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殊途(五)

关键词:#燃烬#  #赐我美梦一场#  #食梦而生#
  
  
殊途
「不闻不问不听。」
  
  
  
  (四十四)
  我走出院长办公室,步履轻快,就差蹦蹦跳跳唱起歌儿了。
  走廊,转角,嚯地撞上个人。
  我被撞得倒退,脚后跟踩上过长的裙角,不受控制的往后一摔。
  ……
  呜哇,摔得超疼的Q△Q
  我抱紧怀里的伞,泪眼汪汪的抬头瞪向罪魁祸首。
  流露出诧异的异色瞳,少年穿着整洁的白色校服。见是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眨了眨蒙上水雾的眼睛,扁着嘴委屈巴巴。
  笑红尘……
  不会是我刚捉弄了他爷爷一下,他就冒出来欺负我吧??
  嘤。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以前我是不信的。
  当然现在我也不信。
  我抬起一只手,哀怨地看他一眼:“你在发什么呆呀?拉我起来。”
  少年愣愣的伸手,似是被蛊惑一般,握住我的轻轻一提。我借势站起,两人的距离骤然拉近。
  四目相对。
  沉默。
  之后他猛然惊醒,甩开我的手蹬蹬后退,目露警惕:“唐水镜!”
  “你怎么会在这里?”
  真高兴他没喊我然然,不然我还得纠正他。
  我撅起嘴:“现在我是你们学院的学生了呀。学、长!”
  笑红尘一脸被天雷劈中的表情。
  一言难尽。
  我抱着伞心情很好的从他身旁飘过。
  “之前我就说了,下回我会再去找你玩的。”
  还是那种嗔笑般的语气。
  少年侧头看我,我似有预感般地回了头,扬起唇笑,露出尖尖的小犬牙。
  “我们来日方长。”
  “——笑学长。”
  
  (四十五)
  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待遇还是可以的。
  而且,有后台就是好办事。
  之前指给我的魔教弟子娜娜被安排照顾我的起居。我找出木梳扔给她,说以后就由她负责帮我梳头。
  “是,小姐。”
  我不让她喊圣女,她又不敢喊我小妖女或直呼水镜,便叫了「小姐」这个折中的称呼。
  算吧,随她乐意。
  校服是整洁的白色。只要不是漆黑黑,我都不挑剔。
  娜娜帮我梳好头发,系上赤红色的蝴蝶结。
  我从椅子上跳起,原地转了一个圈,笑着对娜娜说:“走吧,我们去上课。”
  
  (四十六)
  教导主任把我带到了镜红尘面前。
  这位明德堂堂主一下一下地敲着桌面,湛蓝的眸子打量了我一番。
  而我的注意力全在那张新的办公桌上。
  昨天刚拍碎,今天就换了新的诶……难道办公桌都是量产的?坏一个换一个。
  诺大的办公室里一坐一站。
  某一刻镜红尘停止敲击桌面,正眼看我:“我每日事务忙得很,不可能做你的老师。”
  我眨了眨眼睛:“先挂名也可以呀(OvO)”
  “等镜先生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再教也不迟。我不着急的。”
  镜红尘因这个称呼微蹙起了眉,但还是心平气和的跟我说:“我会另外安排一名高年级学长带你。”
  “而且,”他意味深长的瞥我一眼,“你应该也不是真的对魂导器有兴趣吧。”
  我鼓起了脸,就像听不懂镜红尘的话似的,继续发挥优势耍无赖。
  “不要。我不要不认识的人做我的老师<(`^')> ”
  “…………”
  镜红尘陷入世纪沉默。
  ???为什么你在他面前撒娇撒的这么自然的(゜ロ゜)
  唐水镜你很好,很皮哦!
  明德堂堂主默默移开视线,语气依然平稳:“那就从几月前斗魂大赛的参赛队伍里挑一个。”
  参赛队伍里的?
  我歪着脑袋,蹙眉思考,半晌后不情不愿的同意:“好吧。”
  镜红尘看表情似乎是松了口气。
  我继续说:“我要长得好看的小哥哥。”
  镜红尘:“……”
  “有耐心不会打女孩子的那种。”
  “……”
  “最好年纪也不大。”
  “……”
  镜红尘看起来要爆发了。
  他沉默地站起来,走到我面前,然后伸出手指狠戳我脑袋。
  “你当是挑夫婿呢?!要求这么多!”还这么高!
  以为他是你谁啊?家长还是监护人?还带管你上课会不会被老师的颜值影响心情??
  我捂住脑袋,委屈巴巴:“镜先生又不肯当我老师,我总不能挑个和您差太远的吧。”
  镜红尘:“……”
  哦豁,乍一听真是好有道理。
  面对强气压的明德堂主,我默默的往后挪了一小步。
  再挪一——大步。
  揉了揉被戳疼的地方,我抬眼看他,忽然轻声问:“镜先生怎么想?”
  镜红尘皱着眉,看我的眼神有点复杂。
  半晌后他颔首,背身走回办公桌后的位置坐下:“可以。”
  “不过你要记住,别显露了你的身份出来。不然可就别怪学院不欢迎你了。”平淡的话语里有着显而易见的威胁。
  “以及,你只能在这里呆两年。”
  他补充道。
  我眨了下眼睛,扬起唇笑:“好(o^^o)~”
  “你先出去在门外等着。”镜先生说,然后按桌面的传呼器召唤教导主任:“林佳毅。”
  手搭在门把上,我半个身子出了去,忽然又折身回来。
  回头,恰巧对上镜红尘探究的视线。
  就像在海神阁的那一次对视。
  我扬起唇轻轻一笑。
  问——
  “镜先生透过我看见了谁?”
  然后我不等他回答也不看他的反应,飞速地拉开门蹿出去。
  门被关上的同时,我听见门后一声闷响。
  ……
  看来办公室又要换新办公桌了。
  心疼财务一秒钟qwq
  
  (四十七)
  镜红尘忽然知道了,为什么圣灵教会放心的把他们好不容易从史莱克抢到的圣女放进他学院寄养。
  什么小妖女,唐水镜这话忒谦虚了。
  她分明就是个小魔王!
  这才第二天呢,小魔王光插过来的刀子就好几把了。
  再和小魔王面对面,镜红尘想都不敢想。
  ……
  妈的钟离乌。祸水东引吗!
  
  (四十八)
  因为我向镜红尘提的要求,最后教导主任把我领到了笑红尘面前。
  林佳毅三言两语交代完:“这是堂主的吩咐。”
  然后脚底抹油就跑了。
  留下实验室里我和笑红尘两个人互相干瞪眼。
  少年深深地皱眉,脸上表情明白告知了我他此刻的心情。
  那就是很不想看见我。
  但又能怎么办呢?我可是他爷爷塞过来的任务对象诶!
  于是少年选择眼不见心不烦,丢给我一堆魂导器核心法阵让我自己玩,然后走到实验室另一边继续专心制作他的魂导器。
  ???我这么可爱你都不多看我一眼。
  哼,魂导器有我好看吗╭(╯^╰)╮
  于是我就没理那堆魂导器核心法阵,搬着小椅子坐到他身边。
  比划一下角度。
  这边不行,那边也不行。
  最后算了算了搬什么小椅子,直接坐上实验桌,手撑着桌面晃着小腿,低头看他。
  嗯,专注的时候真好看(OvO)
  半晌后。
  笑红尘刻完核心法阵,把刻刀往旁边一放,但没看我。
  他声音冷冷的:“你在看什么。”
  我认真地回答:“看你呀。”
  他没说话。
  我勾起唇角笑眯眯的说:“镜先生真是个好人。”
  然而白姐姐还是不喜欢他,真是太惨了。
  笑红尘:“…………”
  希望这个好人不是他想到的那个好人,不然真的太惨了。
  
  (四十九)
  大概是我的注视太过放肆,笑红尘指着那堆核心法阵,让我一边玩去,别打扰他。
  我撅起嘴,把脑袋摇成拨浪鼓,说我看不懂,一点也不好玩。
  笑红尘一动不动,右手无意识地转动那柄刻刀。
  我跳下实验桌扯扯他的衣袖:“要不,你讲给我听?”
  他没有反应。脸上没有流露出不耐,却漠然得像块冷硬的石头。
  “好不好?”
  我放软了声音问他。
  “……”
  也许是一瞬的不忍,也许是碍于长辈所嘱,笑红尘还是给我讲起了基础的魂导知识。
  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
  “……”笑红尘轻呼了口气,终于不耐:“看够了?”
  我摇头,扬着唇笑:“没有(o^^o)!”
  非常理直气壮。
  而且不懂见好就收。
  笑红尘冷了脸,“你这是在耍我玩?”
  我歪了歪脑袋,困惑:“没有啊。”
  “呵。”笑红尘冷笑一声,讥嘲道:“你还是让堂主另外再找个人教导吧,我没空陪你玩游戏。”
  “我没有玩游戏。”我鼓起脸忿忿不满,“就算是玩游戏,我也只愿意和你玩。”
  “……”
  他没说话。
  冗长的一阵沉默。
  时间流逝像放慢了,又像是流星的尾巴一掠而过。
  望着这般漠然的少年,我忽然有一瞬感到恐慌,像破了的空洞坍塌一角。
  我轻轻叫他:“笑红尘。”
  注视少年的眼神认真又带着迟疑。
  我问,“你会喜欢我吗?”
  笑红尘没有回答:“想找人玩,学院多的是无所事事的家伙。”
  “你会喜欢我吗?”
  “我说过了,我没闲工夫陪你浪费时间。”
  “你会再喜欢我吗?”
  “……”
  少年拿起了刻刀,往金属块上划出一道圆弧的刻痕。
  “不会。”
  他冷淡的回答。
  我不为所动,“那你为什么不看着我说。”
  他专心地刻着核心法阵,不再答话。
  空气静谧得几近凝固。
  
  (五十)
  唐水镜的眸子能蛊惑人心,多看一眼就会错。
  我知道。他也知道。
  
  (五十一)
  "Pretty stranger please be mine."
  
  (五十二)
  我忍不住希冀这是梦境。
  可是为什么,心痛的惊悸却依然这般清晰。
  阳光并没有照到我身上,可我却觉得自己仿佛被点燃。圣剑钉入心脏,白炽色的圣火将我烧得灰也不剩。
  真是难过得我心都要碎了。
  ——开玩笑的。
  我是那种会听进别人话的小姑娘吗?不是!
  上回说到,我好像很喜欢把人往地面上按。确实,这回我也这么做了。
  后背撞上坚实的地面,笑红尘简直要气急败坏,他狠狠瞪着我:“唐水镜你又在发什么疯!”
  我跨坐在少年身上,两手按着他肩膀。姿势暧昧。
  垂眸注视他异色的眼瞳,我扬起唇笑得兀自得意:“萧萧师姐跟我说过,你这种人说的话,得反着听。”
  简而言之就是你说不会喜欢我是错误解读,该翻译成你会喜欢我才对。
  笑红尘脑袋上一堆十字路口突突跳动。看得出来已经动了怒火。
  他抓住我的手腕,同时腰背用力。我重心不稳,一个天旋地转之后,少年将我反压在地上,牢牢钳住我双手按在头顶。
  我现在就一个感想。
  后背撞得好痛,嘤嘤嘤qwq……
  摆着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面对我,笑红尘咬牙切齿:“你到底有没有一点羞耻之心?上次这么压着我这次又来!”
  我轻眨了下泛出水雾的眸子,噘起嘴,委屈巴巴又可怜兮兮。
  啊,果然,我还是更喜欢看他这副被惹怒后炸毛跳脚的样子,气鼓鼓的样子像只刺河豚。
  好可爱。
  笑红尘冷笑:“你少在这里给我装无辜……”
  他的话没有说完,被一道突然插|入的重物坠地声打断。
  偏头看去,是满脸不可置信表情的梦红尘。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TBC-
  
  
  *注:"Pretty stranger please be mine."出自Prismo的歌曲《Pretty Stranger》。 
  歌词大意是“美丽的陌生人,请做我的爱人吧。”
   
  刀一下,然后又不受控制的甜了回来。唉,看我对小辈组多好(闭嘴后妈 
   
  想要评啊啊啊Q△Q[小胖喵仰天啊呜呜.jpg]
  
  

评论(4)
热度(8)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