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殊途(一)

关键词:#燃烬#  #赐我美梦一场#  #食梦而生#
  
  
《殊途》
「荣耀归属于我。」
  
  
  
  (零)
  “我想回头望,把故事从头讲。”
  
  (一)
  海神阁会议召开的时候,我正坐在黄金树的树根上,抱着纸袋子,啃着烤鸡腿。
  等袋子里的鸡腿吃完的时候,海神阁会议也结束了。
  玄老过来拎着我的后衣领,把我提起来。
  “好哇你!你个小丫头,又偷吃我的鸡腿!”
  我眨巴着眼睛,吐舌:“老师不会介意的对吧quq”
  “哼哼!”
  玄老把我放下,却又用魂力把我包裹了起来,然后动身起飞。
  我就很茫然:“老师?”
  玄老解释:“带你出去玩儿。”
  自从被带回史莱克学院后我就没出过城门,听到这话我当然高兴,连连点头。
  “好呀好呀!老师,我们去哪玩呀?”
  “星罗城,斗魂大赛。”
  ……
  啊咧(OvO)?
  
  (二)
  玄老带着我一路飞奔,刷的掠过天际,比流星还快。
  我生平第一次到星罗帝国。
  只是不成想,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曾经的人已不在。
  他说他封兄弟做公爵亲王,让姐妹做公主。只是时过境迁,国还是这个国,王室却已易主。
  玄老带着我去了星罗皇城最大的酒店。
  然后把我丢给一脸茫然的王言老师,自己拍拍屁股走了。
  ??说好带我去玩的。
  我看着王言老师,王言老师也看着我。
  半晌。
  他颤抖着伸出手,揉揉我的脑袋,苦笑:“别告诉我,然然你就是学院派来的增援……”
  我眨了眨眼睛:“玄老说带我来玩。”
  “……然后呢?”
  “就到这里了呀。”
  世纪沉默。
  王言老师想海神阁大佬们的心思他真的猜不透。
  
  (三)
  我本来是出来玩的,结果莫名其妙,就变成了参加大赛为校争光。
  吃着酒店送来的大餐,我想,一定是老师在报复我吃光了他的烤鸡腿。
  风卷残云,桌面一片狼藉。
  我问王言老师,可不可以再叫服务员加餐。
  “然然,你已经加了三次了。”
  “不能再加了?”
  “不是,这个时候他们的厨师下班了。”
  “……”
  这可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四)
  我决定自力更生。
  不不,我不是要自己做吃的,我是要去横扫星罗城的小吃街。
  别问我认不认路,在一座陌生城市准确找到美食所在地是一个吃货的基本素养。
  ——之一。
  于是我就开开心心的横扫了星罗城的小吃街,然后和亲切好客的摊主们挥手道别。
  等我抱着一堆土特产蹦蹦跳跳回酒店的时候,走廊转角,嚯地撞上个人。
  糖果酥饼这些零食撒了一地,就刚咬了一口的苹果还在手里抓的紧紧的。
  要不是低头啃个苹果,我也就撞不上这个人。
  站在面前的是个白衣少年。
  生得好看,还有一双罕见的异色瞳孔。
  我盯着他看,他也盯着我看。
  少年突然嗤笑一声:“史莱克?”
  他的视线落在我校服绣着的怪物图案上,高傲的眼神透着不屑。
  “你是预备队队员吧?凭你们这样的阵容,这届大赛是要把冠军拱手相让了。”
  我歪了一下脑袋。
  然后纠正他:“我是正选队员。”
  少年扬眉,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就凭你?”
  “嗯。”
  我认真点头。
  因为我报名的时候,预备队已满,就只有把我的名字写到正选队员那栏了。
  少年没有说话。
  然而他看我的眼神告诉我,他没有相信我。只当我在说谎。
  我眨了眨眼睛,保持沉默。
  
  (五)
  那名少年走后,我蹲下身子,开始捡掉在地上的零食。
  小师兄和王冬学长就在这时一起出现了。
  “然然!原来你在这啊。”
  两位师兄一起帮我把零食捡起来,交到我手里。
  王冬学长说他们刚开完作战会议,发现我还没回来,准备去找人,没想到才出房门就碰见了。
  小师兄揉揉我的脑袋。
  “回房休息吧。今晚不要再出去了。”他说。
  我点点头,乖巧地应下。
  
  (六)
  斗魂大赛第四天,循环赛。
  我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
  捧着白果子啃,我说:“今天没有太阳呢……”
  如果下雨就糟糕了。
  王言老师揉揉我的脑袋。
  “放心吧,然然。根据我的经验来看,这天气一时是不会下雨的。”
  我眨眨眼睛,点头:“嗯。”
  楠楠师姐问:“雨天对然然作战不利吗?”
  我点点头,又摇头。
  “没什么影响……只是我不喜欢在雨里打架quq”
  不下雨最好。
  循环赛第一场,王言老师安排我上。
  “最克制魂导师的是防御系——当然,这是基于然然不在场的一般情况。”
  王言老师扶了一下反光的眼镜,对我说:“然然,你上。这次特准你一穿七。”
  我眨了眨眼睛。
  “不会中途和裁判喊停?”
  “不会。”
  “真的?”
  “真的。”
  于是我朝待战区的师兄师姐们挥挥手,蹦蹦跳跳上了比赛台。
  观众席上一片尖叫。
  他们说:“好可爱的小姑娘!也是史莱克的队员吗?年纪好小啊。”
  不过因为第一天淘汰赛小师兄的六个血色魂环,震惊了一大片人,倒没有人质疑我的实力。
  我也不负众望,把对方七人全给踹下了比赛场地。
  在宣布史莱克胜利后,裁判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劲了。估计他也在想这都是些什么变态……
  
  (七)
  经过那场一穿七的比赛,史莱克的呼声在观众当中更高了。
  我看着这场面,忽然记起自己上次参加斗魂大赛的时候,观众们的嘘声。
  没有人觉得我们能赢。
  而现在,没有人觉得我们不能赢。
  “然然。”
  小师兄叫我,我侧过头去看他。
  “我们能赢,对吧。”他说。眼睛像宝石一样发亮。
  我认真地点头,坚定的回答他。
  “嗯,我们能赢。”
  最后的冠军,万载的荣耀,归属我们史莱克。
  它要成为真理,亘古不变。
  
  (八)
  晚上,王言老师带着几位师兄师姐去参加魂导器拍卖会了。
  我陪在王冬学长身边。
  他很抗拒魂导器,自己也说不上来原因,从刚才起就低着头,很困扰的样子。
  我扯扯他的衣摆,说学长你陪我去吃东西吧好不好?
  王冬学长回过神来,盯着我的脸看了几秒,露出笑容说:“好。”
  小吃街。
  大家都很热情,王冬学长有点被吓到。
  我买了两串糖葫芦,递出一串给他。
  王冬学长有点受宠若惊,顺势接过:“然然居然舍得给我?”
  话里有调笑的意味。
  我眨了眨眼睛,“吃糖葫芦,心里就会好受一点。”
  王冬学长愣了愣,没有说话。
  一会儿后,他的脸颊有点发红,不知是热的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他伸手放在我头发上,轻轻揉了揉,然后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谢谢。”
  我扬起唇笑,“不客气!(o^^o)”
  “这么小声你也听得见啊?”
  “听得见哦。”
  他伸手捏了捏我的脸。
  粉蓝色的眸中点点笑意,像星火一样好看。
  
  (九)
  回酒店的路上,我们碰到个人。
  王冬学长目光锁定她,发出惊疑:“诶,是她?”
  我望过去,那是个穿白衣的年轻女子,纤细美丽,皮肤透着病态的苍白。
  王冬学长解释说是监察团任务顺手救下的医师。因为她,几名正选队员的毒伤得到及时治疗,没留下后遗症。
  白衣女子看过来,显然也是注意到了我们。
  我跑到她面前,好奇地盯着她看。
  “你好。”我说。
  “你好,小姑娘。”
  她微微一笑,笑容温和而眼神清冷,像极北之地开的冰霜花。
  我眨了眨眼睛,说我是然然。
  她静静的看着我,“我是白绮罗。”
  白绮罗。
  月光下的绸缎一样美丽的名字。
  
  (十)
  白绮罗不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子。
  但她是我见过的最寂寞的人。她的眼睛像万载冰川,寄存着无数年的孤独。
  她就站在人世中,却与世孤立。
  她走在人潮之中,却茕茕独行。
  很奇怪,明明我这是第一次见她,却有种久别重逢的感慨,一时间心头不禁有些茫然。
  好像我曾在哪里见过她。
  梦里?前世?
  她在深山里,与亡灵作伴,折去灵草与花果,尽着医者的责任。
  我问她要去哪,她说世界之大,皆可去得。
  再想说话时,天却突然掉下了雨滴。她撑开一把油纸伞,也不知哪里变出来的。
  白绮罗把伞塞到了我手里,自己却踏入雨幕中去。
  她说:“我们会再相见的。”
  然后她走远,像一抹幽灵遁入黑暗。
  消失无踪。
  
  (十一)
  下了一天一夜的雨后,天空终于放晴了。
  我把那副油纸伞好好的收起。
  这天,是循环赛第二场。大师兄示意我去抽签。
  王言老师握紧双拳:“一定要抽到团战!”
  对方的队长是个冷面青年。
  我们一起托着抽签用的玻璃球,因为身高差距,青年不得不弯下腰,看起来就像跟我鞠躬似的。
  抽签结果是团战。
  看起来是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比赛场地,七对七。
  小师兄负责在后方摆脸色威慑对手,而我们负责冲锋陷阵搞垮对手。
  我很喜欢小师兄的精神探测共享,这样揍人就更方便了。
  二师兄用炮台炸掉了对方的四盾防守,我便趁机破防攻入他们后方。
  杀神领域释放。
  结果基本没有悬念了。
  
  (十二)
  我跳下比赛台。
  先前的冷面青年怀里抱着人,是刚才被我解决掉的冰控魂师。
  少女身体不停地颤抖,眼睛瞪得大大的,嘴里呢喃着好可怕好可怕。
  我看着她这模样,心里有点愧疚。
  又用杀神领域吓坏人家了。
  少女见到我,以为我是来杀她的,顿时更害怕了。
  明明我这么可爱,少女你的反应很伤我心啊。
  我拿出一支草莓棒棒糖给她。
  “对不起。”我认真道歉,“吓到你了。”
  少女愣住,青年也愣住。
  “那你刚才……”她嗫嗫喏喏的说。
  “只是杀气而已。”我解释道。
  我抓起少女的手,把棒棒糖放在她手里。她也没有反抗。
  恐惧从她眼底消失。
  我松了手。
  转身回休息区,差点又撞到人。
  清一色的白,少年和青年,还有一名少女跟在后面。
  看起来是其他战队的人,我并没有在意,越过他们继续向前。
  好像有个人挺眼熟。
  我停步,转身,发现那三人都在盯着我看。
  眨了眨眼睛,我看着那少年,脑海里忽然有画面一闪而过。
  “啊,我想起来了,是你。那天在走廊里撞到我的不认识的男孩子!”
  少年深深地皱起了眉:“是你撞到我的。”他说。
  我歪了下脑袋。
  “那天我有句话忘了说。”
  “——冠军是不可能让的。”
  那三个人的表情都明显变了变。我眯着眼睛笑起来,朝他们挥挥手后离开。
  “比赛场上见。”
       
  
  -TBC-
   
   
  注:“我想回头望,把故事从头讲。”出自朴树的歌曲《清白之年》。
    
  如你们所见,是番外。
  归于【赐我美梦一场】番外卷。
     
    
  殊途,何谓之殊途?殊途,殊途,百川入海亦不同归。
   
  简而言之,是刀子:)
    

评论(2)
热度(12)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