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 同人幻想曲 | 燃烬 [128]

※沉迷美色,日渐消瘦(zengfei)

※类属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 ,但并不与同系列的《天罚》世界观接轨。唯一的共同点是女主苏炸天的很依旧,并且嚣张的无法无天

※照例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风。

大纲是什么?没有。

※原著背景依旧很迷。私设如山,是真的如山。

※这次大概是,嫖个笑红尘。

※撩完会不会跑这个作者也很难说(因为没有大纲

※请务必做好防雷准备。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燃烬
  
  
  -为什么要来?
  
  -因为我想见你。
   你呢?你想见我吗。
  

  

  唐水镜有一个人生梦想。
  嫖尽天下美食,然后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
  或者,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然后嫖尽天下美食。
  后来这个梦想半路GG了。
  
  

  

822.

  泛着海蓝色的神奇白云最终指向了一座高入云端的山峰。

  我开心地指着那座山,“昊天宗就在那啦o(≧v≦)o”

  叶清酒把手放在额前做眺望状:“看起来比以前那座山高点。”

  山峰的云雾有奇异之效,不宜飞行。所以我们要从山脚向上攀登。

  我想起几年前还是王冬学长的小侄女对小师兄说的话,于是也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复述给了同行的两位少年。

  叶清酒:“云深不知处……姑苏蓝氏了解一下?”

  我茫然:“啊(0△0)?那是什么……”

  叶清酒:“突然想起……不是,你当我没说。”

  青衣少年看起来有点低落失神。

  我于是把视线转向笑红尘,试图寻求场外求助。

  结果白衣少年和我对视一眼后,重重哼了一声就把脑袋撇开了。

  我:“∑嘤Q△Q”

  怎么回事啦……突然就生气了(><)!!

  

  

823.

  从半山腰开始,云雾浓稠得已经能影响视线了。

  我们走了一个多时辰,四周都是浓雾,看不清路,也无法确定离山顶还有多远。

  又过了半个时辰,白雾忽然有了异动,几名灰衣人悄无声息的自云雾中出现,然后向我鞠躬行礼。

  “然然小姐,宗主大人吩咐我们带您回昊天堡。”

  原来是昊天宗弟子。

  我眨了眨眼睛,疑惑:“他们知道我回来了(0^0)?”

  昊天宗弟子:“属下不知。”  

  emmm……

  我决定不纠结了,点头:“好吧,那就麻烦你们带路啦(><)”

  路上。

  昊天宗弟子解释了一下这环山云雾的作用,大概就是护宗大阵这类的东西,白雾是迷雾,蕴含能量,会使人迷失。

  笑红尘和叶清酒都盯着我看。

  我咬着手指,努力回想:“唔,我想想,上次,小冬儿好像是这么说过来着……”

  ……

  ——怪不得他们会在半山腰原地打转两个时辰!!!

  让路痴带路会死的,绝对会死的。话说回来他们到底是怎么安全又正确的走到昊天宗山脚下来的,奇迹吗!神迹吗!!

  

  

824.

  云海之上,昊天堡。

  也许是近乡情怯,到了家门口,我的脚步反而慢了下来。

  笑红尘说:“原来昊天宗竟隐匿在这等奇境之中。”

  我只是轻轻地点头,抿着唇没有说话。

  叶清酒抱着剑四处张望,“确实有点云深不知处的意境……嘛。”也不其言下之意为何。

  山巅的昊天堡犹如神造,高大巍峨。城堡前站着个高大的人影,气势逼人。

  二宗主,你一副准备干架的样子呢。

  我一蹦一跳地出现在二宗主面前,仰起脖子两手叉腰,气势汹汹。

  “二明哥,说,是不是哥哥告诉你们我要回来了(0^0)”

  “……”

  二宗主的逼人气势顿时就像泄气的气球,眨眼就不见了。

  这个高大的中年男人蹲下,与我平视:“哎呦小可爱,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鼓了鼓脸,没有回答,而是问:“哥哥现在在城堡里?”

  “在呢在呢。”二宗主随意就把自家妹夫给卖了,然后紧张兮兮的问:“冬儿现在怎么样了?恢复记忆了吗?”

  我点点头。

  二宗主顿时松了口气。

  我说我要去找哥哥算旧账了,大明哥二明哥,你们不许欺负我的客人哦!不然我就不开心,会打你们的。

  二宗主:“…………”

  为什么昊天宗的小祖宗们小公主小可爱一个两个恋了爱就都胳膊肘往外拐( _ _)ノ|壁

  这让他们这些长辈很难办的好不好???

  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试探一下吧,闺女直接就炸了,要是有实力够了,说不定昊天堡都要给你掀翻半个

  ……

  这个家长真是当得太糟心了(T_T)

  

  

825.

  ——昊天宗避世,实力衰退现已消失。

  以上是大陆广为流传的版本,果不其然,纯属瞎扯。传闻不可信啊。

  笑红尘目光扫过给他们带路的灰衣人,心中惊异于这昊天宗弟子的实力。

  等见到那城堡前的高大人影时,他更加确定了昊天宗的深藏不露。

  也是,这可是守护然然长大的宗门,看那孩子恐怖的战斗力,绝对是自幼养成,其背后的势力也肯定弱不到哪儿去。

  小姑娘和那高大人影说了几句话,就一阵风似的扑进了城堡大门里消失不见。昊天宗弟子向那人行礼,果不其然是昊天宗的宗主。

  二宗主看他的眼神相当不怀好意

  直白点说就是想打他一顿。

  笑红尘在心里暗自警惕,听那二宗主说然然迫不及待见她哥哥去了,让昊天宗弟子先带他们去客房休息。

  “我家简陋,希望两位不要嫌弃才是。”

  他淡淡的说。

  一旁的叶清酒“咦”了一声:“唐……唐银那家伙居然在昊天宗?”

  二宗主看了眼叶清酒,却是道:“没想到你也还活着。”

  叶清酒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因为我答应过然然要永远陪着她的嘛。”

  二宗主哈哈笑了两声,没再说话,转身进了昊天堡。

  “都进来吧!站在大门口聊天算什么样。”

  

  

826.

  昊天宗弟子将叶清酒引走后,二宗主忽然叫住了他:“你也看出来我不欢迎你了吧?”

  笑红尘:“……是。”

  这话说的真是坦坦荡荡毫不避讳,要人怎么接。

  二宗主摸着下巴看他,“唐家一共就这两个宝贝,一个一不留神就被姓霍的那小子拐走了,一个好不容易找回来却又跟了你。那家伙不给气疯才怪。

  笑红尘:“…………”

  二宗主继续说:“我也懒得试探你了,免得被小祖宗上天下地追着打。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唐家的女儿可不好招惹。”

  ——主要是把她们捧手心里宠着的人不好搞定。

  话说完了后二宗主一挥手,灰衣的昊天宗弟子悄无声息地出现。

  “带客人去客房休息。”

  昊天宗弟子做出请的姿势,二宗主已经消失在原地。

  笑红尘一路保持沉默。

  说实话,他不是很理解二宗主对他说这番话意欲何为。通篇下来都直白得很,就差来一句我看你不爽真想揍你可是我家小可爱不让了。

  而且他注意到……「那家伙」?

  是然然的哥哥吧,方才叶清酒的说的唐银。

  ……

  不知为何,一联想到然然的哥哥,笑红尘就后背一凉,身上还隐隐作痛,好像潜意识里很不想碰见这个人一样。

  ??错觉吗。

  

  

827.

  大宗主引着我到城堡的后方。

  我才知道,原来昊天堡后面还有庭院,缭绕着云雾。因山巅凛冽的空气,这里没有花草树木,只有怪石流水。

  这里就像仙境一样。

  我慢慢走进庭院,拨开眼前的白色雾气。

  然后我看见了一座亭子,亭子里有石桌石椅,坐着一个蓝色的人影。

  熟悉的亲切的气息,是我深深思念的故人。

  我抬起手掌,金光凝聚,化作战镰。魂环显,金灵附体。

  “唉……”他叹息。

  我直接向亭子冲去,战镰横扫。

  柔和的蓝光将我包裹,顿时我就动弹不得了,不管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

  哥哥用他漂亮的海蓝色眸子注视着我,轻声道:“然然,你听哥哥给你解释,好吗?”

  我瞪他,使劲地瞪。

  “不听!不听不听不听!!!(ノ`⊿´)ノ”

  “哥哥是坏哥哥!大骗子!!大混蛋!!大坏蛋!!!o(*≧□≦)o”

  “你放开我!放开!我说了要打你一顿,就是要打你一顿!!!o(▼皿▼メ;)o”

  我努力挣扎,然而并没有用,身体陷在蓝光里,动也不能动。

  哥哥又叹了口气,相当苦恼无奈的表情。

  目光里,隐隐有着愧疚。

  他挥了挥袖袍,蓝光撤去,可我的金灵附体也随之解除,战镰消失在手中。

  哼,以为这样我就会放弃打你吗!(〝▼皿▼)

  我直接就扑了上去,挥着拳头使劲往他身上砸。

  ……

  然后我砸得自己手疼

  “哥哥是坏哥哥!”我一边不遗余力的打他,一边大声喊叫:“坏透了!超级坏!世界第一大坏蛋!以前明明你不是这样子的!把以前的哥哥还回来,大坏人!!……”

  ……

  这孩子骂人的词汇真的是匮乏到就局限在那几个字上了,这么多年来一点没学坏,要是没早恋跟家里人唱反调那简直就是完美了。

  ↑↑↑被怒打的某海神居然还有闲心感叹。

  

  

828.

  哥哥一动不动的任我用力打他,既不反抗也不抵挡,好像没有半点招架之力似的。

  可是我却打得自己的手疼了起来。

  讨厌!神的身体是稀有金属做的吗o(*≧□≦)o!!

  我说他是坏哥哥大坏蛋,他也不反驳,只是安静又宠溺的看着我,眉头微蹙,目光里有无奈也有心疼。

  “坏哥哥……呜……”

  打着打着说着说着,就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呜呜呜……”

  心里的委屈像山洪暴发,一发不可收拾。最后我抓着这个男人的衣袍使劲地哭,像是要把这辈子的眼泪都哭完。

  我爱的人让我失去了铠甲,又变成了我的软肋。

  使我哭泣,使我软弱。

  我感觉到哥哥轻轻地抱住了我,什么话也不说,没有安慰的话没有摸摸头也没有糖葫芦,只是叹息。

  哭累了之后,深深的疲惫感从灵魂里涌出。

  我有点困……

  意识昏沉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哥哥苦笑着叹息说:“唉……真是哭得我心都要碎了……”

  ……

  心都要碎了吗?

  可是,我也难过得心都要碎了啊,哥哥。

  打人的人和被打的人,都感受到了同等的悲伤。

  所以为什么……

  

  

  -TBC-

  


评论(5)
热度(5)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