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燃烬与七罪宗

关键词:#燃烬# #七罪宗#

※原本想写是小剧场来着。结果小剧场不小心半路GG了,那就写小段子吧。

※并没有按照顺序来。权衡之下把最难写和最长的【爱欲】放到了最后。

※每一罪宗画风都不一样,请用心感受

※准备好了?那就GO↓↓↓

  

  

>>>分

>>>割

>>>线

  

  

【傲慢:镜先生×白姑娘】

  白绮罗是傲慢的。

  “你的本源不是来自于我——听不懂也没关系。本来就没打算让你听懂。”她垂着眼眸轻轻笑。没有讽刺也没有嘲弄。

  平和温婉都是假象,这个人的眼神永远毫无波澜,永远高高在上。

  她观望世人,是神审视世人。

  白绮罗的傲慢是神的傲慢。

  “为何不惧?”

  “为何要惧。”

  不甚在意的言调,目空一切的孤高。她眼底没有任何人。因为没有人能与之相配。

  这是何等的傲慢。

  美丽的事物总是能让人滋生出破坏的欲望。

  他要把她的傲折断了揉碎了踩进泥地里,让她再也维持不住这张淡漠无情的脸。

  精巧漂亮的姑娘在他怀里。他亲吻她冰凉柔软的唇。

  “你那医馆,我烧了。”

  除了这里这世上不会再有你容身之所。

  “你可以看我。”

  除我之外你不需要再注意其他。

  “我说不许就是不许!”

  你竟能如此狠心离去,绝对不可能。

  “真是无礼的要求呢。镜先生。”

   她静静注视他,神色漠然一如数十年前的初见。

  丝毫没有改变。

  白绮罗,你这是何等的傲慢。

  

  

【贪婪:徐天然】

  世界上存在这样一种人。

  她是上天的宠儿,受众神的宠爱。

  那宛若人偶般的娇小身体,他想要抱在怀里。

  那雪白光滑的肌肤,他想要伸手触摸。

  那泛着梦幻般蔷薇色的面颊、柔软的嘴唇纤细的手指、绸缎似的长发宝石般的眼眸,他全都想要亲吻。

  他想要这个小姑娘。

  渴望将她变成自己的所有物,打上专属于他的烙印。

  啊……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想要得到呢。

  这野望将那被你夺走的心的空洞填充涨满,贪婪催生欲望的火焰烧灼灵魂。

  “到我怀里来吧——”

  我的渴望,我的欲念,我的原罪。

  

  

【暴食:笑红尘×然然】

  麻薯、凉果、牡丹饼、鸭脖子、芙蓉花糕、冰镇雪梨、芒果布丁、草莓慕斯、绿森林蛋糕、肉夹馍、牛肉干、可丽饼、煎饼果子、五香小龙虾、蜂蜜烤鸡腿。

  酱骨架、红烧肉、炭烧肉、土鸡煲、酸辣鱼、脆皮鸡、酥皮烤鸭、赤贝刺身、卤水大拼、咸肉笋干、浓汤小鲍鱼、板烧小香菇、龙井小虾仁。

  金焦毒蜂针、甜酸鬼灯笼、五香泡泡虫、麻辣竹节蝎、旋风魔鬼鱼串、地狱焦花糖、黄纹肥肠虫、黑汁臭豆腐、熔岩爆椒羊肉串。

  ……(以下省略多种食物名称)

  小姑娘指向街边卖冰糖葫芦的小贩,眼睛放光:“我还要那个!”

  笑红尘依言买了一串,却没有递给她,而是问:“糖葫芦和我,你要哪个?”

  小姑娘毫不犹豫:“糖葫芦!(OvO)”

  笑红尘眉头一挑:“你还有一次选择的机会。”

  小姑娘:“唔,糖葫芦qwq”

  笑红尘:“再给你一次机会。”

  小姑娘:“……糖……(><)”

  笑红尘:“最后一次机会。”

  面对少年阴沉沉的脸,小姑娘陷入了世纪沉默中。

  这个孩子皱眉思考了好一会而后,忽然张开双手扑进少年怀中,抱着他腰身撒娇道:“那我要笑红尘!拿着糖葫芦的笑红尘!(OvO)”

  笑红尘脸一红。听到后半句,刚翘起的嘴角顿时垮下,晴天转暴雨。

  “那我手里要没有糖葫芦呢= =”

  “那我就选糖葫芦大叔(OvO)”

  ……

  糖葫芦大叔:(゜ロ゜) ???

  糖葫芦大叔:Help!!!

  

  

【嫉妒】

  镜红尘:我居然还比不上一间破医馆一本破医书一个破莲花池子……重要!!

  笑红尘:我竟然输给了一串糖葫芦……还是三次!!

  梦红尘:等等你们正常点??这样显得唯一正常的我很不正常啊喂!(゜ロ゜) 

  这是红·醋坛子·尘家族呢。

  

  

【愤怒】

  唐门日常。

  “卧槽笑红尘你他妈给我放开小师妹(▼皿▼#)!!!!”

  

  

【懒惰】

  作者:没有评我不想码字。

  

  

  

  

  >>>(前情提要:接下来这个是番外《殊途》的背景,然然已魔化的姿态:水镜。具体时间点就在殊途·九的第(八十三)开头那句「打情骂俏你来我往……」里)


【爱欲】

  不可否认唐水镜是个很有诱惑力的小姑娘。

  明明都是一样的白色校服,偏偏穿在她身上时就有了种难以言喻的无形诱惑力,让人挪不开眼。

  是的,就是,诱、惑、力——勾人犯罪的那种。

  “老师。”她轻轻地喊出这个名词,尾音习惯性地上扬,配合她娇软可爱的嗓音,愣是喊得他心头一颤,差点失神。

  他没有理会,专心制作核心法阵。

  “老——师——”

  她又轻轻喊了一遍,两个字被她念得如水中蜉蝣般起伏跌宕,像是在唇舌间舔弄了百转千回。这次的语气里还带上了委屈。

  小姑娘迈着小步子朝他走近,猫儿一般的悄无声息。每一步都像踩在人心尖儿上舞蹈。

  她贴近了来,却没有触碰他。而是半个身子都软在了实验桌上似的,手肘为点掌托着脸,目光哀怨地盯着他。可怜兮兮的。

  他不想看,但却忍不住。她的视线干扰到他了。

  “老师闭关出来后都不理我了。”

  小姑娘看着他的眼睛,精致的脸庞浮现出不解与困惑,还有被冷落的委屈。她用眼神控诉他,好像他是个极大的恶人。

  “你打扰到我了。”他拧起眉,努力保持沉稳与漠然。

  “老师!”她娇嗔,“金属块做的东西哪有我可爱嘛……你就理我一下,陪我说会儿话好不好?我一个人呆坐着好无聊好寂寞的。”

  小姑娘扁着嘴,抱住他的手臂撒娇,动作自然得简直不能再自然。

  肢体相贴,这孩子的身体柔软得不可思议。他冷着一张脸想要抽出,却不想她越抱越紧,还撅起了嘴嗔怨地看他一眼。

  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心脏鼓动顿时乱了频率,血液加速,把热量从胸膛带向全身。

  几乎为零的距离,属于少女的气息扑面而来,甜腻如同融化的蜂蜜。

  仿佛是剧毒的花儿,开放在眼前。

  他狠了心推开她,抽出自己被柔软所缚的手臂。

  她居然顺从的放开了手,却又转而扑上来抱住他的肩,大半个身子倚着他。左腿屈膝搭在了他大腿上,微踮起右脚保持住身体平衡。

  这下可不是零距离,直接就是负距离紧贴了。

  “这三个月里我每天都在思念老师……”她低低地说,“老师呢?有想我吗?”

  “没有。”

  ——其实是有。

  ——而且是每天都在想着把她从脑海里赶出去。

  小姑娘的声音顿时难过起来:“老师……”

  居然还带上了哭音。

  他皱紧眉头,刚想说话,忽然头发被撩起些许,之后耳朵一阵轻微刺痛,还有莫名的柔软轻蹭而过。

  “……”浑身僵硬。

  小姑娘做完坏事就跑,松了手往后一退三米远,还两手插腰一副忿忿的样子。

  大脑停止运转十余秒钟,他才反应过来这小妖女方才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举动,顿时恼火怒火什么火都冒了出来:“唐水镜!你、你竟敢——”

  她气势十足地哼了一声,小嘴撅的老高:“老师说谎,你明明就是有想我。骗人,就咬你!”

  说完,还挑衅地朝他做鬼脸,吐舌头。

  望着小姑娘那吐露在外红艳艳的小舌尖,他忽然想到方才那莫名的柔软,蜻蜓点水,却带着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酥麻,从被咬的地方蔓延至大脑,害得他没法思考。

  他猛地站了起来。脸色虽有余红,更多却是铁青。

  这小妖女真的是不教训不行了。不然每天都这样捉弄他,迟早有天他要精神崩溃!

  小姑娘见他动了真火,脸上的得意之色瞬间消失,变成了惴惴不安的表情。

  他阴沉着脸走到她面前。

  她略低了头,抿着唇很委屈似的,两手紧紧揪着裙角。

  “老师……老师又要欺负我了吗。”小姑娘的声音携着微颤的哭音,示弱的话语却惊得他脚下差点一个踉跄。

  这句话真是扎得又狠又准。

  他咬牙切齿,眼睛几乎在喷火:“我、哪、里、要、欺、负、你、了?!”

  而且居然还是「又」!!

  小姑娘被他发怒吓到了似的,害怕地缩了缩肩膀。她委委屈屈的看着他,忽然自己靠近他,缩短了两人的距离。

  “老师真的好过分呐!不仅说谎还狡辩。不过……谁让我喜欢老师呢~”小姑娘弯起嘴角笑,漂亮的眸子里满是倾慕和依恋。

  她拉起他的手,在他掌心轻蹭,像只在朝他撒娇的小奶猫,满心满眼里都是他。

  这,这真是有气也发不出来了。

  他一团怒火硬生生憋在了胸腔里,堵得几乎要爆炸。

  小姑娘歪着脑袋,抬眼看他,翘起嘴角说:“老师还记得吗?在替我赶走讨厌的男生后,我对老师说的话……那些话,是认真的哦。”

  ——那些话?

  ——她……说了什么?

  “如果是老师……是笑红尘你的话,就可以对我做任何事。不管是多过分的事都可以。”她轻轻地说,眼睛眨了眨,睫羽微颤。

  甜美的嗓音在诱惑他,清澈的眼眸在蛊惑他。小妖女对他说,就算老师真的要欺负我,我也不会反抗的。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美色诱人,那他此刻所面临的大概就是极致的诱惑。

  ……妈的唐水镜,你个要人命的妖孽!

  小姑娘说完了这番话后,再没有别的举动,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等待着他。

  ——这只是小妖女在捉弄他戏弄他玩弄他……消遣他!

  狠狠咬牙,强撑着痛意清醒几分。他抽回自己手,几乎是用全部气力扭动身体,背对着她。

  “你少来这套!”

  为了压抑住内心翻涌不休的情绪,他的声音听起来显得无比冷硬。

  小姑娘在他身后嘟起了嘴,表情忿怨委屈,又带着星点狡黠的笑意。

  “老师不信,可以试试呀~”她不怕死的继续开口。

  “……你闭嘴!”他终于按耐不住,回头低吼了一句,眼中色彩竟变得有些危险。

  小姑娘再次缩了缩肩膀,往后躲开。她一路直退到墙边,然后朝他眨了眨眼睛。

  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他被这一眼勾得心悸,全身的血液流动速度更快、更热,好像滚烫的熔浆,要沸腾起来了。

  耳边咚咚咚巨响,全是自己剧烈的心跳。

  太糟糕了。

  他猛地转身冲出了实验室,再次落荒而逃——

  ……

  唐·魔教小妖女·水镜,今天也在勾引老师犯罪的边缘来回试探(划掉)使劲蹦哒。

  

  >>>>>分割线<<<<<

  

  前几日刷空间看到的。

  Q:“觉得人体最色情的部位是哪里?”

  A:“然然。

  #危险发言# #问题发言#

  

  

  最后感谢一起讨论了相关设定的小伙伴 @北域南疆Ahua !!(。・ω・。)ノ♡

  

  

  -END-

评论(4)
热度(12)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