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斗罗大陆】 | 同人幻想曲 | 天罚 [08]

※说不清道不明的……产物。已考证得知是2012年的文!!!现在也依旧很喜欢这个设定,想写完……

※文风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简单了,简直就是流水账。可见我当时一定是懒到了连具体情节都懒得想直接上大纲的地步了。

※女主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的苏炸天了,大概是连开了三十二个金手指六十四个外挂,可以说是嚣张到无法无天

※原著背景有点迷。大概是小说和漫画的结合版。

※大概是嫖个独孤爷爷

※补充:撩完就跑

※备注:至今未完结。并且卡文中。

因为没有人鞭挞。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天罚


  唐三有个姐姐,姓唐名墨。

  唐墨有个追求者,复姓独孤,单字一个博。

  

  唐三在冰火两仪眼的养生日常:

  拔草、炼药、怒怼独孤博。

  

  “小舅子……”

  “滚!”

  

  独孤博表示心好累。但是不能打,好气啊。

  唐三表示心更累。但是打不过,好气啊。



二卷:百年梦似朝云散

一曰:故景 · 人生自是有情痴


[序]

  乌云盖顶,雷霆聚集。

  爆破般的巨响接连炸开,像云团中藏着一场惊世大战。

  玄色衣裳的女子立于崖顶,浑身锋锐之气如出鞘的刀刃、神兵现世,远在苍穹之上。

  那雷光终落下,狠劈而来。

  

[壹]

  然而半年都过去了,墨也还是没回来。

  独孤博看起来比唐三这个亲弟弟还焦虑,整日在角落里种蘑菇怨怨念,要么就跟游魂似的在药圃飘来飘去,还自带鬼火背景。

  也亏的唐三意志坚定心无旁骛,自动无视了独孤博这个负能量散播器。

  开始他还怼这条碧鳞蛇几句,后来就见怪不怪了。

  某日唐三收到大师的信,说全大陆精英赛几月后开幕,隐晦提示他该回学院了。

  于是唐三把这事跟独孤博说了,蹲角落的男人终于有了反应。

  他瞥了眼唐三,眼神有些许落寞。

  “……你也要走了?”

  “是、是,墨都走了,你也该走了。走吧走吧,这儿没人拦你。”

  唐三站在原地,没说话。

  独孤博等了一会儿,见唐三不动,皱眉:“你怎么还不走?”

  唐三很坦然:“外面是你的毒阵。”

  所以不是我不想走,而是你怎么也得送我一程吧。

  独孤博嘴角抽了抽,忽然扬手,把什么迎面砸到了唐三脸上。

  唐三接着一看,是个革囊。

  独孤博:“墨说了,哪天你要回去学院,就让我给你带点草药走。”

  唐三表示之前他怎就没听说。

  独孤博哼了一声,说他刚才要是真转身走了,药圃里半片草叶他也别想捞走。

  于是唐三深受感动,把药圃来了个连锅端。

  这可真是独孤博看了都想打人。

  

[贰]

  然而独孤博也还是消了火气,一言不发的带唐三离开了落日山脉。

  忍。

  小不忍则乱大谋。

  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未来小舅子。

  不就是唐三把药圃搬空了嘛!四舍五入一下就是送给唐墨了。嗯,这波不亏。

  独孤博一路努力地做心理建设,才没回过头把唐三给踹飞。

  啊!陪伴了他几十年的药圃!

  啊啊!墨当年嘱咐他看好的药圃!

  满目狼藉!遍地黑泥!

  整个都给唐三这个臭小子给毁了啊啊啊!

  独孤博想,他要立刻、马上、一刻不停把这个祸害送回那什么史学院!

  再和这小子相处下去,他怕不是得蛇胆都气炸。

  所以他当初为什么要作死的绑架这个祸害!

  独孤博真想回到半年多前,把那个脑子不清晰的自己给踢进冰泉里清醒清醒。

  

[叁]

  独孤博把唐三送回史莱克。

  唐三给独孤雁解毒。

  独孤博把孙女送回天斗皇家魂师学院。

  独孤博答应在史莱克做挂名客卿。

  独孤博要走了。

  史莱克学院大门口,一老一少相对而站。

  唐三:“要走了。”

  独孤博:“嗯。”

  然后沉默,两人不说话,也没动。

  半晌。

  独孤博眉毛都翘起,不满:“臭小子,你就没别的话可说了?”

  唐三沉吟片刻,然后恍然,警惕道:“做我姐夫这事没商量。”

  独孤博一听这戳心窝子的话就想跳脚暴走,却不想唐三接着说——

  “不过我们也是朋友了。以后常来玩,老怪物。”

  朋友。

  曾经他对唐三说过朋友,如今唐三也对他说朋友。

  叱咤风云的毒斗罗平生觉得感动这事是存在的,但由他现在说出来实在矫情,于是别扭的回了一句:

  “墨在我就来。”

  姐控唐三也很给力的瞬间换了立场:“那我就不欢迎你了。”

  独孤博:“……”

  就不能让他的感动多维持一秒么,没心没肺的小怪物!!

  

[肆]

  后来墨归了学院,听唐三说起这些事,便抿着唇笑。

  “看来你们相处甚佳。”

  “……”

  原来互损互怼互相伤害也能用「相处甚佳」囊括吗??

  唐三表示他看不懂,真的不懂。

  

[伍]

  回到史莱克学院的唐三日子过的非常充实。

  为小舞打架斗殴、陪小舞逛街购物、给小舞梳头扎蝎子辫,在妻奴养成的光辉大道上一去不复返。

  这期间里唐三不仅过了个意义重大的情人节,顺便还牵扯出了他的身世之谜。

  宁荣荣的爹说他爹是有史以来最年轻最厉害的昊天斗罗。

  ……

  哦。

  唐三表示他有点想回冰火两仪眼静静。

  初闻真相,冰山一角也太具冲击性,几乎颠覆了少年过往十三年的认知。

  他震惊,不可置信。心里却不觉得难以接受。

  头脑冷静下来后,唐三想墨定然是知道的,只是瞒着他不与他说。

  也许是不知如何言明,也许是现在他不该知道。

  老成的少年好似回到了七年前,那时父亲离去,姐姐离去,他孤身一人。

  幸而小舞在他身边。

  史莱克的伙伴,也在他身边。

  于是唐三想是不是他现在还不够强大,还不能承担那些过去真相的重量。

  好吧。

  少年坚定信念,决定变得更加强大,无比的强大。

  

[陆]

  身世之谜事件还有个小插曲。

  独孤博在一片狼藉的药圃里呆了没几天就耐不住寂寞,暗搓搓跑来找小舅子培养感情,好把人家姐姐拐跑。

  结果正碰上唐三为身世烦恼。

  独孤博很疑惑:你不就是个铁匠的儿子么?烦恼啥啊。

  唐三说:“我爹叫唐昊。”

  独孤博:“这我知道。”

  唐三接着说:“昊天锤的昊。”

  独孤博陷入迷之沉默:“…………”

  唐昊。

  那个什么昊天宗的唐昊。

  就是把上任教皇一锤子给锤死的唐昊。

  ——这人人避而不及的疯子居然是他老丈人??!

  卧槽怎么小舅子老丈人一个比一个难搞……

  独孤博感觉自己有点心肌梗塞,不算严重,就是得要墨抱抱才能好起来。

  

[柒]

  借仙草之效,史莱克七怪除小舞外均已达四十级。赛前增加实力自然是好,七怪便由师长们领着去猎杀魂兽了。

  地点是,落日森林。

  出发前唐三就想,那地方好像是独孤博的地盘来着?

  不过老怪物最近外出。那应该是不会碰着了。

  ——才怪咧。

  唐三:“你不是出去玩儿去了吗?”

  独孤博:“你姐不让人找时是找不着的。我还是回来等着靠谱。”

  唐三:“那你跟着我们做什么。”

  独孤博:“提前讨好小舅子啊!等你们一个个都欠我老大的人情,看谁还有理由阻止我和墨在一起。”

  唐三就呵呵哒了。

  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人情可以欠,债务可以背。但做他姐夫这事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冷漠。

  

  

  -未完待续-


  目录请戳→ 食梦而生的目录杂文

  失踪人口回归,阅后请留评呀!嘤,QAQ

  最后做了一个提问箱,欢迎来问我问题呀ღ( ´・ᴗ・` )

  地址:这只兔子的提问箱

  

评论(6)
热度(5)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