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左护法的魔教管理日常(三)

#食梦而生# #关于魔教妖女和她的魔教# #脑洞关不上#

※是聊天记录整理的脑洞,实在关不上所以决定写点段子,好抚慰自己嘤嘤哭泣的小心脏

※聊天记录戳这里→ 【第一弹】关于魔教妖女和她的魔教

※目录汇总戳这里→ 食梦而生的杂文目录

  


《左护法的魔教管理日常》

  

  

016.

  明都要开斗魂大赛了。

  摄政王的下午茶邀约也来了好几封,内容基本一致,就是请教主给去整个场面。函尾还特别备注了出场费好说。

  既然小钱钱不是问题,那一切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左护法手里一叠信封,问教主怎么想。

  教主:“给小钱钱吗。”

  左护法:“给。”

  教主:“观赛席上有吃的吗?”

  左护法:“尚不清楚。但属下能保证有。”

  教主眸子亮了,说起上次在皇宫,天真小公主给请吃了摄政王妃做的玫瑰糕。  

  左护法认真且严肃的保证:“是,属下保证观赛席上有玫瑰糕。”

  教主满意了,于是点头。

  “那就去吧。”

  

  

017.

  皇宫,议事殿。

  左护法如愿以偿宰了摄政王一顿,教主如愿以偿得到了摄政王妃亲下厨的美食。摄政王也如愿以偿请动了魔教压阵。

  你好我好大家好,合作愉快。

  摄政王问教主,此次斗魂大赛魔教是否参加。

  教主想也没想就摇头,兴致缺缺。

  摄政王:“前三的战队可得五千万金魂币及异宝奖励。”

  教主专心往嘴里塞糕点。左护法维持平常心假装没听到。右护法低着头就没抬起来过。

  摄政王:“冠军可得本王一诺。”

  教主闻言动作微顿,“真话?”

  摄政王:“真话。”

  教主手指压着唇瓣,勾起一个笑容来,动人心魄。

  教主说:“好啊,魔教参赛。你若敢说谎,我就杀了你。”

  摄政王早被教主恐吓惯了,面不改色。

  两人愉快商讨了参赛的具体细节。教主答应摄政王,魔教将特别针对大赛中的强力战队。比如本体宗啊史莱克什么的。

  从皇宫出来,左护法觉得摄政王这个甲方真是好说话,以至好到令人生疑。

  他把顾虑同教主说了,教主就扬起唇笑。

  “我为魔王,他是与魔交易的人类。”教主说,“该有顾虑的是他。人类的欲望永无穷尽,他欲念不止,便愈舍不下我。看着吧,向左。那颗心至枯死之前,都不会想放弃与魔王谈判的。”

  

  

018.

  魔教此次参赛,是为教主出战。故魔教弟子装束,尽数换成赤红色。

  魔教无副教,领队便由大长老凤菱担任。左护法为队长,右护法为副队,年青一代精锐尽出。

  他们行走在日光下,穿越人流,如一支流淌的灼热岩浆。他们自地底深渊而来,既已现世,便要焚烧这片土地。

  直至热量耗尽,凝固成石。

  

  教主于万众瞩目下现身时,整个世界鸦雀无声。

  那遮天蔽日的赤红,占据了视线的每一丝角落。教主红衣红伞,悄无声息地出现,又是以那样不容忽视的姿态。

  魔王降世。

  背遮日月,天地无光。世间无人出其右。

  左护法举手放在胸口,垂首跪拜。魔教弟子皆行此礼。

  魔教不跪天不拜地,不信善恶不遵道法,教主是他们唯一的王。王说的话,就是绝对的权威。

  王说做魔要有做魔的原则,王说恶魔没有过去只享现在。

  王说既已入魔道,便不要再做人。

  王说魔本极恶,何需正名!

  

  

019.

  教主摧毁了圣灵教,建立魔教,将他们带入魔道,正大光明地现世,出现在世人眼中。

  不顾忌任何人的眼光,也不需要帝王为自身正名。

  哪有名需要正,他们存在的本身,就是人类的罪邪!他们是在人类扭曲的恶意浸泡中活下来的怪物。他们杀烧掳掠无恶不作,疯狂地报复这个世界。

  他们的惨痛过去不需要世人施舍同情,既然要憎恶那便憎恶彻底。倘若厌惧那便举剑来杀,魔教不退不避,刀光和血,他们都不怕。

  即便魔教如昙花一现,那又如何,历史抹不去他们存在过的痕迹,世人谁又敢批判众魔对错?众神既不救赎恶魔,又有什么资格审判他们!

    

  作为邪武魂的持有者,他们从降生起就被视作邪恶。

  这世间的恶意确实也不会有人比他们见到的得到的更多。

  他们生来没有仁爱伦理道义这些东西。教主也不打算硬塞给他们。

  教主展示给他们的,是作为魔应当如何。

  既然已放弃朝拜神明,既然已经牵起恶魔的手,为何还要以人为名规束自己。

    

  世人容不下他们。

  正好,他们也不打算理解世人。

  

  

020.

  魔王说:我来即是行恶,我本身就是罪孽。

  

  

021.

  面对来世间行恶的魔王,人类的反应也是非常的激烈。

  “啊——是教主啊啊啊!!!”

  “把我命拿去!!”

  “啊啊教主可爱得我头都掉了!!”

  “教主地表最强!我爱你啊啊啊啊啊——”

  “我心都掏出来给你!!!!”

  ……

  不愧是教主,一出场就俘获无数人类,统治这个看脸的世界想来是指日可待了。

  

  

022.

  教主还在主席台上看着,魔教弟子自然是不可能输的。

  左护法领队愉快的打完初赛,顺便重点关注了几个战队。右护法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回到明都酒店,左护法得到消息,说有人在打探稀有金属的价格。

  因日月帝国几乎垄断了大陆十之七八的稀有金属并严禁出口,而魔教几乎垄断了日月帝国的稀有金属交易市场。有人想买稀有金属,魔教想不知道都难。

  左护法一查,得知这人是曾经被教主遣散的圣仆之一。再一查,得知这个叫娜娜的前圣仆现是唐门中人。

  唐门是什么宗门左护法不清楚,但他查到唐门出自史莱克城。

  这就很有意思了。

  左护法整理好相关信息,然后递交给教主。教主一看,顿时兴致就来了,说:“告知唐门。买稀有金属可以,主事人亲自来见。”

  

  于是就这样见到了唐门主事。

  出身史莱克的少年,随行有两名俊美的年轻人。

  左护法不着痕迹地皱眉。来者相貌皆是不凡,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

  那日的少年名霍雨浩,此次便主要是他与教主相谈。左护法安静站在教主身后,目不斜视,教主唤他向左时,他才开口,说教主需要他说的话。

  右护法抱着伞,低头,像个不存在的人。

  左护法就是再目视前方也注意到了,唐门这三人不时将目光投向右护法,显然是认识的。

  都这般明显了,教主便让右护法与其中一人出去谈话。

  “向右,在我们商谈结束之前回来便成。”教主说,“你总这般忧思沉虑,我看了也不会开心的。”

  

  “……”

  左护法开始沉痛思索为什么自己不是女孩子。

  

  

  

  -未完待续-

  

  小设定·明都禁赌令

  当今摄政王极其讨厌赌博,明都赌场全被查封了。因为摄政王曾经借魔教垄断一事与教主打赌,连斗三十八场,结果居然一场没赢。风声虽没传出议事殿,但整个魔教都知道了。

  然后就是,嗯,禁赌令出台啦。

  

  

  番外我吃教主x护法!!!

  放飞自我。

评论(4)
热度(3)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