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殊途(十)

关键词:#燃烬#  #赐我美梦一场#  #食梦而生#
  
  
《殊途》
「往来无底之谷。」
  
  
  
  (八十六)
  院长办公室里,钟离乌已经在等我了。
  镜先生不在。
  圣灵教教主走到我面前,说我在外面浪了这么久,该回教了。
  “三年后明都斗魂大赛,你可是要代替我教出战的。”
  他意有所指。
  我眨眨眼,“那群家伙又想找打了?”
  先前我成为圣女,圣灵教年轻一代还是有很多人不服的。所以我出来前,把他们挨个暴揍了一顿。
  不躺着休养生息大半年起不来的那种。
  “……”
  大概是想起了年轻一代的惨状,钟离乌保持了沉默。
  魔教小妖女要是真回去再打几架,三年后可能连出战的七人都凑不齐了。
  半晌。
  钟离乌叹了口气,居然有点无奈:“说吧小妖女,你又想怎样?”
  我扬起唇笑:“我想转学到明都魂导师学院去(OvO)”
  钟离乌:“…………”
  小妖女你这是上学玩上瘾了吗???
  
  (八十七)
  有后台好办事。
  尤其这个后台还是日月帝国第一顺位继承人、太子殿下徐天然的时候。
  我不知道钟离乌怎么和他勾搭上的。总之我看他们挺熟。
  太子殿下一句话,我就成功转学到明都魂导师学院,和他妹妹徐天真勾肩搭背一起玩儿了。
  我觉得皇室这些人取名都挺有意思的。
  徐天真,徐天然。
  天真是真的天真,天然是假的天然。
  我喜欢天真,不喜欢天然。
  虽然不管是天真还是天然都很喜欢我的样子。
  也是,我那么可爱。
  还是圣灵教,不是,魔教的小妖女。
  长得精巧好看,还能以一打十。
  徐天真公主总喜欢把我抱在怀里,蹭着我的脸说好想把我藏起来。
  有次这话被徐天然太子听见,我看他居然还一脸赞同的表情。
  ???等等。
  不行马卡龙姑娘你哥有点危险我以后不想来你家玩了。
  当然上面这句话在御膳房的糕点面前就是个泡泡。
  轻轻一吹,啵~
  没了。
  
  (八十八)
  日月帝国太子殿下,徐天然。
  身高超过一米八,长相俊美气质高雅,身份尊贵实力强大,深得日月帝国百姓厚爱。
  明都十个姑娘里起码有八个想当太子妃。
  我拿徐天然和以前天斗帝国的雪清河比对,觉得还是后面那个比较顺眼。
  毕竟雪清河看我时目光柔和里带着算计,不像徐天然柔和里不仅带着算计还带着阴桀和欲望。
  每次都看得我想打他。
  哼,要不是顾及他是马卡龙姑娘的哥哥,我可能真的哪天就忍不住揍他了。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而后忽然有一天,圣灵教的明都分坛发生了爆炸。
  属于人为的爆破行动。
  虽然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但一联想到史莱克学院的交流生就在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里,事情也就好猜测了。
  钟离乌得知这事后,脸色黑得很。
  于是就很不幸的,我不能再在明都魂导师学院待下去了,要搬去皇宫。
  ???那可是徐天然家里面诶。
  不行我拒绝。
  钟离乌:“要么回邪魔森林,要么住进皇宫,你自己选。”
  我陷入世纪沉默:“……”
  教主啊,这是道送命题。
  于是在搬进太子东宫的当晚,我越发坚定了要杀掉钟离乌篡位当教主的决心。
  魔教小妖女可不是那么好威胁的!
  就算你是魔教教主,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哼(*`皿*)
  钟离乌在强行将我塞进皇宫后,就赶回了圣灵教本部,据说是要去安排些事宜,免得被史莱克监察团发现了踪迹。
  走之前他说:“殿下,这小妖女就麻烦你多加管教了。”
  太子殿下笑容温和:“当然。她与天真亲近,我也是将她当做妹妹看待的。”
  这两人在书房里说话的时候,我就坐在一处书架上无聊地晃着小腿。
  听见徐天然恳切的话,当即就朝他吐舌。
  话说得这么好听,谁信你哦! ̄へ ̄
  等到第二天,我就把自己房间的门一锁,说我要闭关了,别来打扰我。
  这让来找我玩的徐天真公主很失望。
  至于徐天然?
  不管他。
  
  (八十九)
  等我闭关结束出来时,发现明都下雪了。
  真是百年,不,千年难得一见啊。
  明都的地理位置,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下雪的地方。所以皇宫内这鹅毛大雪飘的,真是奇景。
  从没见过雪的徐天真公主相当兴奋,拉着我跑到庭院里去玩堆雪人。还命令侍卫加入,玩打雪仗。
  玩得太疯的结果就是把书房里的太子给引出来了。
  徐天然:“这雪确是难得一见。玩儿也算我一个如何?”
  徐天真:“好呀好呀,皇兄你就是我们要打败的超级无敌大怪物(简称:BOSS)!”
  徐天然保持着儒雅不失礼节的微笑,点头应许。
  我看徐天真绝对是亲妹妹。坑兄这手坑得实在是……太棒了!!
  要知道我早就想暴揍徐天然一顿了。
  摩拳擦掌。杀气腾腾。
  雪仗打到一半,眼角余光里有道白影一闪而过。
  我似有感应,转头望去。
  庭院角落的灌木丛中,藏着与雪融为一体的白鹿。它巨大美丽的犄角,如同古树的枝桠。
  我立刻脱离战场朝它跑去。
  白鹿低下高昂的头颅,蹭了蹭我的脸,然后把嘴里叼着的白瓷瓶放到我手里。
  我伸手摸摸它柔软的皮毛,问:“泊灵泊灵,白姐姐还好吗?”
  白鹿轻轻舔了舔我的脸,既不摇头也不点头。
  它转身走入树木中,皮毛散发的淡淡荧光美丽而梦幻。仅仅只是眨眼,白鹿便消失在视线之中。
  我下意识地握紧了冰凉的瓷瓶。
  这个世界……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好像悄然发生了什么。
  
  (九十)
  泛大陆上确实是发生了许多事情。
  在我一无所知的时候。
  徐天然的书房是个了解大陆现状的好地方。我只要在书架上晃着小腿坐几天,就能知道很多事情。
  比如,天魂帝国和斗灵帝国打起来了。
  ……我觉得这两国的皇帝脑子都进沸油了,日月帝国还在这里虎视眈眈,你们居然就内战了??
  再比如,一年多后的明都斗魂大赛很有可能举行不了了。
  天魂和斗灵掐了起来。这两国能参赛的队伍屈指可数。我不信徐天然没想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日月帝国内部也不平静,旧贵族要独立自成公国的居然不在少数。刚平完一个又冒出来一个。
  要不是被这些事拖住,估计徐天然不等自己做皇帝就已经对天魂或斗灵出手了。
  大陆各地都不平静……战争,瘟疫,天灾人祸。
  好像灾厄一股脑全跑了出来。
  我蹙起眉头。
  即使伸手按住心脏,也不能平复它跳动的不安。
  
  (九十一)
  “世界在雾中,那些人说着「来吧」,就不见了。”
  “从未看清过,这一座迷宫所有走错的路口。”
  
  (九十二)
  原本我以为真的要三年之后才能再见到笑红尘。
  看来我高估他的忍耐力了。
  他是在史莱克学院放假的时候回来的。要不是我上街去买冰糖葫芦时碰见,我还不知道呢。
  如果我一直待在太子东宫的话,笑红尘这趟就白回来了。
  我晃着他的手臂,开心地问:“是不是想我了?”
  少年别过脸,“没有。不是。你想多了!”
  一连否认了三次呢。
  太过刻意反而才有鬼吧……光听就知道这人又在嘴硬。
  但我心情好,就不计较他的口是心非了,还跳起来亲了他一下。
  少年脸又红了起来。
  我扬起唇笑。他瞪我一眼,嘟囔了句什么。但并未抗拒我的亲近。
  于是这些天我都没有再回皇宫。
  不知道宫里那些人会有什么心思哦。
  嘛,反正和我没多大关系。
  我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其他事情上,比如笑红尘他家院子里那棵高大的百年银杏树。
  这种树在泛大陆异常稀少,我在皇宫都没见到过一棵。
  ……为什么笑红尘家的院子里会有?
  我对它很感兴趣,于是就问了笑红尘这树是什么时候种的。
  笑红尘说这树他出生之前就在了。他也不清楚是哪位长辈移植到院中的。
  “看这树龄……应该是爷爷吧。”
  最后他很不确定的道。
  我歪了歪脑袋,目光锁定那颗银杏古树,没有说话。
  ……原来是镜先生吗?为了谁呢。
  
  (九十三)
  史莱克学院的假期为一个月,笑红尘只陪我玩了十多天,就要再次返程回校。
  但他告诉我,交流学习的时间只剩下五个月了。因为两国战火,两所学院经过探讨,缩短了期限。
  我开心地抱住他,说:“好呀!那我等老师回来(o^^o)~”
  少年咳了一声,低声道:“咳……你,别再喊我老师了。”
  内心罪恶感好重!超级重!
  我歪了歪脑袋,疑惑:“可我看你很喜欢我这样喊你的样子呀。昨……唔、唔。”
  笑红尘飞快捂住了我的嘴,羞恼地瞪我:“你闭嘴!”
  我嘟起了嘴,很是委屈。
  他软了心,松手揉揉我脑袋,好声好气地哄道:“好啦……你一个女孩子,别把这事乱说。”
  我眨眨眼睛,“哪有乱说。明明……”
  他眼神顿时一凝,瞪我。
  我受惊,两手捂住嘴,睁着眼睛不服气地瞪回去。
  你瞪我我瞪你,僵持不下。
  当然最后败下阵来的还是笑红尘,他无奈地轻叹了口气,忽然伸手将我拥进怀里,紧紧的。
  “……等我回来。”
  他这么说。
  
  (九十四)
  笑红尘走的第二天,明都下起了雨。
  倾盆大雨。
  我撑开那把古旧的油纸伞,走在明都的街道上。
  迎面走来了一个人。
  白衣白裙的年轻女子。
  白绮罗。
  她从重重雨幕中走出来,那雨水却沾不得她分毫。她走入我的伞下,动作亲昵地揽住我的腰,伸手轻揉我的发顶。
  “接下来要发生很悲伤的事。”
  她看着我的眼睛说。目光温和而哀戚,令人难过。
  我抬眸看她,抿紧唇不言。
  她轻轻笑了起来,像冰雕的人儿有了丝生气。待人忍不住伸手触摸时,却依旧会被那低温冻伤。
  “不会多久的。你不会有时间难过。”
  白绮罗说着,俯身亲了亲我的额头,一触即分。
  这是个怜惜又冰冷的亲吻,像深冬里的雪粒拂落面颊。
  那低温沿着血管蔓延全身,攻占心脏,冻结血液。
  月光覆盖了我。
  那么温柔,那么冰凉。
  
  
  
  -TBC-
  
  
  *注:“世界在雾中,那些人说着「来吧」,就不见了。从未看清过,这一座迷宫所有走错的路口。”出自朴树的歌曲《猎户星座》。
  
  
  其实,番外的真正cp是白绮罗x唐水镜
  #危险发言#
  
  要评……哭唧唧(´;︵;`)
  

评论
热度(4)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