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殊途(二)

关键词:#燃烬#  #赐我美梦一场#  #食梦而生#
  
  
《殊途》
「混沌颠倒无极生。」
  
  
  
  (十三)
  打完几场循环赛后,公羊墨学长和凌落宸学姐伤势恢复,一同复出。
  “然~然~”
  除了公羊墨学长,没有人会把我的名字念得这么……呃。
  一波三折。
  虽然成语形容不大对,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容貌昳丽的公羊墨学长更胜女子。
  他袅袅婷婷地朝我走来。
  我默默地往后退。
  一步……就被公羊墨伸手圈住了肩膀,还被轻轻捏了脸。
  ???明明走得很慢的说。
  “然然皮肤真~好!嫩嫩滑滑的像果冻呢。”
  公羊墨学长笑着说。
  我眨了眨眼睛,“谢……谢谢(OvO)”
  公羊墨学长每次见我,不是夸我眼睫长,就是夸我五官精巧,要么就是夸我眼睛好看,总之没有一回重复的。
  ……
  我要不要改口叫他墨墨学姐??
  
  (十四)
  凌落宸学姐这时过来。
  伸手,啪地打落公羊墨学长的爪子,然后扯着我的手臂一把拉过,把我护在怀里。
  “娘娘腔,你再调戏然然,我就把你冻成冰雕!”
  公羊墨学长也不恼。
  他抬手捧脸,反而是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
  “小落落的话真是伤墨墨的心呀……”
  这语气这语调。
  惊掉在场众人一身鸡皮疙瘩。
  凌落宸学姐抱着我默默地远离这个人。
  预备队的七人看着这一幕幕,嘴角疯狂抽搐,神情微妙。
  他们眼看着公羊墨学长朝凌落宸学姐走去,说着我也要抱抱然然这样的话。
  凌落宸学姐反手就是一面冰墙。
  “你离远点!”
  “哎~这拒绝真令人痛心呀。”
  ……
  小师妹真的是在哪里都特别受欢迎呢。
  大师兄把目光投向王言老师。
  王言老师抬手扶了扶反光的眼镜。
  “习惯就好。”
  嗯,是的,习惯就好,相处久了就见怪不怪了。
  反正都是一家怪物学院出来的嘛!
  
  (十五)
  有了正选队员助阵,我们又打完两场,马小桃学姐和戴钥衡学长也能顺利出战了。
  公羊墨学长对马小桃学姐的归来表示热情欢迎。
  “小桃儿!你也能出战了真是太好了,人家战斗都更有底气了呢~”
  说着就要来一个久别重逢般的拥抱。
  啪,马小桃学姐按住了他的脸,嫌弃:“找死啊?你离我远点!”
  公羊墨学长:“小桃儿对我还是这么冷~淡呢!”
  马小桃学姐:“你想变成烤彩虹龙可以直说。”
  戴钥衡学长就在一旁轻笑:“你们两个的关系还是这么好。”
  马小桃学姐的表情从嫌弃变成了嫌恶,她切了一声,却没有反驳。
  公羊墨学长把视线飘向戴钥衡学长,还朝他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
  “…………”
  戴钥衡学长脸色微变,转身侧头假装望天。
  我和凌落宸学姐坐在沙发上安静的吃小蛋糕,预备队的七人则默默看着学长们的互动。
  大师兄再次把视线投向王言老师。
  王言老师低头,眼镜反着一片白光。
  “这是他们表达亲近的一种方式,习惯就好。”
  嗯,是的。习惯就好。相处久了你就能察觉到他们之间深厚的情谊了!
  ……
  真的。
  
  (十六)
  接下来就是继续打比赛。
  虽然对上星罗皇家学院时碰到了点麻烦,不过也都被我们顺利解决了。
  史莱克学院打进决赛。
  要与常年竞争对手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争夺冠军。
  王言老师安排了详细的战术和出战的队员。
  我朝场下的小师兄和王冬学长挥挥手,然后看向对面的参赛对手。
  异色瞳眸的白衣少年将目光锁定我。我也注意到他,于是扬起唇轻轻地笑,朝他眨了眨眼睛。
  好像在说:看吧,我说过我们会在比赛场上见的。
  随着裁判的声音落下,总决赛开始!
  破防攻坚,我跟随在马小桃学姐身边,硬是穿过了日月战队的防线。
  金灵武魂分解金属的能力,目前还需要我大幅度近身才能发挥完全。
  日月战队这时冲出一个人,释放无敌防护罩意图困住我和马学姐。我直接近身、分解、把人踹下台,一气呵成。
  同时马小桃学姐的凤凰流星雨也蓄力完毕。
  轰——
  火红色的流星砸向日月战队后方。
  我落到地面,正对上那少年。
  他已然释放了武魂,前几个魂环亮起光芒。
  我不慌不忙,还有空和他打招呼:“嗨(o^^o)~”
  他顿时皱起眉,眼里有恼怒的神色一闪而过。
  我眯起眼睛,说:“拜拜。”
  下一秒玄冥置换,眼前的少年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面带笑容的三师兄。
  他得意洋洋:“然然!师兄帅不帅~”
  我吐舌:“师兄正经起来才帅。”
  于是三师兄很受打击。
  “好吧,既然小师妹也说了,那么师兄我就正经一点。”
  他说,眼底燃起澎湃的战意。
  
  (十七)
  决赛,团战,史莱克胜。
  接下来是个人战。我径直跳上了比赛场地。
  对手是他们的正选队长马如龙。
  ——和王言老师预测的一样。
  刚才的团战,他的身上的魂导器基本被我分解完了,不知接下来会使用什么呢?
  很快我就知道了。
  马如龙取出了一把巨剑。
  近体魂导器?
  我愣了愣,这个人是想和我近身战斗吗?真是……自己找虐啊。
  金灵武魂附体,我在比赛开始后如箭矢般冲向马如龙。
  魂导炮弹迎面而来。
  我闪避躲过,速度稍减。
  然后我看见马如龙高高举起那柄巨剑,剑刃为界,一边是光明气息,一边是黑暗气息。
  他疯狂地往剑中注入魂力。黑暗一面的气息大盛。
  “审判之剑,定罪黑暗!”
  马如龙将巨剑指向我,高声大喊。
  我蹙眉,停住脚步,伸手在面前凝出金盾防御。
  可是没有用,剑上的黑芒穿透防御,直直撞进我的身体。
  心脏有一瞬间静止了跳动。
  这是……被压缩到极致的黑暗之力?
  脑海里似乎有什么破开了束缚,是记忆还是……
  我睁大了眼睛,缓缓抬头。
  金盾在我眼中缓缓消散而去。
  距离不足十米的马如龙面对着我,高举变成金色的巨剑。他眼底似乎有金色火焰在燃烧。
  “审判之剑,光明审判!”
  他狠劈了下来。
  
  (十八)
  “不需要神的宽恕,和善良的人的帮助。”
  “嗜血的快乐淹没了我。”
  “就像美杜莎的谜。”
  
  ——不需要谜底。
  
  (十九)
  血红的颜色在我眼底渲染开来。
  我避开了那充满光明气息的金芒,以不可思议的速度。
  空中留下道道残影。
  转瞬之间我已站在马如龙面前。
  “……你!”他面露惊惧,棕色瞳孔里倒映着我此刻的模样。
  红发,红瞳。
  我扬起唇对他甜甜一笑,却抓住他握剑的手,毫不留情地扭断。
  咯啦一声,骨头碎裂的响,手被扭曲成不可思议的形状。
  “长辈说过,对女孩子举剑的男人,都该把手给砍了。”
  我笑着说。
  马如龙也是硬气,愣是一声不吭。冷汗从他额头滑下。
  我夺过那把审判之剑,朝他挥剑的同时,抬脚将他狠狠踹飞。
  剑身沾了一缕血迹,那马如龙胸前也出现了一道鲜血剑痕。
  “你也尝尝被审判的滋味如何?”
  单手拎起巨剑,我看了一眼那表情巨变的马如龙,笑容越发灿烂。
  魂力注入,剑身的黑暗气息大盛。我将剑尖对准他,轻轻一挥。
  与此同时台下一声巨喝传来。
  “这场我们认输!”
  我抬眼一看,是日月战队的领队,观相貌与马如龙有六七分相似。
  裁判立刻出手,打散了那黑芒。同时也宣布这场史莱克胜,让日月战队派下一名队员上场。
  我撇了撇嘴,嘀咕:“真无趣。”
  然后把审判之剑随手一扔。
  原本尚且有着能量波动的高阶魂导器瞬间失去光芒,坠地变作一堆废铁。
  
  (二十)
  日月战队第二个上场的队员,是笑红尘。
  我眼睛微亮,扬起唇浅浅的笑了出来,像一簇火花在黑暗中点燃。
  少年静静的注视我,眉微蹙,眼中有些许疑虑,然后被一重又一重的战火覆盖。
  ——他想要赢我。
  ——赢得这场比赛的胜利。
  我眯着眼睛开心地笑。
  啊,呀,怎么可能呢?你赢不了我的啊,一直以来都是。
  
  (二十一)
  天一直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我眨了眨眼睛。
  绝佳的视力能让我透过雨幕依然将少年的容貌清晰望见。
  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比赛开始!
  我还是那样,微弓起腰,朝着这轮的对手飞扑而去。
  是远远超过金灵武魂的速度。
  炮弹落在我脚边。
  我在它炸开之前远离。
  气浪向上掀起我的长发,艳丽的红,像娘亲最喜欢的龙舌兰的颜色,又像心间熊熊燃烧起来的红莲。
  有雨水飘落渗进眼底。
  我忍不住垂了垂眼。
  再睁开时,金色的能量壁罩挡住我的去路。
  轻轻触碰便被更大的力道反弹而回。
  这个姿态有一点不好,那就是不能使用金灵的天赋能力了。这样我那魂导克星之名也就是个虚的。
  真令人为难呢。
  我更喜欢挥动武器而不是赤手空拳呀。
  击碎无敌护罩,我迅速躲开迎面而来的数十枚魂导炮弹,足尖点地跃入空中,在吸引了炮火之后再度消失。
  下一秒,我出现在他身前。
  距离为零。
  
  (二十二)
  我发现我很喜欢把人往地板上按。
  大概是身高的因素?总是仰头看人,脖子都不舒服啦。
  所以身材娇小长不高什么的最讨厌了!
  我坐在少年身上,垂着眼对他笑,露出尖尖的犬牙。
  “看吧,你赢不了我。”
  我说。
  少年的表情就很精彩了。
  五颜六色。五光十色。五彩纷呈。
  他狠狠地瞪着我,眼底似有羞恼的神色一闪而过。
  半空中是他发射的炮火相继炸开,灼热的气浪蒸发了雨水,向下而来。
  我按住少年的肩膀,一手撑在地上。
  褫夺的异能在肌肤接触的瞬间,抽走了使人行动的能量。
  垂眸,我看见他眼中自己的倒影,颜色潋滟的火红的小姑娘,是然然精巧空灵的漂亮容貌。
  “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动不了!”
  也许是忍受不了这沉默,少年开口说话,冷硬得很。
  我歪了歪头。
  忽然俯身,我直直的注视他的眼睛,一缕朱色头发滑落拂过他面颊。
  “要是让你动,我们就没办法好好说话了呀。”
  我轻眨了眨眼睛,笑容灿烂,眼神魅惑。再说一句话之后我扭腰起身,飘然退回比赛场地的边缘。
  
  “——下回我会再去找你玩的。”
  等着我吧。
  
  
  -TBC-
  
  
  注:“不需要神的宽恕,和善良的人的帮助。嗜血的快乐淹没了我。就像美杜莎的谜。”出自卡奇社的歌曲《吸血鬼》。
  
  忘了说,时间线是第一次斗魂大赛。就是然然出现在斗二的时间提前一年为前提发展的剧情。
  

评论
热度(8)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