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左护法的魔教管理日常(二)

#食梦而生# #关于魔教妖女和她的魔教# #脑洞关不上#

※是聊天记录整理的脑洞,实在关不上所以决定写点段子,好抚慰自己嘤嘤哭泣的小心脏

※聊天记录戳这里→ 【第一弹】关于魔教妖女和她的魔教

※目录汇总戳这里→ 食梦而生的杂文目录

  


《左护法的魔教管理日常》

  

  

010.

  魔教靠实力说话。

  教主最厉害,所以教主是魔教之首、众魔之王。

  魔教的左右护法当初由教主钦定,被赋予无上权力,比长老席位更高,只有教主有权直接调用。

  但实际上,左右护法虽天赋出众,但毕竟年轻,修为尚不足服众。不过慑于教主凶威,教众不敢有异议罢了。

  后来长老们联名上书,委婉地向教主讨问一下魔教护法的上位标准。

  教主只说了一句话:

  “他们长得好看呀。”

  “……”

  感受到了来自高颜值的暴击。

  教众都安静了。

  

  从此教众们就明白了一件事。

  在魔教,长得好看也是实力的一种,而且占的比例还很高。

  

  

011.

  教主不是时刻都在教中的。相反,教主十分热衷于出去玩儿。

  随行的通常是右护法。教主出门一定要带伞,右护法就是给教主撑伞的。所以作为魔教的脸和外在形象,右护法必定是要长得很好看的。

  左护法平时不随行,留在教中打理事务。

  但要是哪日教主叫上左护法随行,那一定就是要坑钱和杀价了。

  说到钱,魔教之中左护法拥有唯一发言权。这点连教主都得听他的。四舍五入一下,那就是全教花钱都得听他的。

  没毛病。

  

  左护法别的本事可以没有,但一定要是整个魔教里最会杀价的。

  不然怎么镇得住对钱没有概念的教主和从腥风血雨里练就一身砍价本领的魑魅魍魉众魔。

  你说是这个理吧?

  

  

012.

  左护法的本季魔教账单。

  

  魔教第一大支出:教主的零食。

  魔教第二大支出:柴米油盐酱醋茶,五谷杂粮红肉白肉,生姜八角桂皮孜然红糖辣椒茴香料酒咖喱豆豉,海鲜酱番茄酱豆瓣酱甜面酱芝麻酱蚝油酱辣椒酱山楂酱鱼子酱橄榄酱,等。

  

  魔教第一大收入:稀有金属垄断。

  魔教第二大收入:收保护费和放高利贷。

  魔教第三大收入:执行佣兵或杀手任务所得。

  魔教第四大收入:贩卖魂导器。

  

  原本魔教中的魂导师也是很花钱的,只是后来教主都让他们做菜去了。

  而且现在魔教本身就是稀有金属批发商,不缺原料。这样魂导师们偶然做魂导器卖卖还能当个副业挣点零花钱。

  左护法对此,非常满意。

  

  

013.

  教主在魔教出世之时给教众下了限制。

  ——不得无故杀人

  其中的无故一词包括修炼需要、心情不好、没钱买菜、天降霉运、掉沟里了等等。

  但若是实在受到极大冒犯,暴打对方一顿以示惩戒。回来后老老实实跟左护法备案。之后教主就会开开心心的上门跟人家谈谈人生、谈谈理想,谈谈月亮为何会有阴晴圆缺。

  

  所以最近摄政王总找魔教的麻烦。

  保护费死活不交齐,稀有金属绝对不付尾款,还拖欠任务经费。最过分的是城管居然封锁了全部小吃街,说是要停、业、整、治!

  教主不能忍,忍了还叫魔王吗。生生拆了皇宫大半的魂导阵地,皇宫外堆了一米厚的金属碎屑。后来还是徐天然割地赔款才把教主给哄消停了,左护法亲自抬的价。

  摄政王从此再没作过死,左护法还有点小遗憾。这件事证明了一个真理:得罪教主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当然,得罪了左护法一般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明德堂,日月帝国国家魂导科技研究基地,隶属皇室,地位崇高,享有极高自主权,里面的魂导师全是国家公务员,堂主还是世袭公爵。

  因为摄政王找魔教麻烦,明德堂顺势拖欠尾款,从此被左护法登记小本本,抠到机会就使劲敲竹杠,直接导致明德堂主只要在教主身后看见他就心情不是很美丽。

  左护法贯彻魔教教义,好好做魔鬼,甚得教主欢心。

  

  

014.

  右护法曾是圣灵两位圣女之一。当日教主也放她走,可她不走,竟留了下来。

  魔教中,左护法管钱管账管教众,而右护法只管照顾教主起居。故而右护法时常跟在教主身边随行,左护法却是独自头疼教中事务。

  左护法与右护法见面不多,大半还是随行教主的时候。左护法见右护法抱着教主的绛红纸伞,低眉垂眼,面无表情,像只会动的精致人偶。

  左护法对右护法没什么想法,直到某日他们一同去接教主回教时才有所打破。

  对面史莱克所属的少年忍不住唤了句:“小雅老师!”

  左护法眼角余光里见到右护法神色一僵,瞳孔深处露出些许痛苦。

  “……”

  右护法低头,抱紧怀中的伞,跟随教主转身走了。

  

  左护法想,右护法出身正道,教主日夜将她带在身旁,不怕养虎为患?

  念头一起他便摇头否决。

  他逾越了。先不说质疑教主乃是不敬,教主真养了虎又能如何。况且教主怕是早看出右护法的心思,才会将她带在身边的吧。

  教主的事左护法管不着,不过左护法确实有事要管。

  

  

015.

  左护法主动找到右护法,问教主为何会无故跑去找史莱克的不痛快?

  右护法:“教主同明德堂主交易,拿回史莱克少年手中的纳戒。”

  左护法一惊,这个交易他可没听说过啊!

  于是追问明德堂这次给多少钱,定金给了没,尾款什么时候付,那枚纳戒里有什么值钱的。明德堂主好大本事啊,居然能请动教主亲自动手。

  右护法:“教主没要钱。”

  左护法一听这话心都凉了半截,然后怒火中烧。

  好个明德堂主,趁他不在就欺负他们教主天真单纯好忽悠!看他不杀回明德堂怼死这个吃公粮的。

  右护法看他表情不对,补上半句解释:“教主此次是以事易事。”

  左护法:“……何事。”

  右护法:“教主要明德堂,为她修一件魂导器。”

  

  教主让明德堂修了什么宝贝魂导器,左护法不知道。但从教主的零食支出锐减十分之一可以看出来,教主相当高兴。

  行吧,教主高兴就好。这次他就不记明德堂小本本了。

  

  

  -TBC-

  

  未完待续,后续更新

  

  

  

  小设定·魔教宗旨:

  一、教主永远都是对的。

  二、如有异议,滚回去看第一条。

  

  试图求评论区商业互吹(等等

评论(4)
热度(4)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