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 同人幻想曲 | 燃烬 [137]

※沉迷美色,日渐消瘦(zengfei)

※类属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 ,但并不与同系列的《天罚》世界观接轨。唯一的共同点是女主苏炸天的很依旧,并且嚣张的无法无天

※照例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风。

大纲是什么?没有。

※原著背景依旧很迷。私设如山,是真的如山。

※这次大概是,嫖个笑红尘。

※撩完会不会跑这个作者也很难说(因为没有大纲

※请务必做好防雷准备。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燃烬
  
  
  -为什么要来?
  
  -因为我想见你。
   你呢?你想见我吗。
  

  

  唐水镜有一个人生梦想。
  嫖尽天下美食,然后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
  或者,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然后嫖尽天下美食。
  后来这个梦想半路GG了。
  
  

876.

  起誓吧,向神起誓。
  我们要相爱,执手走到同一个未来。

  先辈的故事太过哀伤。
  我不要那样的结局,我要我们永远在一起。

  直至繁星都坠毁。

  

  

877.

  少年静静的抱了我一会儿,我等着脸上的热度散去。忽然他喊我的名字:“然然。”

  我闷闷的应了声:“……嗯。”

  他问:“既然我是你嘴里的大坏人、讨厌鬼、大骗子,那你也还是喜欢我?”

  ……那三个词语一个咬的比一个重呢。

  果然,虽然嘴上没说其实心里超级在意的吧。

  我眨了眨眼睛,忽然有点想笑。但我还是努力地忍住了,鼓起脸说:“喜欢呀!”

  翻身回去,对上少年那双瑰丽的异色瞳眸。

  我还是扬起了嘴角,露出笑来。

  伸手触摸恋人的面颊,肌肤相贴温度熨帖,明明什么都没做却渐而发烫,像皮肤下不知名的火种被引燃。

  我说,我喜欢你。

  然然也好唐水镜也好,都喜欢你,最最最喜欢你。

  喜欢你……喜欢笑红尘。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不管是多过分……我都不会生气的。”我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

  “你就是大坏人讨厌鬼大骗子,我也喜欢你。我喜欢你的喜欢,和其他的喜欢,全都不一样。

  “我是第一次……用这样的喜欢,爱一个人。”

  我轻轻说。

  这是毫无虚假的真实之言,发自肺腑。唐水镜来往短暂的人生中首次得到这种欢喜,是茫然,是不解,是漫漫长夜无眠,满心疑问却无人可解答。

  我看着少年瞳孔紧缩。

  他眼底是惊愕。我却是扬着唇,很开心地笑。

  双手越过被子的隔阂,我抱住他。

  怀抱中听见了他胸膛里清晰的心跳。

  ——永远都不要分开了吧。

  我想。

  他忽然抱紧了我。甚至没控制好力气,手臂勒得我腰背发疼。

  “你刚刚……”他开口,却好像没想好说什么似的,三个字后是一阵漫长的沉默。

  “……”

  少年一言不发的抱着我。

  心率失衡。

  

  

878.

  “你刚刚……”

  ——第一次,对着他说出了「爱」这个字。

  不是其他,而是「爱」啊!

  不是相同相似的喜欢,而是独有一份的喜欢。

  初闻这句话,胸口的悸动便似火山熔浆喷薄而出,满溢全身。

  她的触摸引燃火种,熊熊火焰将他吞没燃烧。

  “我想和你在一起,不想和你分开。”

  他心跳如惊雷如巨鼓,她仍无知觉似的继续说:“看不见你时心里会难受,你不理我时,我会难过得想要哭出来。”

  是啊,他看到过的。明都那次斗魂大赛,他看见她脑袋上乌云密布暴雨雷霆,狂吃甜点心情也不见好转。

  究竟是为了什么不愉快,心里抱着这样的疑问猜想,便忍不住在意,忍不住关注,忍不住目光追随,最后现身她面前,眼见她露出开心的笑来。

  骤雨收歇拨云见月。

  小姑娘的心思其实一眼就能看懂。

  她这样明明白白,早已将心事袒露,没有隐瞒没有虚假。

  “我说过我愿意为你而死。千千万万次也无妨。”她说。“但是我其实更想和你一起活着,一直一直都在一起。”

  唐水镜的爱如烈火,他曾在金银的光辉中望见,那火燃烧她自身却温暖他人。

  被火光吸引、靠近这团烈火,会被这温度灼伤吗?

  也许会吧。

  可这个孩子如此温柔,拥抱她的灵魂,是满怀的柔软和甜蜜。

  宛如棉花糖一般。

  真可恶。

  笑红尘心想。

  唐水镜,你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可爱啊!!!

  不管是多么坚定的心志,抱住这样的你又如何能舍得放手。

  他此时就遇见了这般太过耀眼的人,为之耗费了整个人生的惊艳。即便未来还远,他亦笃定他这颗心,再不会为谁而生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悸动。

  

  

879.

  笑红尘一直没说话,就静静的抱着我。

  开始抱得紧,然后越抱越紧。

  我被埋在他怀里,闷闷的,呼吸都有点困难。

  要不是听见他难以平复的心跳和呼吸,我都要以为他没感觉来着。只是他不是很想放手的样子,也不说话。

  于是我也不说话。窝在他怀里数他的心跳,一二三四五……

  一百一十二、一百一十三……

  七百八十……

  ……
  三千四百九十五、三千四百九……

  “然然。”

  少年终于开口,胸腔震动,顿时将我惊醒,也让我忘掉了自己究竟是数到了三千四百下,还是三千九百下。

  他对我说:“就算是,他也不能使我离开你。”

  ——不能使我放弃爱你。

  “……”

  我眨了眨眼睛,对笑红尘突如其来的耿直有点茫然。

  但我相当乐得接受。因为有种刺河豚终于放下戒备收起尖刺的感觉,而且仅对我而言。

  ……哇!超可爱啊啊!!(><)

  我开心的在他怀里蹭了蹭,“嗯,我知道。”

  “笑红尘也最喜欢我,因为我超可爱!世界第一可爱!”

  “……”似乎听到他无奈的一声低叹。

  我扯了扯他后背的衣服,喊他:“笑红尘。”

  他似有迟疑,“……嗯。”

  “可以放开我了吗,你抱的好用力qwq……”我小小声的说,“还有,我饿了。超饿的。再抱下去不吃早餐就要饿死了,QAQ”

  “……噗嗤。”

  笑红尘忍俊不禁,同时也真的松了手放开我。

  得到解放,我抚着胸口深呼吸,一脸小可爱我终于活过来了的表情。

  然后。

  然后我就被笑红尘堵住了唇,顿时憋红了脸。

  少年翻身压住我,找到我左手,分开五指,再用力扣紧。

  我用空出的右手锤他肩膀,瞪着眼睛控诉他,而他却闭着眼睛,渐而加深这个吻。

  唔……

  要窒息了。

  嘤,能不能先把亲亲抱抱放一边,吃完早餐再说……不然小可爱我真的就要饿死了……!!!

  暴风哭泣,QAQ

  

  

880.

  大概是听到了我的心声,笑红尘只是亲了我,没再做什么。

  他放开我,退到床边,背对我道:“先换衣服吧。换好后就带你去吃早餐。”

  “……嗯。”

  我应了一声,有气无力的,带着浓浓的鼻音。

  抬手轻触面颊,摸着就像刚出炉的包子,烫烫的。

  唔,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脸色肯定超红(><)

  而且……

  我鼓着一张包子脸,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只露了半个脑袋出来。笑红尘没听见动静,转身回来看我,问:“怎么了?”

  自己是罪魁祸首还问我怎么了?!这个大坏人,肯定是故意的!

  我用凶巴巴的眼神瞪他。

  “衣服。”我闷在被子里说,“你还给我呀……”

  “昨天那身已经脏了,再穿不好吧。”他声音保持平静,望着我的眼神中却满是笑意。

  “……”

  我陷入世纪沉默。

  然后反手抓住枕头狠狠朝他扔去。

  你以为这都是谁的错啊!!(╬ ̄皿 ̄)=○

  欺负世界第一的小可爱很有快感是吗??!

  大坏蛋!!!

  

  

881.

  笑红尘轻松侧身躲过我的袭击,枕头落在地上悄无声息。

  我重新缩回被子里。

  “你把储物手镯还给我。”我鼓着脸说,“这次才不要穿你的衣服!(><)”

  “……”笑红尘没有说话,只是眸色暗了暗,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他把手镯递过来,却要我伸出手。我揪着被子,犹犹豫豫的探出手腕。结果他捉住一扯,把我整条手臂都扯出被子。

  我想把手收回来,可是身体软软的使不上力气,只好气哼哼地瞪他。

  笑红尘没有帮我戴上手镯,反而是一直盯着我的手臂看。他扯动嘴角,忽然说:“痕迹消失得真快。”

  我一愣,然后反应过来,原本退烧的脸再次发烫。

  又往被子里缩了缩,我都快哭出来了:“笑红尘……你快点把手镯还我啦(><)!!”

  他不回话,但终于是把手镯细致地戴回了我手上。

  储物手镯整体呈银色,交织着红色的花纹,点缀着三颗小小的星光蓝宝石。我很喜欢。要不是被笑红尘摘掉,平时我都不会离身的。

  笑红尘忽然问我,这储物手镯是做给我的。

  我眨了眨眼睛,在被子里闷闷的回答:“小师兄呀(0^0)”

  笑红尘抿唇不言,蹙眉沉思。我趁机抽回自己的手,缩回被子里。

  “你转过身去。”探出半个脑袋,我瞪着他说,“不许偷看<(`^')> ”

  少年挑眉,盯着我看了好几秒,还是依言转了身,背对我。

  “……”

  虽然笑红尘什么都没说,但我总感觉他的表情好像在说:我又不是没看过。

  ……

  这个大坏蛋

  嘤嘤嘤嘤嘤嘤……!!QAQ

  

  

  
  -TBC-

  

  

  我的小可爱怎么辣么可爱……

  #暴风哭泣#
      

  

  最后宝宝我想要评啊啊啊ε=ε=ε=(#>д<)!!!!

  

  

评论(7)
热度(11)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