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 同人幻想曲 | 燃烬 [127]

※沉迷美色,日渐消瘦(zengfei)

※类属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 ,但并不与同系列的《天罚》世界观接轨。唯一的共同点是女主苏炸天的很依旧,并且嚣张的无法无天

※照例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风。

大纲是什么?没有。

※原著背景依旧很迷。私设如山,是真的如山。

※这次大概是,嫖个笑红尘。

※撩完会不会跑这个作者也很难说(因为没有大纲

※请务必做好防雷准备。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燃烬
  
  
  -为什么要来?
  
  -因为我想见你。
   你呢?你想见我吗。
  

  

  唐水镜有一个人生梦想。
  嫖尽天下美食,然后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
  或者,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然后嫖尽天下美食。
  后来这个梦想半路GG了。
  
  

  

813.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814.

  今天在美食节玩得很开心,可我在夜里,却做了可怕的噩梦。

  灰白死寂的底幕,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血色的眼,悲鸣嘶吼。我死去又活来,永不止息的生命在午夜重获新生。

  有个人她要为我而死。我阻止不了。

  多么残忍的噩梦。

  我睁眼醒过来,床头的「星屑」散发着蜜糖般的金色光芒。我抱紧了怀里的小布偶,却无法从梦中的绝望抽身而出。

  夜还长。

  可我却睡不着。

  没有办法冷静下来,更别说进入修炼状态。

  我闭着眼睛,呜咽着喊:“娘亲……”

  呼唤出了口我才记起,娘亲其实很早的时候就不在我身边了。

  心脏在一瞬间剧痛,几乎难以呼吸。

  我更加用力地抱紧了怀中的布偶,身子蜷缩成一团。

  就像梦里听见的那些话一样。

  “有些伤痛,不及皮肉,但至骨髓。”

  难过得像要死掉了一样。

  

  

815.

  天蒙蒙亮了。

  我爬上了黄金树顶看日出。

  晨间的阳光照到我身上,我低着头,小布偶放到身旁,抱着膝盖发呆。

  渐渐有些热了。

  我释放武魂,掌心凝出蝴蝶,再融环赋予它灵性。金色的蝴蝶扇动着翅膀,我对它轻轻说了几句话,便放它飞去。

  然后我抱起小布偶,轻飘飘的飞下树顶,直往内院的饭堂而去。

  吃完早餐后,我回房,在门上挂好一块「修炼中不许打扰不然我就咬你」的牌子,然后关门落锁,跳到床上摆出冥想的姿势,很快便进入到了修炼状态。

  「星屑」在旁发着柔和的光芒。

  白色的少年布偶靠在糖果罐子旁,被镀上了一层淡金色。

  一切都归于平静。

  

  

816.

  史莱克城,金色蝴蝶一路飞舞,还一路在空中洒下了金色的光尘。

  最终它落在了少年纤长好看的手上,犹似一副画。

  蝴蝶带来了小姑娘的话语。她说:“我要继续修炼啦。感觉这次就能突破到七十六级了,笑红尘也要加油哦(o^^o)~”

  少年嘴角抽了抽。

  这话说的……好像突破是多简单的事似的。

  天赋高了不起哦= =

  跟她一比,真是什么天才都不是天才了,是凡人。

  自从两人都突破魂圣后,小姑娘的魂力等级就蹿得比谁都快了。他还卡在七十三级,小姑娘就已经要开始奔着八十级而去了。三四年前那种相隔整整一个阶别的情况已不复存在。

  不过这几个月下来,没上千也几百的战斗,倒也是让他进步飞速。

  少年忽然合起了手掌,差点把小姑娘的蝴蝶捏碎在掌心。它扇动翅膀飞起来,在阳光下独舞。

  他看着它,眼神像是要透过这蝴蝶,看见那个爱笑的小姑娘。

  “等着吧。我一定会追上你的。”他说。

  少年眼底是自信的光芒。

  

  

817.

  修炼状态下,人对时间流逝的概念就会变得模糊。

  等我睁眼醒来,把门外挂着的牌子取下时,问大师姐才知道,一个月的假期都过了三分之一了。

  “━Σ(  □   |||)━咿!!!

  我受到了惊吓。

  于是赶紧找到玄老,问他关于我提交外出申请的答复。

  玄老:“你说你要回昊天宗?”

  我点头。

  玄老:“可以。但你不能自己回去。”

  我举起手:“阿悟会陪着我的。”

  玄老也猜到是这个结果,点点头:“准许了。不过你要在开学前回校,不然我就算你迟到,记你处分,关你禁闭。

  我缩了缩脖子,连忙点头:“好的老师!我一定会及时、准时、按时到校的(><)”

  又拿关小黑屋威胁我QAQ

  联想到被记过处分关小黑屋的后果,我就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嘤嘤嘤……

  

  

818.

  得到了外出许可,我开开心心地飞出学院,找到笑红尘。

  然后扯住少年的手臂晃啊晃的撒娇。

  “笑红尘笑红尘,陪我去!陪我回昊天宗啦(><)”

  少年挑起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昊天宗,那个曾经以天下第一器武魂冠绝大陆的宗门?”

  但是大陆多年没有昊天宗的消息了,传说这宗门已经隐退,甚至说其落败了都有。

  如果没记错,那个王冬儿的第二武魂好像就是个力量型的锤子……莫非?

  笑红尘看着我,眼中有讶异:“你是昊天宗弟子?”

  我摇了摇头:“不是。但我是在昊天宗长大的哦(o^^o)~”

  笑红尘垂下眼眸,忽然低声问:“你确定要我陪着你回去?”

  他的声音里似乎有什么难以捉摸的情绪。

  我歪了歪脑袋,听不太懂。

  “你不想陪我啊?”我反问他。

  “没有。”

  “那就说定啦!(ノ゜▽゜)ノ”

  我开心地抱住他。

  “等下我和师兄师姐说一声,我们就出发(o^^o)~”

  

  

819.

  笑红尘原本想的是两人一起,山高皇帝远的,路上发生点什么又有谁会知道?

  当然,最多也就是想想而已。

  唐门那群人会放任他们二人独处,那是不可能的。

  果不其然二人行变三人行。叶清酒站在小姑娘身后,朝他抬了抬下巴,眼神轻蔑。

  这就很气人了。

  笑红尘捏了捏拳,脸上波澜不惊。

  看在小姑娘的面子上,他决定大方点不和这个出局的竹马计较。

  于是三人行出了史莱克城开启了前往昊天宗副本的路途。

  然后,他们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叶清酒:“昊天宗怎么走来着?”

  小姑娘举手:“我知道!在天魂帝国(o^^o)”

  笑红尘嘴角抽了抽。

  “……具体呢?”

  “唔,上次是小冬儿带的路qwq……”

  言下之意就是这孩子也不太清楚。当初是说自己是在昊天宗长大的?!

  然后小姑娘开始翻魂导器。

  “不过二舅舅给了我地图。让我找一下qwq……”

  笑红尘就眼睁睁看着小姑娘拿出了麻辣牛肉干、五香猪肉脯、香辣蟹肉|棒、黑椒肉夹馍、炸鸡块、牡丹饼、雪媚娘、凉果子……很好,根据他对这小吃货的了解,那魂导器里绝对没有地图

  这时叶清酒无奈叹了一声,捏着张纸递给小姑娘。

  “地图。”

  小姑娘下意识接过,然后雀跃地欢呼:“找到啦!谢谢清酒o(≧v≦)o”

  然后小姑娘展开地图,盯着那标记着昊天宗的小红点发愣,又皱着眉头认真地看。

  笑红尘瞥了一眼地图,又看了眼冥思苦想的小姑娘和她边上探着头好像在认路的叶清酒。

  沉默半晌。

  还是没找到正确路线。

  真是忍无可忍了。

  笑红尘决定提醒一下这俩路痴:“地图拿反了。”

  “……”

  两个人同时抬眼看向他,连脸上都是如出一辙的“啊原来是这样吗??”的表情。

  笑红尘觉得这副画面有点碍眼,哼了一声撇过头。

  心里生出异样的情绪,有点压制,闷。

  小姑娘把地图转回正确方向,又盯着看了半晌,最后放弃了似的问道:“唔,我们该走哪边(><)”

  笑红尘想起刚才看到的地图,指向左边

  小姑娘没说话。

  他转回头看,发现叶清酒指的方向是西边

  小姑娘看看他,又看看竹马,一张小脸上全是茫然,犹豫听谁的才是正确的。

  “天魂帝国在这边。”笑红尘说。

  “我看地图是这边。”叶清酒说。

  小姑娘看起来要纠结晕了。

  所以最后她选了哪边呢……?

  “那我们走这边好了(OvO)”

  她选择——

  谁也不选。她走中间。

  

  

820.

  就在我们纠结着该往哪边走的时候,我抬头望天,看见头顶飘着一朵特立独行的云。

  这么说吧,这朵云,它很,白得在发光,还白得泛出海蓝色

  生怕不引人注目似的。

  而且重点是,它长得和箭头——就是这个符号「↑」——一模一样。

  我盯着那朵云看了一会儿,又低头看了看左右暗自以眼神较劲的两个少年,果断决定按照上天给的指示走。

  收起地图,我指向箭头给的方向,说:“那我们走这边好了(OvO)”

  笑红尘:“……”

  叶清酒:“……”

  于是三人行继续上路了。

  借助飞行魂导器,我们的赶路速度可以说是很快了,就是一路上没有人说话,沉默到压抑……

  嘤,我讨厌修罗场,还没有糖吃……

  超难过的(T ^ T)

  

  

821.

  我觉得那朵特立独行的云真是朵神奇的云

  它一直飘在我们头顶上,无论我们飞行的速度有多快。

  每当我们无法确定方向(基本都是两个少年各指一边还完全相反)的时候,那朵泛着海蓝色的发光的白云就会变成箭头,默默指出正确的方向。

  我觉得这朵云肯定成精了。

  要不就是,天上边哪个神仙闲得慌在这助人为乐

  进入天魂帝国边境后,我们降落在一片树林里休息。

  我从魂导器里拿出零食啃,身边两个大活人,一个静坐调息,一个抱着剑出神。气氛相当的沉默,还带着一丝压抑。

  这两个人真是……都打了那么多场架了,感情还没好一点吗(><)??!

  每次都让我在中间当肉夹馍的馅儿,QAQ

  一个时辰后我们继续赶路。

  出了树林子,我下意识的问了句:“往哪边走……”

  笑红尘指西边,叶清酒指东边

  我抬头望天。

  神奇的云指向北边

  于是我说:“我们走这边吧qwq”

  “……”

  两个少年依旧是一言不发。

  这一轮又是旗鼓相当的平局……不对。

  这一轮又是天上某个闲得发慌助人为乐的神胜出。

  

  

  

  -TBC-

  

  

  *注:【813】引用自李白的《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
  太白的诗名是真的长

  

  想要评……!!!(T ^ T)

评论
热度(3)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