

  #捂脸#

  “是、是……”

  说出来了。承认了。可是为什么感觉好害羞??!

  #继续捂脸#

  阿隐露出些微惊讶的神情。

  “原来是这样。”他笑了笑,还是那般病白得令人心疼。“我还以为你与叶公子才是一对儿。”

  ……好像是有这样的传闻呢。

  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面颊,“清酒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就像哥哥一样的o(≧v≦)o”

  阿隐没说话。他从口袋里拿出什么,走到我面前半蹲下,再把东西放到我手里。

  我低头看,是一小袋巧克力糖。

  “糖葫芦的回礼。”他说,“本是隔壁的西点师送的,说是做多了,就送我一些。但我不能吃巧克力……”

  他的笑容似多了苦涩。

  我看着巧克力糖,歪了歪脑袋。

  阿隐露在银发外的蓝色眼睛静静注视着我,那片深海般的光影里倒映着我的模样。

  “……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他垂下眼眸,“希望然然不嫌弃就好。”

  我摇了摇头,眯起眼睛笑。

  “不会呀,谢谢阿隐!(o^^o)”

  把剩下的可丽饼一股脑吃完,我鼓着腮帮子,拆开巧克力的包装纸,咽下嘴里的食物后把糖塞进嘴里。

  “好好吃!”

  我眼睛亮了起来,然后又想到他方才的话,光火黯下:“阿隐不能吃巧克力……好可惜的qwq”

  明明是这么好吃的糖果。

  阿隐笑意愈深了些。

  “然然小姐知道吗?黄昏之时,也被称为逢魔时刻。”

  “……唔,是?”

  我含着糖果,歪了歪脑袋。

  他边说着,边伸手撩开头发,露出被遮掩的缠着绷带半张脸。我看着他的动作,疑惑:“阿隐?”

  “然然小姐好奇吗?我的左眼。”

  银发青年动作不停,说话间,手指已将绷带拆开,露出了那苍白皮肤上的,猩红色的……魔纹

  我心头一震。

  阿隐睁开左眼,那颜色是血一样的红,艳丽得让人瞳孔发痛。

  “……”我说不出话来。

  倒是阿隐爽朗地笑出了声,“吓到了吗?”

  他问,语气与平常无二。银发青年摸着自己脸上的魔纹,有点苦恼似的。

  “这个痕迹不管怎么样都消除不了。虽然我讨厌成为另一个人,但为了救弟弟我也没办法呢。”

  阿隐轻轻地笑,苍白病弱,令人忍不住心疼。

  而我却开始手脚发凉。

  不安的预感是真的。但不是因为随监察团出动的师兄师姐们,而是……我自己。

  手里拿着的巧克力糖散落一地。我释放金灵武魂,凝聚镰刃在手,再无犹豫地朝面前的青年挥去。

  撕裂空气的杀气将一切幻象都破灭。

  黑暗,笼罩了下来。

  

  

918.

  “嗡——”

  全神贯注中的银发少年被惊扰,虽收力及时,手中的核心法阵依旧不可避免地偏差毫厘,宣告报废。

  笑红尘把金属球放在桌上,皱眉偏头看向噪音的来源。

  那是一把短剑。

  流光溢彩,精美异常。

  原本只是普通的一把剑,然然寄放在他这里的。此刻这剑居然撑破了存放它的魂导器,浮在半空中,发出强烈的剑鸣。连剑上镶嵌的宝石都在隐隐放光。

  果然非凡物啊。

  但这又是什么意思?突然间——

  笑红尘走过去,想将之收起,却反被震开。

  嗡鸣声愈烈,像是剑在凄声悲鸣。

  少年听着剑的嗡鸣,心中忽然生出不安,而后愈演愈烈。

  他猛地转身下楼,客厅里妹妹正安详地吃小蛋糕。她对面放着空了的茶杯和盘子。

  有客人来过?

  “哥!”梦红尘有点惊讶,“你怎么这么快出来了?也不早一点,然然来找你玩,这才刚走。”

  “然然来过?”

  “对呀。被问到和你在一起的问题时红着脸跑走了呢( ̄▽ ̄)~*”

  “……她去哪了?”

  “小吃街吧。”

  于是梦红尘就看着自家老哥急匆匆地冲出了门,脸色还很不好。

  连自己的调侃都没有注意到,这么焦急是要做什么?

  梦红尘原本轻松的心情也沉重下来,小蛋糕也没心思吃了,紧接着就随兄长出了门。

  “哥?哥!你等等我啊——”

  

  

919.

  原来史莱克城也会下这么大的雨。一连绵延数日。

  今日终于放了晴。隔壁做西点师学徒的漂亮姑娘,送了一袋巧克力糖给他。

  心形的糖。桃红的包装。

  他莫名想起另一个小姑娘。这种糖果更适合她吧。

  巧克力啊,甜蜜掺杂着苦味,光鲜亮丽的糖纸包裹着乌黑的糖心。

  算了,她更适合牛奶糖。

  可他递出去的,还是那袋巧克力。

  小姑娘孤身一人。

  往常的两名少年没有跟随,守护她的镇邪之刀不在身上,史莱克监察团大批精锐出动。

  落日黄昏余晖尽撒。

  她没有防备。

  这已经是最好的时机。

  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

  

  

920.

  青年没有被我斩伤。

  他身化无数蝙蝠,四散开来,又在空中重聚人形,离地数米,如神明般的睥睨着我。

  漆黑的领域张开,如暗夜笼罩。

  武魂的光影出现在青年身后,我认出那是暗金三头……不对,现在是暗金八头蝙蝠王

  九个魂环浮现,从第七往后都是红色。邪魂师的修炼速度果然不可以道理计……明明四年前还是六环

  “圣灵教想要然然小姐做圣女。”他说,“请你你不来,那就只好硬抢了。”

  我不说话,直接切换血魔武魂,杀神领域释放。

  可迟钝了的反应并没有改善,魂力的消耗却在瞬间增长。

  快要达到究极体的暗金蝙蝠王,和我这个被削弱的血魔相比,哪怕我现在武魂品质压制他,凭他的修为也能轻松反制我……

  然而还不等我思考完,身后便传来了惨叫声。

  我下意识地回头,而后瞳孔紧缩。

  黑压压的吸血蝙蝠袭击了小吃街的群众,有着熟悉面孔的人,相继倒下。

  身体比意识更先行动,数不清的流光从我手中飞出。

  暗器百解。

  可惜我修炼不到家,最多天女散花,用不出一招制胜的一千零一夜。

  这小小的吸血蝙蝠像谜一样无穷无尽。

  我撒出一把银针,而后被人从身后攥紧了右手腕。

  冰冷的黑暗气息悄无声息地贴近了来,青年在我耳边低声说,居然把后背留给敌人。

  “你是蠢到可爱啊。然然小姐。”

  他叹息着说。

  然后亮出狩猎者的獠牙,径直咬住了我的肩膀。

  刺痛。

  失去控制的身体,随之而来的是生命力随着鲜血一同被掠夺的无力感与虚弱无力。

  好痛苦。

  我原以为不会再体验一次的。

  ……

  真是糟糕。

  今天不该穿露肩的小裙子出门的。

  

  

  

  -TBC-

  

  

  隐小哥说,他不是故意占着别人的号不下线的。

  

  *注:【915】歌词来自Within Temptation的歌曲《The Truth Beneath the Rose》

  

评论(8)
热度(6)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