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殊途(八)

关键词:#燃烬#  #赐我美梦一场#  #食梦而生#
  
  
《殊途》
「迷途迷境迷失者。」
  
  
  
  (六十七)
  笑红尘没有回答。
  可他轻轻将我推了开,转身背对我。
  “夜深了。”他说,“我送你回宿舍。走吧。”
  说完,少年抬脚便走,看起来好像不在乎我是否会听话跟上一样。
  我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少年的话语太过风轻云淡,气得我忿忿地跺脚。
  大傲娇,笨傲娇,混蛋傲娇!
  总有一天你会抱住我就舍不得推开!哼<(`^´)>
  
  (六十八)
  月光很美,如梦如幻。
  不知矜持为何物的妖精直白说着蛊惑人心的话。
  笑红尘觉得,他不能让强贴在他身上的标签变成现实。
  唐水镜才十三岁啊!最多十四岁啊!未成年啊!还是孩子啊!
  这是犯罪!!!
  于是这么一想,瞬间透心凉。
  
  (六十九)
  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学生都有个外出实践的习惯。
  这好几个月来,笑红尘在实验室里攒了不少新成品,这次准备一锅打包出去试验效果。
  ——就在他抱过我的第二天。
  ???想躲我的意图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我赌上魔教小妖女的名号,绝对不会让他如愿以偿!
  于是我就悄悄咪咪的跟着笑红尘。从学院到城郊,从城郊到景阳山脉,然后,然后我就迷路了。
  举目望去,全都是树。
  我东转西找的,除了打飞的十八只魂兽,我连笑红尘的衣角都没看到。
  “到底去哪了嘛……”
  我爬上附近最高的一棵树,四下眺望,依旧寻不到半个人影。
  天色白蒙蒙的,阴云密布。
  我现在比较喜欢这种天气,没有太阳也没有雨,不用打伞。
  就是这个时候。
  我仰望天空,听到有个声音轻轻呼唤我的名字。
  一声接着一声,连绵不绝。
  我不由自主地望向那里,拧起了眉。
  谁呀,到底又是谁在画魔法阵召唤我?不知道魔王也是很忙的吗!
  我气呼呼地跳下树顶,往呼声传来的方向跑去。
  太过分了,我要去把画魔法阵的人打一顿!
  
  (七十)
  当我穿过树林到达一个水潭时,呼声突然消失了,毫无预兆。
  我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景色。
  这是一处小山谷,有溪流有瀑布,还有奇形怪状的草和不知名的小蓝花。
  水潭不大,水质清澈,可望去却深不见底。
  呼唤就是在这里消失的。
  ……奇怪?
  
  (七十一)
  我穿行在林子里,找人。
  然后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片竹林里。
  我东转西转,愣是走不出这竹林。放眼望去,青幽幽的一片。
  我觉得我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可我找不到出去的路。
  当时我是怎么进来的……?
  没印象了。
  我扁扁嘴,想哭。
  眼角余光一瞟,无意间瞥见一抹白色。
  我转头看去,只见是名穿白裙的黑发女子,身上背着一个小木箱。
  她好像没看见我,径直走了过去。我连忙追上,在看清她的脸时,怔住。
  白绮罗。
  这是黑发的……白姐姐。
  她的眸仍是蓝色,却比我在星罗城见到时,颜色要深得多。
  那是像稀有的蓝宝石般深邃的苍青色。
  我看着她背着木箱往竹林深处走。
  她要去哪?
  我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
  
  (七十二)
  我发现我一点也不适合做跟踪这种事。
  跟丢了笑红尘,也跟丢了白绮罗。
  现在我又是只身一人站在树林子里。跟着黑发的白姐姐走,唯一的战果就是离开了那片竹林。
  我哀愁地叹了口气。
  然后继续在树林里打转。
  我故技重施,爬上了附近最高的一棵树,四处眺望。
  深绿色的林海中,有座建筑显得异常突兀。
  我皱眉,仔细看了看,发现那建筑好像是座寺庙?
  等等,泛大陆上存在和尚僧侣这个职业吗??
  
  (七十三)
  然而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朝那座疑似寺庙的建筑找去了。
  这还真是座寺。
  伽蓝寺。
  推开两扇老旧的木门,我走进去。
  佛堂里供奉着佛像,佛像前跪着灰布衣衫的僧人。
  我的到来惊扰了这里。
  僧人朝我颔首,口唤「施主」。
  我眨眨眼睛,这还是个挺好看的和尚诶。
  “我在找人。”我直明来意,“请问你有见过他吗?”
  僧人摇头:“不曾。”
  我就笑,“我都还没说是什么人,你就说没见过?”
  僧人念了一句佛号,并未回答。反问:“敢问施主,为何寻他?”
  我转了转眼睛,摆出副生气的样子来。
  “他伤了我的心,害得我好难受。所以我要找到他,吃掉他!”
  僧人又念了几句佛号,嘴里连连说着罪过。好像被我的话吓到了一样。
  我却是捂着嘴,咯咯咯的笑起来。
  僧人轻叹,睁开深邃如夜的黑眼珠看我,道:“切莫再造杀孽了。”
  我起了玩心,就逗他说:“那你给我吃了如何?这样我就不找他了。我放过他。”
  僧人并没有露出想象中惊慌的神色,依然淡若青莲,不起一丝波澜。
  他看着我,睿智的眸中似有浮生万千。
  “小僧一死又何足惜呢。”他轻轻地说,“只怕小僧就是死,也解不开施主心中的结。”
  我愣住。
  本来是想捉弄人玩,却不想反被人家说中了心事。
  气恼地鼓起脸,我瞪了眼这个镇定自若的出家人,刚准备拂袖而去,又眼尖的看见他僧袍中有什么反着光。
  “你手中拿着什么?”
  我突然问。
  僧人似是一愣,而后慢慢伸出了手。
  他拿着一面镜子。
  巴掌大小,镜身看不出材质,但花纹非常漂亮好看。镜面却混沌,还开裂了两三道缝。
  这是一面不能用了的镜子。
  僧人见我愣愣的盯着看,便解释道:“此为水镜。”
  我眨了眨眼睛,问:“你为什么要拿着这面裂了的镜子呢?”
  僧人怔住,淡漠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他说:“我辜负了一个姑娘。”
  这句话,僧人没有以小僧自称。
  我悄悄吐舌。好像一不小心问到人家的心事了呢。
  “你在等她?”
  “并未。”
  僧人将镜子收起,珍而重之地放进怀中。
  “小僧不值得。”
  听起来是个悲伤的故事。
  
  (七十四)
  走出伽蓝寺之前,我问:“小和尚,你叫什么?”
  灰布衣衫的僧人答道:“迦叶。”
  伽蓝寺里的迦叶和尚?念起来还真是顺口。
  我一蹦一跳的下了山寺的石阶。
  走在下山的小路上时,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唔,有吗?
  我不是在找人嘛。
  于是继续蹦蹦跳跳往前走。
  到了山脚下时,我遇见了一座坟墓,和守墓的男人。
  男人是个白衣侠客,怀里抱着把剑,挂剑穗的地方系着银铃铛和红丝带。
  那个看起来更像女孩子的头饰诶。
  我盯着男人的剑看。
  男人注意到了我,抬头沉声道:“姑娘有事?”
  我惊醒,下意识地摇头。想起自己在找人,又赶紧点头。
  男人微蹙起眉,“摇头又点头,这是何意?”
  我吐吐舌,不好意思道:“我在找人,是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少年。请问你有见过他吗?”
  “不曾。姑娘是第一个路过此地的人。”
  “这样啊……”
  我有点失落,但还是认真地向他道谢。
  男人应了一声,转回头去继续聚精会神的盯着墓碑。他的目光哀伤而寂寥。
  我忍不住探头去看。
  这是谁的墓呢?
  “这是我爱人的墓。我在这里陪着她。”男人说,“她一个人在地宫里会孤单。”
  简洁的石碑前没有祭品,只放了一束白色的小花。
  我疑惑:“地宫?”
  男人说:“这里是一座地宫的入口。地宫塌了,她没出来。”
  说到这里,他扬唇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最不该留在那的人是她。她成全了我的大义,却没有成全自己的欢喜。人言可畏怎抵过活着的人。是我害死的她。”
  寥寥几句道出一个悲伤的故事。我有些局促:“对不起,害你想起难过的事了。”
  男人笑了笑,“无事。”
  他侧头看我,靛蓝色的眸子温和深邃。
  “姑娘呢?可有心仪之人。”
  “有哦!就是刚刚我问你的那个少年。只是他好像不喜欢我。”
  我开心地说。可一想到他不喜欢我,情绪顿时低落了。
  男人垂了垂眼眸,靛青色的光晕里有着令人安心的温柔:“我看定是他觉得你好骗,诓你来着。”
  我眼睛一亮,“我也这么觉得!”
  男人轻轻地笑了。他俯身从墓前的花束里抽出一朵小白花,放到我手里。
  “去找他吧。”他说,“别再让他把你弄丢了。”
  两手捧着小花,我笑着回答。
  “好!(o^^o)”
  
  (七十五)
  “掀起风的你,迷了去路,失了归途。”
  “执迷幻梦的人,去往何处。”
  遥远的地方捎来引信,我循着呼唤一路前行。
  走到一处山谷,不慎失足跌落潭中。
  坠入深渊,坠入迷境。
  我路过了一个男人的遗恨和孤独。
  漫漫长夜唯风相伴。
  
  (七十六)
  我睁眼醒来之时,是在笑红尘怀中。
  少年紧紧地抱着我。我不禁怀疑,他要是再大点力气肯定就得勒断我的肋骨。
  衣服湿透了粘在身上。又冷又热。
  我皱眉,小小声的喊痛。
  他慌忙放开我,紧紧盯着我看:“没伤到哪里吧?”
  我轻轻摇头,然后伸手抱紧他。
  “我到处找你……可是都找不到。”
  “……对不起。”
  他低声道歉,我惊讶地瞪大了眼。
  诶??
  别是我幻听了吧。
  我没有说话,于是他也保持沉默。一时气氛安静得有点……让人挠心挠肺。
  不是难受,是莫名的甜蜜涨满了胸腔却无处发泄。
  我觉得不行。
  我得主动做点什么,不然太难过了。
  所以我抬起头,两手攀着少年肩膀,轻吻他面颊。
  “谢谢你……找到了我。”
  我附在他耳边说。
  少年睁着不可置信的双眼,脸腾地红了个透,“你你你在做什么啊?!!!”声音都激动得变了调。
  我看着他,眨了眨眼睛:“不喜欢亲脸吗?还是说……你想我亲别的地方呢(OvO)”
  “……”
  笑红尘看着我,目光逐渐凝固。
  别的地方。
  别的什么地方。
  别的还能有什么地方。
  ……
  我觉得笑红尘他整个人都要熟了。
  
  (七十七)
  好不容易笑红尘的脸色才恢复正常。
  之前他跳进水中救我,两个人的衣服都湿了个透。
  我说我要换衣服。
  笑红尘一怔,然后立刻往旁边退,一退十几米远,释放武魂,凝结金属墙壁将我围了个密不透风。
  我忍不住噗嗤地笑出了声。
  两手放在嘴边,我故意大声说:“不、许、偷、看、哦!”
  金属墙外传来他含着怒气的反驳声:“谁会偷看啊!!!!!”
  我于是笑得更开心了。
  恼羞成怒了呢(o^^o)~
  扯下蝴蝶结,黑发披散下来。我飘飞起身,两手攀着墙沿,脑袋探出去看。
  少年盘坐在草地上,背对着我。
  “笑红尘。”
  “……做什么!”
  “其实,你要是想看也是可以的哦(OvO)”
  “…………谁会想看啊!!!!!还不快点换好你的衣服!!!”
  听得出来他要抓狂了。
  我捂嘴偷笑,没有再逗弄他,跳回墙里乖乖换衣服了。
  而墙外的少年却有点,不,非常的坐立难安。
  抓心挠肝。
  ……
  话说回来都能运转魂力蒸干衣服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的换啊??!!
  笑红尘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好像又被戏弄了。
  …………
  妈的唐水镜,你个妖孽。
  
  
  
  -TBC-
  
  
  *注:“掀起风的你,迷了去路,失了归途。执迷幻梦的人,去往何处。”出自洛天依的歌曲《坠向星空》。
    
  
  有人猜隐藏剧情吗(OvO)
  再顺便猜猜番外是典型性BE,还是非典型性HE呗~
  
  小妖女日常调戏纯情少年hhhhhhh
  
  quq想要评
  
  

评论
热度(6)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