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 同人幻想曲 | 燃烬 [138]

※沉迷美色,日渐消瘦(zengfei)

※类属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 ,但并不与同系列的《天罚》世界观接轨。唯一的共同点是女主苏炸天的很依旧,并且嚣张的无法无天

※照例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风。

大纲是什么?没有。

※原著背景依旧很迷。私设如山,是真的如山。

※这次大概是,嫖个笑红尘。

※撩完会不会跑这个作者也很难说(因为没有大纲

※请务必做好防雷准备。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燃烬
  
  
  -为什么要来?
  
  -因为我想见你。
   你呢?你想见我吗。
  

  

  唐水镜有一个人生梦想。
  嫖尽天下美食,然后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
  或者,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然后嫖尽天下美食。
  后来这个梦想半路GG了。
  
  

882.

  我开始在储物手镯里找衣服。

  和果子、棒棒糖、雪媚娘、桂花糕、牡丹饼……

  心神沉入储物空间里翻来翻去,我忍住把零食拿出来吃掉的冲动,专心找衣服。

  ……嘤,在哪Q△Q

  我明明有在手镯里放了小裙子以防万一的(><)

  翻了半天,可算让我在角落里找到了。拿出来的同时,把放在衣物旁的东西也一起拿了出来。

  精美的金器掉在床上。

  我看了一眼,不管,先穿好衣服再说qwq

  考虑到我那点可怜的自理能力,放在魂导器里的裙子是款式简单的小白裙,只要穿上就好了。

  我终于从被子里解放,晃了晃脑袋,唔,头发乱糟糟的。

  视线落在那个掉出来的金器上。我想起来,这个是……白姐姐给我的。

  两手捧起金器,笑红尘似也注意到动静,转身回来。

  见我身上穿好的白裙,他挑眉:“你居然……还在魂导器里放了食物以外的东西。”真是令他刮目相看

  ……不等等,听语气你好像很失望??

  我忿忿地瞪他一眼,低头继续摆弄手里的金器。

  笑红尘视线落在我手上,话里有询问的语气:“魂导器?”

  我摇头,“不是啦qwq”

  “——这是白姐姐临走前送给我的。”

  我告诉他说,只要它还在我手里,白姐姐就回来见我的。

  笑红尘问我白姐姐是谁。

  我惊讶的看着他,“咦,笑红尘不知道白姐姐吗(0△0)?”

  笑红尘嘴角抽了抽,脸色不知为何黑了一层:“为什么你觉得我……应该知道她?”

  “白姐姐不是看着你长大的吗?她还和我说了好多关于你的事呢o(≧v≦)o”

  “???……什么??!”

  笑红尘一脸你在开玩笑逗我吗的表情。

  我鼓了鼓脸,于是就把白姐姐告诉我的那些他幼年的趣事,开始一件一件的往外数。

  然后笑红尘的脸色就一下比一下黑。

  当我说到他八岁跟大魂师打架还输了时,笑红尘终于忍无可忍,捂住了我的嘴。

  “你究竟怎么知道的这些事??!”

  我眨了眨眼睛,举起手里的金器,示意:白姐姐说的呀(o^^o)~

  笑红尘脸又黑了一层。他咬牙切齿:“这个白绮罗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知道他那么多黑历史?!再算上把他变布偶的账,真是死个几回都不够!

  我歪了下脑袋,皱眉。有点疑惑:咦,笑红尘既然不认识白姐姐,可又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笑红尘还捂着我的嘴。

  我眨了眨眼睛,伸手拍拍他的手臂。他回神,松了钳制我的手。

  然后,转移话题:“……既然换好衣服了,那就走吧。”

  我点点头,说好。

  视线再次落在手里的金器上,我心里忽然起了某个念头,顷刻催动金灵武魂附体。

  金器在金光中并无变化,倒是笑红尘被我惊到了:“怎么了?”

  我收回武魂,盯着金器发呆,“它……我无法分解它。”

  笑红尘也露出了惊讶的神情,皱着眉触摸金器,注入魂力感应。

  十几秒后他收回了手,眉头皱得更紧:“奇怪……材质只是普通的黄金和宝石而已。没有一丝能量波动。”

  然而,它居然能不被金灵武魂分解

  笑红尘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思虑过后也仍是难以置信。他可是多次体会过金灵武魂的恐怖,今天之前他从没见过能不被其分解的金属矿石。

  我眨了眨眼睛,心里倒不觉得多意外。毕竟是白姐姐给的东西嘛qwq……

  笑红尘忽然轻咦了一声。

  他托起金器凑近看,迟疑道:“这里好像有字。”

  我顿时来了兴趣,也要凑过脑袋去看,“哪里哪里?”结果没注意,直接和笑红尘撞到了一起

  “哎呦(><)”

  “……”

  我扁起了嘴,笑红尘伸手替我揉揉撞疼的额头,眼神带着一丝嫌弃和满满的无奈。

  等额头不疼了,我把金器翻过来,看上面刻的字。笑红尘也凑过来,两人脸挨着脸。

  我们得出结论,这……不是泛大陆的字。

  然而我却鬼使神差地念了出来:“「碧……玺」。”

  笑红尘看我一眼,惊讶:“你认识?”

  我轻轻摇头,“不……我听白姐姐说的。”

  ——在梦里。

  ——那个绝望窒息的灰白色的梦境里。

  下意识的摸着刻字,我再次清晰地念出这个词来:“「碧玺。」”

  而在字音落下的瞬间,强烈的金光自我手中绽放。

  

  

883.

  金光乍现时,笑红尘反手就把金器拍飞,然后揽过我护在怀里,生怕有什么危险。

  ——结果当然是什么事也没有。

  我说他大惊小怪,他切了一声,嗤之以鼻。

  “所以,笑红尘你可以放开我了qwq”

  “……”

  他悻悻的松了手。

  我跳下床,把金器捡起来。现在它已经幻变成一把短剑的模样。我看着它,陷入沉默。

  如果曾经的梦是真的,那我此刻的猜测,大概也是真的。

  白姐姐在梦中使用的就是这把剑。

  她念「碧玺」,像在呼唤一句解封的咒语。剑在她手中,刺入我心。

  可现在剑在我手中。我将它拔出鞘,剑身雪白似月光流淌,照出我这一双碧青的眼眸。

  白姐姐说,只要它还在我手里,她就一定会回来见我。

  大概……是谎话

  离去的人终究不会再回来。

  多难过。

  我伸手去摸剑身,却不想被剑刃划伤,血涌了出来。

  叮的一声,鞘掉在了地上。

  不等笑红尘问我怎么了,我就转身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左手中指和无名指都被划了一道口子,正往外渗出血珠。

  少年来不及问原由,连忙安慰。我撅起了嘴,“要亲一下(><)”

  他微愣。

  我鼓起脸,很委屈巴巴的样子。

  少年看起来有点头疼,他抿了抿唇。

  “……下不为例。”

  他说,眼神飘向了别处不看我。我乖巧地点头,扬起唇笑,“嗯嗯!(OvO)”

  笑红尘低了头,而后执起我的手,轻吻手指。

  有点痒,害得我想笑出声来。

  然而我刚咯咯的笑了两声,就被堵住了唇。

  “……”

  “这是报酬。”

  他说。

  “…………”

  我有点想锤他。

  小气鬼!!!<(`^')> 

  

  

884.

  我把碧玺剑收回鞘里,想了想,还是递给了笑红尘。

  他看着我的动作,目露疑惑。

  “笑红尘帮我拿着好不好?”我扯住他衣角,仰着脑袋小声哀求。

  ……如果「碧玺」不在我手里了,白姐姐是不是会回来见我?

  笑红尘没有问为什么。但他还是从我手中接过这把黄金铸的短剑,点了点头,说:“好,我暂且替你收着。”

  我扬起唇笑,扑过去一把抱住他。

  “笑红尘是世界上最好的笑红尘!!o(≧v≦)o”

  然而被夸的少年看起来并没有因此开心一点。

  他没好气的掐了掐我的脸,微笑着磨牙:“我好像上次才听你说过什么……小师兄是世界上最好的小师兄?”

  我眨了眨眼睛。

  这个人居然翻陈年旧帐哦……这么在意的?

  “你吃醋啦(OvO)”

  “……没有。”

  少年,你的停顿好可疑。

  我扬起唇笑,“小师兄会做世界上最好吃的烤鱼!还有好多好多好多——好吃的!!(o^^o)”

  笑红尘满脸冷漠:“哦。”

  狂夸那个霍雨浩是要干什么!在你唐水镜眼里他就是个厨子吧?!!

  然后我接着说:“我小时候有个愿望,那就是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o(≧v≦)o”

  ………………………………一………………

  笑红尘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我开心地说:“——就是小师兄那样的哦!!(OvO)”

  笑红尘陷入世纪沉默:“……”

  很好,预感成真。

  霍雨浩你作为一个早就出局的情敌……为什么身上还会贴着「唐水镜未来夫婿理想型」的标签啊щ(゜ロ゜щ)??!

  那一瞬间笑红尘简直对全大陆的厨子都深痛恶绝。

  见我还开心地飘起了粉色花花,笑红尘更觉得心里憋闷得慌。忽然他抱紧我,附在我耳边低声说:“看来你是不准备吃早餐了。”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这话的含义,下意识地偏了偏脑袋。

  “……啊咧(OvO)?”

  他一把抱起我,转身,然后把我往床上一扔。

  我脑袋上瞬间堆满问号。

  “笑红尘?”

  “……等、等等。”

  “不是,我们该去吃早饭了……”

  我缩着肩膀扭动身体想要躲开,却被笑红尘覆身压制。少年勾着唇角笑得和蔼又可亲,但语气却冷得很:

  “迟了。你还是待会吃午饭吧。”

  “……咦咦咦不要啦Σ(っ°Д °;)っ”

  我试图挣扎。

  然而身体逐渐发软,反抗也柔弱无力,倒像是在引诱人更加凶恶地欺负自己。

  我抱着他的脖子嘤嘤地哭,他咬了咬我的肩,问了我句什么。

  “……”

  ……是什么来着?

  我摇了摇脑袋,不回答,还是抽抽噎噎的哭个不停。

  嘤,小可爱我超委屈的QAQ

  

  

  

  -TBC-

  

  

  笑红尘:确认过眼神,全世界的厨子都是情敌,尤其唐门那个姓霍的
出局了的家伙也不能掉以轻心不加防备!!!!

  #妈的心好累#
  #现在去学厨艺还来得及吗#
  #论天才魂导师转型大陆第一厨子的可能性#

  

  

  想要评qwq

  

  

评论(2)
热度(7)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