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殊途(六)

关键词:#燃烬#  #赐我美梦一场#  #食梦而生#
  
  
《殊途》
「因爱生忧怖。」
  
  
  
  
  (五十三)
  笑红尘松了钳制我的手。
  开口,试图说明情况:“梦……”
  梦红尘被惊醒,白皙的面颊忽然涌上一片潮红。
  她猛地捂住脸转身往实验室外跑。
  “(////□////)啊啊啊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
  ……这,不是,等等,不是你想的那样!!!
  然而笑红尘根本来不及叫住她。
  少女的背影眨眼间消失,同时实验室的大门缓缓关闭。
  ……
  不愧是亲妹妹,退场还不忘关门制造隐秘小黑屋。好文明,值得提倡。
  笑红尘陷入世纪沉默:“……”
  很好,这回他是跳进冰海里也洗不清了。
  我看着少年。
  他现在的脸色黑得跟锅底有得一拼。而且黑里还透着青,青里透着紫,紫里透着红——
  总之十分精彩。
  我问他:“你还要继续吗(OvO)?”
  笑红尘:“……”
  不了谢谢,他现在脑子有点乱没心情……等等为什么你这么自然??
  笑红尘阴沉着脸站起来,侧头看向一旁。
  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从这个视角,刚好能看见少年发红的耳朵。
  害羞了吧?是害羞了吧。
  我翘着嘴角,很开心似的。
  半晌。
  笑红尘回头看我一眼:“……你怎么还不起来。”他扯了扯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来。
  “躺在地上很好玩?”
  我嗔怨的瞥他一眼,嘟着嘴抱怨道:“你撞得我好疼,起不来。”
  “……= =#”
  笑红尘的表情明明白白的写着你仿佛在逗我。
  我却别开眼盯着地板。
  同时抬起手:“快别发呆了。拉我起来。”
  笑红尘内心天人交战了半分钟,还是妥协的伸出了手。
  他握着我的手轻轻一提。
  我顺势坐起上身。
  抬眼,少年正低眸不耐烦的看着我。
  表情真可爱。我想。
  于是坏心思就冒了出来。
  我反握住他的手,同时用力将他往我的方向扯。
  猝不及防,笑红尘被我扯得失去重心,直向我扑来。
  不过他反应快,单膝跪地保持住了平衡,差之毫厘便要撞到我身上了。
  现在两人挨得极近,少年两臂撑在了我身旁,而我则后仰。光看姿势的话,倒像是他要胁迫我做什么似的。
  “你……!”
  他瞪我,眼里有对自己的气恼,更多是对我的愤怒。
  而我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
  “喜欢上我吧。”我轻轻说,像妖精吐露蛊惑的密语:“笑红尘,你会喜欢我的。”
  ——像是魔王在下达剑与蛇的诅咒。
  
  (五十四)
  事实证明笑红尘这个纯情少年经不起调戏。
  我才贴着他说了两句话……他就脸红了。
  当然不排除是被气红的可能。
  我眯眼笑了起来。在他动作之前,径直伸手抱住了近在咫尺的少年。
  心跳的频率被打破。
  咚、咚、咚。
  被突如其来的拥抱袭击的少年全身僵硬。
  两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刚摸到我的肩,就触电似的甩开。
  来来回回一分多钟,他也还愣是没把我给推开。
  我忍不住咯咯咯的直笑:“第一次被女孩子抱吗?(o^^o)”
  尤其是像我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
  他终于推开了我。
  少年狼狈起身,蹭蹭蹭后退十几米,仿佛我是什么洪水猛兽。
  要不是实验室门还关着,他可能就直接退出去了。
  我手撑着地面,才没让自己摔倒在地上。
  虽然看不出笑红尘的表情,但我可以肯定,他现在绝对冷静不下来。
  我仍坐在地面上。
  等了一会儿,看来笑红尘也不会再一时心软拉我起来了。
  我只好自己爬起来,伸手拍掉白色百褶裙上沾到的灰。
  唔,不知道后背有没有呢qwq
  这样互相晾了十来分钟,最后是笑红尘若无其事的走过来,同时与我保持安全距离。
  “这种事,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他冷冷的说。
  我把外套拍干净了灰,却不穿回去,而是挂在了手肘上。
  然后我抬头看他。
  嘴角翘起弧度,我歪着脑袋,故意用困惑的语气问:“老师不喜欢?”
  笑红尘被「老师」这两个字砸得头痛欲裂、头昏脑胀。
  “……”
  如果不是错觉,我看笑红尘好像有点站不住,踉跄了一下。
  少年恨恨地瞪我一眼。“不知廉耻!!”
  我抱紧了自己的校服外套,害怕似的缩了缩肩膀。
  委屈地撅起嘴:“你凶我……”
  笑红尘不止想凶我,他看起来还想打我。
  暴打的那种。
  我忽然朝他走去。
  笑红尘条件反射地后退,又瞬间意识到这样好像怕了我似的。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干脆就冷着脸看我靠近。
  三步、两步、一步……
  最终两人相距不过二三十公分。
  笑红尘嫌恶地拧起眉,张口欲说什么。
  我抬手压住他的唇,不让他说。
  “……”
  笑红尘再次僵住。
  仿佛是感受到少年此刻波澜起伏的心境,我仰起脖子,直视他双眸。
  “你要是凶我,”我说,“那我现在就哭着跑出去,告诉大家你欺负我。”
  笑红尘瞳孔紧缩,用难以置信和恼怒的目光看着我。
  我扬起唇角笑。洋洋得意,顽劣至极。
  “你说,他们会更相信谁呢(o^^o)~”
  “……”
  “而且刚才梦红尘也都看见了。”
  我笑眯眯的提醒他。
  笑红尘的脸色顿时黑了一片。
  他捏住我的手腕,力气大得吓人。异色瞳眸几乎是在喷火了。
  ——“我欺负你?”
  冰冷的字眼生硬的从少年嘴里一个一个蹦出。
  我丝毫不惧,抬起下巴理直气壮:“你压也压了、抱也抱了、凶也凶了,难道不是欺负我?”
  笑红尘快被气炸了,捏着我的手掌不禁更加用力。
  “是你自己抱我的!!”
  我鼓起脸,那另外两个你怎么不否认?
  还有手腕被捏得好疼、好疼啊……要哭了,嘤Q△Q
  我本鼓着脸张口欲说:“你……”
  不成想话才出口一个字,却忽然眼睛一闭,身体失力倒下。外套也因此滑落掉在了地上。
  少年揽住了我的腰,才没让我摔倒在地。
  “喂……”
  笑红尘刚想说话,却见我重新抬起脑袋,笑吟吟的看着他,哪还不知道是被我捉弄了,瞬间就变了脸色。
  我抓住他后腰的衣服,咯咯咯地笑:“现在是你抱着我了(o^^o)”
  笑红尘语噎,脸色铁青:“……”
  这真是他头一次恨自己这么眼疾手快干什么。
  话说回来他这是手误,不,手滑,也不对,条件反射……更不对了!
  ——是身体自己动了跟他半点关系没有。
  ……
  没有!!
  
  (五十五)
  “等待最坏的结局,这是我的宿命。
  “义无返顾投入,你布下的深渊里。 ”
  
  (五十六)
  我在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日常就是,宿舍、实验室、饭堂,三点一线。
  娜娜会帮我梳头、穿裙子、扎蝴蝶结,给我买各种糖果,还会做布娃娃,我真是越来越喜欢她了。
  我对笑红尘少年的称呼不断变化,从直呼其名到「笑学长」,最后固定成了「老师」。
  笑红尘对此不想发表感言。
  因为他现在只要露出一点不满,「你欺负我」这四个字就像天雷一样往他身上砸。
  黑历史。不堪回首。
  他算是栽了。
  水深火热这个词,用在他身上一点也不夸张。
  为什么爷爷要这么害他??
  ……
  镜先生要是知道了一定会觉得冤枉。
  
  (五十七)
  关于实验室里第一天发生的事,之后梦红尘曾隐晦的问过我。
  我低着头,双手背在身后:“抱歉,老师不让我说……”
  梦红尘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老、老师??……这,是指我哥?”
  “嗯……”
  我小幅度地点点头。
  梦红尘说不出话来了。
  她伸手抱住我,揉揉脑袋,而后心疼道:“没事了没事了……不如我去和爷爷说,换成我带你吧?”
  我眨了眨眼睛,摇头:“我只要笑红尘做我老师。”
  梦红尘仿佛感觉自己心脏中了一箭。
  “……”
  这狗粮塞嘴里真是既酸又甜,她忽然好想找她哥干一架啊。
  四个时辰后笑红尘就怒气冲冲的找我来了。
  “唐、水、镜!!”
  他径直把我宿舍门一脚踹了开。
  这会我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穿着睡裙,赤脚站在离门四五米的地方,乌发湿答答的滴着水。
  我心疼的看向被踹坏的房门。
  这算破坏公物吧……不知道宿管会给不给报销哦?
  少年一阵风似的扑到我面前,捏着我的肩把我往墙上撞。
  咚。
  壁咚。
  我因疼痛而皱起了眉,抬眼,少年恼火地瞪着我,那目光简直要把我剜肉才解气般。
  “今天都你和梦说了些什么?!”少年靠近我,咬牙切齿的低语。
  我眨了眨眼睛,“什么也没说呀?”
  笑红尘显然不信,喷火的眼睛里是清晰的质疑之色。
  “什么都没说?那她为何会来说我是——还硬拉着我打了一架!”
  “你说了什么都不要说出去的呀?所以我什么都没说qwq”
  “……你们到底说了什么!!”
  “梦红尘问我发生的事,我说你不让我说。后来她说换她带我,我说我只要你。”
  “…………”
  笑红尘陷入世纪沉默。
  
  (五十八)
  闻声赶来的娜娜惊叫:
  “放开小姐!!!”
  寒冰短刀下一秒划破空气,锋锐而至。
  笑红尘为躲避娜娜突如其来的袭击,只得放开我,闪到一旁。
  娜娜立刻把我拉到她怀里护住,横刀身前,恶狠狠地怒视笑红尘。
  “禽兽!”
  她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浑身气得发抖。
  “你要对一个小姑娘做什么?笑红尘,你简直禽兽不如!!”
  一天之内被喊了两次禽兽的少年不是很想说话。
  然而身为罪魁祸首的我,正以柔弱的被害人身份,眨巴着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笑红尘真是心塞极了。
  这个世界怎么了??都被唐水镜蛊惑了吗!那为什么独留他一个人清醒?!
  娜娜说:“我要去堂主那告发你的无耻行径!”
  笑红尘冷笑:“你只管去就是。”
  然后我和娜娜就眼看着少年漠然摔门而去。
  可怜的的房门不堪折磨,嘭的掉在地上裂成一大一小两块木板。
  少年眼高于顶的骄傲,使他不屑于向外人解释什么。更何况我和他的事也不是三两句就能说清的。
  恼羞成怒了啊。
  虽然笑红尘表现得毫不在意,但我哪听不出来他话里的咬牙切齿。
  我翘着唇开心的想,同时摇头否决了娜娜状告明德堂主的提议。
  “不用啦,老师和我闹着玩而已(o^^o)”
  “…………”
  娜娜内心波涛汹涌水漫金山。
  老师??
  那真是骂他禽兽不如都侮辱了禽兽不如这个词了。
  
  
  
  -TBC-
  
  
  *注:“等待最坏的结局,这是我的宿命。义无返顾投入,你布下的深渊里。 ”出自卡奇社歌曲《吸血鬼》。
  
  
   强行师生(什么鬼
  
  想要评……!!!
  QAQ
  
  

评论
热度(4)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