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殊途(九)

关键词:#燃烬#  #赐我美梦一场#  #食梦而生#
  
  
《殊途》
「星屑洒落你怀。」
  
  
  
  (七十八)
  我没带别的衣服,只有那套叶夕水送的红裙子。
  娜娜帮我改了下尺寸,现在刚好。
  笑红尘撤掉金属壁的时候,我发现他警惕的盯着水潭对面看。
  我扭头望去。
  一只高大美丽的白鹿从林中走出,背上驮着一个人。
  白裙的白发女子,是白绮罗。
  我提着裙子踩入水中,高兴地朝她喊:“白姐姐!”
  要不是笑红尘及时拉住我,我可能就直接扑过去了。呃,估计又会掉水里。
  白姑娘朝我微微一笑。“我们又见面了,水镜。”
  她知道我此刻是谁,准确的喊出了我的名字。
  白鹿踏上水面,如履平地。
  一人一鹿朝潭边走来,最终,停在我们面前。
  笑红尘始终握紧我的手,身上运转着魂力波动,好像随时都准备攻击。
  白姑娘从随身的布袋子里拿出一个白瓷瓶子,递给我。
  我接过,疑惑地看着她。
  白姑娘言简意赅:“药膳。总饿着肚子很难受的。”
  我捏紧了白瓷瓶没有说话。
  白姑娘嘱咐说,药也有几分毒性,一日一粒,不可贪多。
  我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白姑娘笑了笑,“那我走了。”
  她看了眼全身防备的笑红尘,并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要走。
  我喊住了她:“白姐姐!”
  白姑娘回头看我。浅蓝的眸子像两片凝结的冰。
  我说,坠入水中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了一个男人,守着他亡故的爱人。”我歪了歪脑袋,“为什么我会看到这些?”
  白姑娘深深的看着我:“这只是个梦。”
  “召唤我的人是你。”
  “是。因为我想见你。但下次,别乖乖过来了。”
  
  (七十九)
  白姑娘走了。
  就像那次在雨幕中一样,白鹿与人走进对面的林中,消失无踪。
  我侧头看向笑红尘。少年的脸色黑得可怕。
  他抬手就往我脑袋上狠狠一敲。
  “唐水镜你是不是真的傻!!她想杀你你看不出来啊?!居然还亲亲热热的喊人姐姐!”
  说着,他劈手就来夺我手里的瓶子。
  我赶紧把瓶子收起来,然后握住他的手,微微蹙眉。
  “笑红尘。”
  “……”
  我嗔怪地看他一眼,顿时让他把想说的话给噎了回去。
  笑红尘气不过,于是把头一扭,不看我了。
  我伸手抱住他。他一僵,却没推开我。
  “笑红尘……怕我会死掉吗?”我问。
  他哼了一声。
  “我只是看不过你傻傻的被骗!”
  嘴硬。
  我扬起嘴角,开心地笑。
  “你并不想我死。”我说,“那我可不可以认为,你其实,有一点喜欢我?”
  笑红尘不说话:“……”
  少年的身体刚动了动,我便更加用力地抱紧他。
  “别推开我。”
  我委屈地扁起嘴,声音可怜兮兮的。
  少年伸出的手在半空中,僵持了好久,终于还是垂落。
  然后……迟疑的,轻轻的,揽住了我的腰。
  
  (八十)
  这次外出实践活动耗时一个多月。
  一回学院,笑红尘立刻就进明德堂闭关去了。
  ……
  又躲我。
  哼哼,要不是怕镜先生真把我丢回给钟离乌,我可能就直接冲进明德堂里面去了。
  没有老师的学院生活瞬间索然无味起来。
  想搭讪我的男生还是不少,但已经没几个敢到我面前找死。
  毕竟他们还不想被打断二十四根肋骨,或者身上少一个两个部件。
  嗯。
  风平浪静。
  ……有点无聊呢。
  于是我就跑出学院玩,去小吃街买糖葫芦,买芙蓉花糕,还在甜品店里和一个姑娘抢最后一盒马卡龙。
  最后是我赢了。
  那姑娘说,我不和可爱的女孩子打架。
  然后很大方的把马卡龙塞我手里,还顺便付了钱。
  我看这姑娘的眼神顿时就变了。
  大好人!!!
  我要和她做朋友!我要和她一起玩!!
  我把在小吃街买的糖葫芦递给马卡龙姑娘一串,说:“你好,谢谢你!糖葫芦给你吃(o^^o)”
  马卡龙姑娘客客气气的接过,咧嘴笑,露出漂亮的白牙齿:“谢谢!”
  于是我们一起坐在甜品店里吃马卡龙喝奶茶。
  我说,我是唐水镜。然后问:“你呢?你是谁。”
  马卡龙姑娘笑眯眯的:“我叫徐天真。”
  今天真热的天真。
  
  (八十一)
  徐天真姑娘对我有点过分热情。
  请我吃甜点,请我喝牛奶,还送我回学院。
  等到了学院门口,徐天真姑娘惊讶:“咦,原来小可爱你是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学生呀。”
  我点点头。
  徐天真姑娘握住我的手,眼睛闪闪发光:“转学到明都魂导师学院来好不好!”
  我摇头,“不行的。老师会生气。”
  “老师?哎,难道是明德堂的哪位九级魂导师?明德堂主?”
  “很接近啦。不过不是镜先生(OvO)”
  徐天真姑娘一摆手。
  不是明德堂主就好说!然后继续试图劝服我转学。
  我说不行的,我喜欢的人在这里。
  徐天真姑娘简单粗暴,那就一起转学过来嘛!
  “话说回来是谁??居然拐走了小可爱!啊啊啊我好嫉妒!!!”
  她一副抓狂暴怒的样子,看起来很想打人。
  我吐了吐舌,没有说话。
  徐天真姑娘暴走完后诚恳地问:“真的不能转学过来吗QAQ”
  我也非常诚恳地回绝了她:“抱歉啦qwq”
  徐天真姑娘,非常失落。
  整个人就像焉了的花、被抢了鱼干的猫咪、霜打的茄子。
  但没一会儿她便重新振作,握紧我的手说:“那要不要来我家玩?有好多外面吃不到的甜品哦!”
  ……
  这个的诱惑力就很大了。
  我犹豫了会,便欣然同意。于是徐天真姑娘就拉着我往她家走。
  最后,我们走进了皇宫。
  侍从们:“恭迎公主殿下!”
  我淡定的往嘴里塞药膳。一点也不吃惊。
  徐天真姑娘,不是,徐天真公主带我吃了皇宫御膳房的独家糕点,还给我打包了好几份。
  完了后公主再送我回学院,满脸不舍地挥爪子。
  “小可爱~以后常来找我玩呀!”
  
  (八十二)
  笑红尘躲了我三个月,终于出关了。
  我直接就扑过去给他一个拥抱。少年红了脸,想推开我又不推。
  大傲娇!
  听着他鼓点般的心跳,我扬起了唇。
  他的手穿入我发间,勾起一缕捏在手心磨挲。好像借此来转移注意力。
  我把自己埋进他怀里,抓着他后背的衣服不散手。
  静静的过了一会儿,又像过了一个世纪。
  再抱下去怕是要出事。所以笑红尘最后还是推开了我。
  我扁起嘴,一副很难过的表情。
  他别过头不敢看我似的。
  要是步步紧逼,他肯定又要躲我了。
  这么想着的我只好两手背到身后,规规矩矩的坐回椅子上。
  没了干扰,顺利开始制作魂导器的笑红尘发现,他好像……心情没有想象中的如释重负。
  这就结束了?
  ……等等为什么他会感到意犹未尽和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没有没有,他没有期待!没有!!
  
  (八十三)
  打情骂俏你来我往的日子里,时间过得飞快。
  终于,到了两所学院交流学习的日期了。我在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能够停留的时间也归零。
  镜先生就很高兴了。因为终于能把我这个小妖女塞回圣灵教了。
  喜闻乐见普天同庆。
  两校交换学生的前一天傍晚,我去院长办公室和镜先生告别。
  如果不是错觉,我好像看见了明德堂主背景里忍不住冒出了头的小花花。
  ……呵呵。
  您就能高兴这几天了。
  等我小师兄来了,镜先生您照样得头疼。
  钟离乌没有出现。按照约定的时间,他要明天才会来接我。
  出了办公室,我没有回宿舍,而是去了实验室。
  因为已经换掉校服的缘故,一路上受到了比往常更多的注视。但还是没人敢堵我。
  实验室里灯火通明。
  笑红尘果然还在里面,坐在实验台前安静地雕刻核心法阵。
  实验室的门在我身后自动闭合。
  滴的一声,锁住。
  我慢慢走过去,近了才发现少年并未在刻核心法阵,只是拿着刻刀把金属块划出了毫无规律的刻痕。
  “老师。”
  我轻轻喊他。
  少年捏着刻刀的手猛地攥紧。
  气氛僵持十余秒,笑红尘放开了刻刀,若无其事的站起来。
  他看也不看我一眼,径直越过我朝门外走去。
  什么话都不想和我说。
  我咬住唇,在笑红尘经过时扯住了他的手臂。
  “接下来三年我们就要分开,不能见面了……”我情绪低落的说。
  “那又如何。”他声音淡淡的。
  如何?什么如何!当然是我见不到你听不到你抱不到你,整整三年啊!
  装傻,我让你装傻!
  我抬头哀怨地瞪他一眼,突然抬手按在他胸前,使劲一推。
  少年猝不及防之下,被推得后退了好几步。
  这次他没被我按在地上。我扑进他怀里,冲力撞得他后背碰着了墙壁,身体不受控制地贴着墙滑下。
  “喂,唐水镜……!”
  笑红尘被撞得吃疼,伪装的冷漠也有了丝裂缝。
  我双腿分开坐在少年身上,两手攀着他肩膀,把吻落在他额头。
  依恋的亲吻轻如羽毛,却使他哑口无言,红了面颊。
  我低下头,抱紧了少年削瘦的腰身。
  贴着他心脏的部位,我轻声说:“不要忘记想我。”
  少年的胸膛随着呼吸起伏。渐而急促。
  他突然也伸手抱住我,双臂收紧,勒得我腰背发疼。我被迫与他身体紧密相贴,呼吸都有些发闷。
  “你这个……妖孽!”他咬牙切齿的说,语气里还掺着懊恼。
  “嘤(><)……”
  笑红尘抱得太用力,我难受地嘤咛一声。刚想开口,他忽然松了手,却托起我脑袋,迫使我仰起脖子。
  吻落了下来。
  堵住了唇,也堵住了我想反驳的话语。
  “……”
  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八十四)
  “盖过繁星,彻夜的灯火通明。谁的低语拨动夜的宁谧。”
  “化作雾气摇曳静默的风铃。”
  “如此沉静,是你温暖的呼吸。 ”
  
  (八十五)
  次日醒来的时候,已是正午过三刻。
  我躺在自己的宿舍里,身体陷在柔软的床铺上,好好的盖着毛毯。
  现在的话……他们早就已经出发了吧?说不定两所学院的交换生都已经在枫叶城碰面了。
  又赖了一会儿床,我才爬起来,慢吞吞地穿好衣服。
  还是那套绛红色的裙子。裙摆拖地,袖口是繁复的花边。娜娜修改尺寸时还对款式做了设计,就算笨手笨脚的我也能把裙子穿好。
  最后我披上那件大红袍,大半张脸都藏在了宽大的帽沿里。
  离开宿舍前,我看了一眼那被风掀起一角的布帘,未关紧的窗,转身出了房门。
  咔嗒。落锁。
  
  
  
  -TBC-
  
  
  *注:“盖过繁星,彻夜的灯火通明。谁的低语拨动夜的宁谧。化作雾气摇曳静默的风铃。如此沉静,是你温暖的呼吸。 ”出自洛天依的歌曲《坠向星空》。
     
  
  关于(八十三)
  我说:恭喜,少年标签变成现实了。
  亲友:恭喜,少年你离入狱不远了。
  普天同庆。鼓掌。
  
  亲友是这只  @北域南疆Ahua
  
  
  想要评QAQ!!!!
  
 
  

评论(2)
热度(5)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