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同人幻想曲 | 渺弥 | 06.无上域

拆官配。拆官配。拆官配。

※冬哥帅爆了!!!但我们这次不嫖他

※小师兄是世界上最好的小师兄。

※注意:内容含有【黑化】【禁忌】【德骨】【性转】,请谨慎食用。

※刀子岗常驻,大概是个大写的【BAD END】


[斗罗·绝世唐门]渺弥


  有花妖食爱为生。

  貘以吞梦。

  你闭上眼睛后看见的世界渐渐空白。

  在虚假的幻想里得到满足。


  ——是日常妄想呢。


  “你其实从不想当英雄,也不想成为神话和传奇。”

  想好了吗?

  这世上千千万万人,却只会有一个把你当做生命的所有。




06.无上域

 

  (十一)此生的执念

  第二日霍雨浩醒来,神色如常。见到早起的唐舞桐,还面不改色地打了声招呼。笑容温和,一分亲切,十二分的疏离。

  唐舞桐明显怔愣了会。我悬浮在霍雨浩肩上,看见这女孩蹙起的眉,不愉神色一闪而过。我觉着新奇,好似他这般冷淡的态度,反倒引起她真心注意了般。我真搞不懂人类。求着不上非得赶着上才成。

  用过早饭,霍雨浩花了半个多时辰,才把追到营帐百般安慰他的徐三石劝走,之后盘膝坐下,叹了口气。

  微笑变作苦笑。人类自嘲,说若是从前,他恐怕真的已崩溃了吧。

  因为你这颗心都死了,还怎么难过。

  我想,晃悠悠飘至他眼前道:“你要是精神崩溃了,我就正好趁虚而入,夺舍了你身体回星斗去。”

  霍雨浩讶异地看我。

  然后他说:阿渺,这是你第一次主动同我说话。

  我无言。陷入沉思,而后陷入沉默。

  “……”

  这人难道是方才没听清我刚才说了什么?怎么回了句完全没有逻辑的话来。而且霍雨浩接着说的话,更是令我生出种摸不着头脑的错乱感。

  他说:“阿渺,谢谢你安慰我。”

  我:“……”

  我还能说什么,当然是人类你高兴就好。

  遭受重大失恋打击的少年精神失常逻辑有坑妄想病发,可以理解。

  

  但是霍雨浩把探查的目标,放在了明斗的最高峰。那曾经是死神之光发射的位置,白光一扫夺去百千万亿人类性命。

  这我就不能理解了。

  他真是去做斥候?我怎么觉着他是去送死。

  霍雨浩的识海异常强大,故而我虽为其精神伴生的灵兽,即便联系紧密,我亦难窥知他的想法。

  我发现,当这人独处时,脸上是没有笑容的。

  他神色极度沉静,眼睑低瞌。瞳孔深处偶尔有复杂情绪闪掠而过。

  “阿渺。”

  我还发现,他越来越喜欢在无人时唤这名字,同我说话。又或许他只是在喃喃自语。因他并未注视我,也并未期待能得到回应。

  “人为什么要活着呢。”他说,“在你们眼中看来,这样渺小短暂的生命,其悲喜也是微不足道吗。”

  “……是的。”

  如果这样说你能好受点的话。

  “这样啊。”他笑了笑,很感慨似的:“那我真羡慕你。”

  我不言语,沉默的同时也在沉思。

  良久,我说:“生物求生,为本能。”然后问他,“你呢?”

  他偏转目光将我锁定。

  “我吗。”像是反问般的语气,可又平静得可怕。

  “你要反其道而行。”我笃定了。

  听得我的话,他愣了愣,之后扬扬唇笑了,半个字都没再说。

  “……”

  我陷入沉默,之后了然。

  也是。

  他本来就不是要得到某个问题的答案,或是拼命向外界传达他想活的信息。

  他不过是单纯的在倾吐话语罢了。

  控制一切的主控魂师。他心中早有决断。

  我知道霍雨浩这个人是很顽固的,比起王秋儿简直有过之无不及。我连她都劝不住,又怎么劝得住他。

  人类啊,真的很脆弱。

  真有必要将感情放到与生命同等位置?这世上不是谁少了谁就不能活。他又不是我,命全栓在了旁人身上。

  现在我唯一能庆幸的,恐怕只有他还仅是想死,没到直接冲去找死的地步这点了。

  虽然以目前来说,状况也相差无几。

  

  行动定在夜间。而今晚的月色,依然美得令人惊心动魄。

  ——死在这样的夜里也不错啊。

  我看着人类沉静的脸,猜想他会不会是这种心情。

  而让他情绪终有一缕波动的,是白虎公爵将亲自送他一段路程。这时候我不用猜都知道,他心里想的怕就是自己死后生父的表情,一定极其精彩。

  戴浩是霍雨浩的一道执念。

  饱含期待与敬爱,和毕生的、用生命与灵魂去铭记愤恨。

  五千米的无人高空之上,父亲身化白虎,将他的孩子送往生死矛盾之地。

  这是我第一次见他落泪。

  那冰凉的水珠,沁出的瞬间便被寒风拂去。

  我贴着人类的肋骨,听见胸腔血肉中生生不息的循环跳动。那一刻我恍惚也听见他说:先前救了你真是太好了。

  错觉吗?还是幻听。

  我尚未来得及思考许多,白虎公爵抵达极限高度,骤然将霍雨浩向高空甩去。

  人类缩成一团,也将我牢牢困住。待他展开身形,我替他回头去看身后的人。白虎公爵注视着这里,直至再也看不见为止。

  这个眼神。

  如果我是他,对视上这个眼神,也许就会忽然不想死了呢。

  

  

  (十二)神眷的灾祸

  数千米的高空,远离地面,生灵绝迹,空气稀薄。极寒是这里的主旋律,寂静悠远。在这样摘星触月的高度里,会不会离天更近,离神更近。

  人类问我,阿渺,你知天命吗?

  我说我曾是天命所选的瑞兽,怎会不知。

  人类接着便说,倘若世上真有命运,那为何偏就要同他开那么多玩笑。明明他想要的只是抓紧手心一点温暖,为何上天连这卑微的愿望也不肯满足。这么些年,他究竟有得到什么?

  我想了想,说瑞兽成神,需渡一道劫。那劫难是上天给的考验,是神的偏爱和眷顾。通过了,你就是天选的神。通不过,你便万劫不复。比如三眼金猊,形神俱灭,身消魂散。知道了吗?你霍雨浩,就是她的劫难。

  霍雨浩愣住,低头不知想了些什么,之后同我说:“阿渺,这是我第一次见你说这么多话。”

  我听他的话也愣了。霍雨浩回答的前言不搭后语,和我说的内容真是半分干系没有。

  这样的对话已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倾吐心事,又在情绪引出后戛然而止,在我追问前便将话题轻轻带过。

  好像是刻意要让我觉察到他心思,偏生他情绪藏的极深,费力克制拼命压抑,又隐含着一丝想被找到的期许。极其矛盾。

  我想不通。人类真复杂,有话能不能直说。

  ……

  罢了。

  与我何干。

  

  霍雨浩关掉蝶翼推进器,改为滑翔。他以灵眸武魂隐藏行迹,施展命运之眼。我凝望人类身后瑞兽所化的金色光影,沉默。

  五千米空气稀薄生命绝迹的地方,人类抬头仰望苍穹。

  万丈高空的尽头,那无上之域里,是否真的会有神明存在。他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吧,就像个仰望星空的孩童,喃喃自语地问:

  “这世间真的有神么?”

  那声音轻到几不可闻。我离得他极近,方才听见。

  我说:“有。”

  他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哼,忽然朗声笑起来。

  我没再出声。

  

  “阿渺,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霍雨浩最后这么对我说:“那他必定是个无情之神。”

  

  此次侦查,算有惊无险。

  霍雨浩看来情绪稳定许多,一副抛却了杂念的样子。他与公爵等人在帅帐商议后,回到自己的营帐时又召出了大蚕虫和冰碧蝎。

  他们力量强于我,即使只是光影现世,也凝实成了清晰的人类形体。

  蚕虫朝我挥挥手,“梦貘,我们再谈要事,你回避下。”

  看来我未阻拦帝天逆鳞一事,让他的这些魂灵对我心有芥蒂了。况且早些年大蚕虫被困星斗时,凶兽曾抽它精华供养过我,算是结了仇。如今共存一体,它不待见我也是正常。

  我光芒闪了闪,没说话。

  霍雨浩看我一眼,沉声道:“天梦哥,阿渺在也无妨的。”

  蚕虫把嘴一撇,显然不满意他迁就我,但又不好说什么。冰碧蝎在旁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冷硬如冰。

  我想,我还是不要让他为这点事头疼了。于是飘悠悠回到了人类的精神之海中。任由海水浸没的同时,也封闭了对外界的感知。

  可没过多久,精神之海动荡,我从海面探出,感应到人类的生命气息骤然减弱。暗红颜色的光芒,带来无尽阴冷的怨魂,几乎要将人类吞噬殆尽。

  之后,帝天的气息覆盖了上来。

  我离开人类的精神之海,见外界黑夜空旷,山峰上数百炮火闪烁。黑色龙鳞从霍雨浩身上褪去,露出他苍白如纸的面庞。

  “……你在找死?”

  霍雨浩却只是苦笑,摇摇头半个字不说。

  我循着他的目光望去,看见那浑身金色光芒的粉蓝色女孩。她如一颗璀璨耀眼的流星,冲过炮火编织的弹雨,朝霍雨浩飞来。

  一瞬间,仅仅只是一瞬。

  连我都差点以为,那是日升城的王秋儿,跨越千山万水赶来。不顾生死。

  

  可王秋儿已经死了。那是唐舞桐。

  我没有身体也没有心,那一刻却觉得有哪处寸寸冰凉。我转回去看霍雨浩,哪里还猜不到他这是为了救那唐舞桐,生生硬抗了能夺去他命的攻击。

  若没有帝天逆鳞,他就要死了。尸骨无存。神销魂灭。

  那一刻我想问霍雨浩,就像那日问三眼金猊,值得吗。真的值得吗?可现实却是我沉默着,一言不发。

  日后我有了个机会问他这话,而他只是笑,轻描淡写的模样,情绪无半分波动。他说:“既然我有能力救她,为何不救?要我见死不救,我做不到。”

  我不知该如何作答才好:“……”

  

  可救了她你就要死。而我也会永远地消失。

  这些你都考虑过了吗,主控魂师。

  

  这时我还未想过这些,只在心里庆幸当初没阻拦帝天给逆鳞。气运之子离死神太近了,偏他还总往那些要命的地方跑。

  ——帝天怎就没想把他关起来?

  我思索着,沉默着。冷眼看他与极限斗罗对峙,帝天现身,才保住他性命。他昏昏沉沉晕过去,三师兄将他接住,我也顺势掠回他的精神之海中。

  兽神降临的力量给人类的身体带来了巨大伤害,他不得不陷入沉睡。

  梦境,还是那处景色不变。我站在霍云墓前,披着他母亲的皮相冷漠地盯着他看,却抿着唇不发一言。

  “呃……”

  霍雨浩有些讪讪,不自觉低头,像个做错事被长辈训话的幼童。

  接下来他又同我道歉,语气真挚,态度诚恳,保证以后绝不再犯绝不找死,末了小心问我能否换个形象。他看着母亲,心里难受。

  我扬眉,道这是你的梦,是你想见这人的。

  霍雨浩就苦笑。我看他这副模样,猜测他肯定是方才被我看得心虚,不然怎会露出那样局促不安的表情。但他也知道,我不是霍云,只是梦境的产物,不安里才会掺杂着悲痛。

  就像他偶尔看唐舞桐。明知那不是他的爱人,却还是会有一瞬的心痛。

  我垂下眼眸。

  算了。看在他遭遇已经很悲惨的份上,我就不给他心头补刀了。换个形象而已,好办。

  霍雨浩看着变幻后的我,忍不住伸手捂脸:“居然就变成我的样子了……这种感觉好奇怪。”

  我:“……”

  人类,你是对我的审美有什么不满。

  还说是你对自己的这张脸,有什么意见。

  

  

  

  -未完待续-

  

  

  还是暗搓搓想要评。

  这次是先写的第六章才写第五章,接下来也很有可能先写完第八章才写第七章……呜。

  

  目录汇总戳这里→ 食梦而生的杂文目录

  提问箱的地址:这只兔子的提问箱

  

评论(4)
热度(11)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