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聊天记录整理第三弹】关于得作者独宠日常刀子岗在线卖惨的老年组

#燃烬# #神落# #没有你的世界# #食梦而生#

聊天系列:【第一弹】 【第二弹】 【第四弹】

目录汇总:食梦而生的杂文目录

以下是我与友人的聊天记录整理,在不改变本意的基础上删改微修了原话,()里的字基本为说明,方便读看理解。下划线为原本聊天记录中没有的,是整理时想起的对原话的补充

【苍】是我,【枫】【蓝】【Mistress】【夜】是友人




时间:07月02日

前情提要:大概是聊到了现世paro里白姑娘和镜先生的番外


枫:镜先生这是在犯罪啊,非法囚禁

苍:我这么解释一下,白姑娘在镜先生的心里放了一把火——但只撩,不负责。

枫:最终会引火自焚吧

苍:于是镜先生黑化后就把白姑娘的医馆烧了,人给抢回家囚禁paly了

枫:……这么残暴吗

苍:是的,毕竟他至少被拒绝了十次以上呢。而且被拒绝之后,白姑娘并没有放弃继续撩他——继续纵火。

枫:呃,作死嘛……(小小声)

苍:是作死呢。你看《荒唐》,囚禁生涯,白姑娘还是在日常撩拨纵火啊。因为白姑娘把这事当消遣玩儿呢,可以说是不放过自己也不放过镜先生了

枫:……突然就有点感伤。她还在乎什么呢?

苍:因为这时候的白姑娘,快到极限了……所以她也什么都不在乎,在自暴自弃的感觉。就像《血腥爱情故事》里唱的一样:“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很久之前我就为白姑娘设计过几句台词,但是都没有地方可以用出来——

“如果我爱你,我就要死。”

“你是想要我爱你,还是想要我活着。”

枫:好心疼……这句话时要在拒绝镜先生的时候用?

苍:不,她拒绝镜先生时用的是“我爱过一个人。那个人,不是你。”这句是明确拒绝时说的。前面十几次……嗯,都是隐喻之类的

枫:……(陷入沉默)

苍:所以就看着番外特别——心动

枫:……学姐你这是什么(恶)趣味

苍:虐起来才带感(不是),玻璃糖很棒的

枫:说起来,流金之城的故事有讲吗?就是白姑娘以前的故事

苍:大概不怎么会说,基本就是一笔带过。可以给你说一下,白姑娘在用【白绮罗】这个名字之前,是叫【秋落】的,师父夏柒染取的名字。因为捡到她的季节为秋,又因为落叶为泥,舍己奉公,师父说我要你继承我【仁】之一道,赐名你【秋落】。

枫:哇,好像很有来历的样子

苍:然后冬肆(二师姐)跟秋落说你别听师父忽悠,她就是因为师徒四人就缺个秋凑齐四个季节召唤神龙(不是)

枫:名字解释好多

苍:论汉字的博大精深

苍:也就是说白姑娘的真名并不是【秋落】,秋落是师父的赐名。遇到师父之前的经历和忘记的真名,我最近才想好。不过太中二,不,太狗血了,完全不想说呢

枫:那白绮罗是自己取的名字吗?

苍:对,白绮罗是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

 

 

 

时间:07月21日


苍:你觉得,莲花池被填了之后,要改成什么呢

苍:花圃??

枫:花圃……或者药圃?

苍:镜先生闲的没事才改成药圃……那不是让白姑娘更加无视他吗。而且就算是改成了药圃,不出三天也能让他给拔了全种上花花草草

枫:……

枫:那种点树和花花草草算了

苍:……

苍:也是呢

 

于是两人经过十多分钟的探讨,结合了天斗城的所处温带气候地理位置并亲切问候了度娘后最终决定了种梅树,可喜可贺。

 

苍:其实设想过叶清酒小哥哥和白姑娘后来见面的场景:

“要不等你成封号斗罗后再帮我打他一顿?”

“我现在比较想打你。”

——大概就是这样。(此段位于叶清酒番外《望穿秋水》中)

枫:白姑娘居然会想打人,被逼急了吗

苍:叶小哥哥现在打不过镜先生

枫:我说叶清酒小哥哥舍得打白姑娘吗

苍:舍不得啊,就是嘴上说说啦。叶清酒小哥哥毕竟修为摆在那里(真打白姑娘那是要命啊)。

枫:嗯,也是

苍:镜先生的修为在九十五级左右,全身上下(都是)魂导器。看他进海神阁时和玄老的对话,推测封号斗罗前的叶清酒小哥哥肯定怼不过。

枫:不过把整个唐门都惊动了

枫:也是,有恃无恐。除了玄老和穆老

苍:除了自身实力之外,不能动镜先生也是一点。原著里有说,他是明德堂最年轻的九级魂导师。穆老也说了,动了镜红尘只会引发战争。(《燃烬》剧情中)所以他最多吃点亏,性命之忧是没有的

枫:也是……(原著里)后来太惨了

苍:……

苍:后来我不想说话

枫:都忘了前面说他有多意气风发了

苍:因为徐天然放弃了他。明德堂遭毁……他是堂主啊。他的朋友属下同僚几乎都死在那场大爆炸里。

枫:是啊,(明德堂被毁)他最心疼吧,那都是同事朋友下属

苍:我算是改了挺多的了,镜先生对徐天然也不是没有防备

枫:很多细节都暗示了

苍:番外(《白姑娘和镜先生》)里,镜先生后来自请去了天斗城,相当于把院长之位和堂主之位都卸了,所以你看他简直闲得发慌

苍:而且决赛之后徐天然不是有和镜先生谈话嘛,关于笑红尘谈恋爱的问题(等等)。那时起镜先生就有抽身的心思了。自请去天斗城也是有避开皇帝的考虑。

苍:离皇家远。离明都远。离政治中心远。……离白姑娘近。

枫:一举多得

苍:这时候就又想谈关于【城】的话题了。——这么说吧,从画风上来讲,白姑娘是古画里的人物,泛着暗黄,是古旧。镜先生是电子屏里的鲜活人物,颜色分明。简直就不是一个世界的,时代起码隔了好几千年。白姑娘说喜欢古城,不喜欢明都,一语双关告诉镜先生我不喜欢你并且给他发了好人卡。

枫:真是太惨了

苍:在番外《旧时》里,镜先生不是带白姑娘去了小城的丰收节嘛,他认为这是白姑娘会喜欢的。大概就是……(斟酌用词)……在讨好的意思吧,表达的超级隐晦

枫:悄咪咪地投其所好呢

苍:然后他不明说,白姑娘就懒得猜

枫:我以为白姑娘是那种把镜先生看得很透彻的

苍:她基本也知道啦。不过白姑娘喜欢避开事实嘛。镜先生不挑明,她就当不知道。就像她一直迷路,但镜先生不说,她就带着他到处转圈圈,转到镜先生忍无可忍

枫:自作孽不可活

苍: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有镜先生在采药确实方便了一点点。真的,只是,一点点

枫:因为有人动手挖(药)了吗

苍:不是,因为有个移动的药材放置库。以前白姑娘自己进山采药,是用咒封起来的

枫:好麻烦啊

苍:白姑娘表示力量被压制真麻烦

枫:心疼

 (过了约十多分钟后)

枫:有点困但是不想睡

苍:那来写个番外的评叭

枫:……

苍:现在想睡了吗

枫:……

枫:学姐你这样

苍:要不还是写评叭,我码字陪着你

枫:……我睡了!

 

 

 

时间:8月15日

 

苍:我觉得白姑娘和梦红尘相当处得来,不管是现世paro还是正文

苍:镜先生大概要醋意大发

蓝:孙子跟我抢人系列?

苍:是孙女

蓝:可以

苍:其实梦红尘是给镜先生开小灶的那个,恋爱专家·梦红尘,站在家族食物链顶端的少女

蓝:打个双引号吗

苍:不,梦红尘真恋爱专家

蓝:孙女才是最懂的那个

苍:虽然自己情路不顺

蓝:是的情路不顺

蓝:孙女是个姑娘,还是个挺讨喜的姑娘

苍:我超喜欢现世paro的梦姑娘我跟你说!

蓝:我觉得孙女看的言情可以甩两个老男人一条街

苍:是的!现世paro的梦姑娘,18r画手!画手届大佬!!

蓝:我钟意她!

苍:她她她,——不行我得截图说话

苍:【图片】(现世paro设定截图:虽然是妹妹,但总给外人一种是她在包容着哥哥的感觉。)

苍:我超喜欢这个!

蓝:【图片】(脸红捂脸表情包)

苍:这俩兄妹相处的方式真的,感觉就是妹妹在包容哥哥

苍:【图片】(现世paro设定截图:但她给自己的评价是“不如哥哥纯粹专一”)

蓝:小姑娘好美好啊

苍:还有这个!【明明是元气少女,有时候相处久了会从她身上感受到一种大姐,不,大哥的气场。】

苍:梦姑娘在文中说的一些话是真的精辟:“男孩子吃醋时的表情最可爱了。”

苍:【图片】(该截图过于羞耻故而不予解说,总结一下是梦姑娘给爷爷的开小灶场景对话)

苍:找到啦!是以前写番外时顺手写的,结果没用上

蓝:【图片】(脸红捂脸表情包)

蓝:梦姑娘语重心长

苍:是的语重心长

蓝:镜先生惊叹于梦姑娘如此懂并且乖乖做笔记(等等

苍:“爷爷你这么追人家换我过三百年也不会喜欢你的我跟你说。”

蓝:扎心了老铁

苍:应该是暗搓搓记下

蓝:长辈威严不能丢

苍:是的

苍:现世paro有设想过几个场景

苍:就是梦姑娘跟镜先生说我要多了解下白姑娘好给你做恋爱攻略(什么),然后镜先生看着两人相处,白姑娘面对他孙女,一小时里笑的次数比面对他一年笑得还多,顿时扎心

蓝:嫉妒自己的孙女

苍:嫉妒使镜先生质壁分离

 

 


时间:8月14日

 

苍:【图片】(截图:《殊途》第(六十二)节)

苍:我真的喜欢给镜先生发刀子

蓝:镜先生很孤独啊哈哈哈

苍:太悲伤了。白姑娘在时成天挤兑他,白姑娘不在就换小可爱消遣他。真的是太惨了(你闭嘴

蓝:非常惨了

蓝:也是你害的(小声逼逼

苍:是我

蓝:但是看着很想哈哈哈不想心疼他(等等

苍:这都是爱啊




时间:8月18日

 

苍:白姑娘切开黑

蓝:白姑娘挺能欺负人的

苍:是的

苍:没有医书看没有药材玩配药,生活娱乐就剩下捉弄镜先生了

苍:镜先生也是自己作啊,让你跟本书都过不去

蓝:呵,男人

苍:呵,男人

 

 

 

时间:9月18日

前情提要:在空间中发表了关于平行世界的梗、想写镜先生和白姑娘的番外这样的话

 

Mistress:好期待,平行世界里他们会在一起吗?

苍:不,你似乎误会了,这是平行世界的穿越梗

Mistress:所以是镜先生穿越啦!哎呀好期待

苍:是的23333

Mistress:好喜欢老年组

苍:老年组贼棒了哈哈哈哈,互相伤害哈哈哈哈。我发起刀子来一点都不虚!但是小辈组就,放颗玻璃渣我的心都在滴血……

Mistress:嗯嗯满屏幕的刀子,小朋友组是大把大把的糖。总是联系镜先生一开始遇到白绮罗漠不关心一副洁身自好的样子,对比现在就是使劲打脸,一言不合就开车,好担心白姑娘会怀孕啊,但感觉就是有了孩子刀会更厉害

苍:不不不我们不怀孕!!!而且白姑娘的身体状况是根本不可能再孕育生命的了

Mistress:就这样了镜先生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心疼白姑娘

苍:他在尽力了(并没有)

Mistress:噗……绮罗加油写,我再组织一下老年组的文评,力求高质量精益求精坐等评完被夸的小可爱

苍:好哇!!!期待!

 

 

Mistress:最后白姑娘会和镜先生有什么样的结局啊,我个人猜测,白姑娘会因为身体离开这个世界

苍:总有一个先死的(等等)

Mistress:果然猜中了,镜先生是真惨

Mistress:遥想当初,白姑娘穿兔女郎的衣服他还说伤风败俗呢哼

苍:那时候好感度低嘛。也可以解读成恼羞成怒?

Mistress:(好感度)是怎么刷高的呢

苍:黑化的男人你不要管他好感度怎么升的。一般都是黑化和好感一起升(等等)。或者,只升黑化,好感慢的跟什么似的

Mistress:黑化的单身一本正经(划掉)老男人啊

苍:黑化的单身老男人

Mistress:占有欲极强

Mistress:镜先生在很努力的让白姑娘讨厌他,烧医馆烧书埋池子

苍:其实他的本意是清理掉会占据白姑娘注意力的东西

Mistress:(结果)适得其反

苍:他做这些事的时候,并没有多考虑白姑娘。他想的是自己。虽然他确实也挺想看白姑娘的反应来着

Mistress:白姑娘,性冷淡脸

Mistress:白姑娘是对镜先生一点意思也没有吗

苍:【图片】(截图:镜先生的颜我还是很喜欢的。)

苍:大概也就,这点意思了。然后这点意思也差不多没意思了。具体我也……说不清楚

Mistress:是个很复杂的关系呢

苍:是的。动心动情对白姑娘来说是不可能的。就像叶清酒说的那样,白姑娘没有心,她不会爱人

Mistress:她喜欢然然啊,喜欢小姑娘

苍:所以是除却情爱之外的感情,爱的含义也分很多种。白姑娘对然然,是喜爱之情;对叶清酒,是友谊和一种类似同生共死或者,同归属的感情

Mistress:绮罗(指作者)写过的,“不是所有的爱都称之为情”。我记得很清楚呢。人的感情复杂的多,简单纯粹的实属难得,读绮罗的文总觉得是有收获的

苍:你能有所收获,是我的荣幸

 


苍:【图片】(关于老年组的长评截图)

苍:镜先生很多方面都是私设了。因为原著里露面也少其余全靠编(哭泣)

苍:老年组总结一下就是,幼稚、别扭、不走心、不配合。互相伤害,相杀没有相爱。佛系养生真的很对了!你对老年组的最终END猜想是很正确的

Mistress:那是因为我问过你了呀

苍:因为我最初想的就是白姑娘离世,然后有一个场景就是,叶少侠愤怒质问镜先生,“她死了你还不肯放过她!”因为镜先生不给叶少侠把白姑娘的尸骨带走(此段已编入叶清酒番外《望穿秋水》)

Mistress:刀子啊

苍:对的,很刀

Mistress:真的是很惨

苍:而且白姑娘是真的活了很久不是假的活了很久(……)

Mistress:根据绮罗的设定白姑娘应该一开始不是在这个斗罗大陆的世界观里的,所以我可以理解为……她的离世是离开这个世界、还是说真正意义上的消亡?

苍:是离开这个世界。白姑娘自己也说过的

Mistress:那这么说白姑娘其实还是活着的,只是她回到了她应该在的世界里

苍:是不是回到她原本的世界先两说,但【白绮罗】确实是死了

Mistress:根据绮罗你的各种文的设定,我猜测白姑娘真正爱的人应该是——冬肆(番外中在对话中出现过的白姑娘的师姐)

苍:真!聪明!!!!

Mistress:冬肆的设定应该是个女帝。(她和白姑娘)之间的故事虽然我没有看到,不过我大致还是能猜测一下的——根据《雾白松谭》(我与友人的联文,以各自的自设为主角,发表在空间。在lof有一篇番外《清风之骨》),这些都是伏笔

苍:冬肆的设定是千古一帝,终结了乱世。这个故事不属于我,所以很多都是我的私设臆想……因此白姑娘一些具体的设定也没有细说,基本都是模糊了一笔带过。

Mistress:不属于吗,我以为这些人物都是作者创的

苍:背景故事太多反而不知道怎么说了

Mistress:理解理解的,我也很喜欢世界观庞大的人物

苍:冬肆这个人物不是我的,而是我一个朋友的。她写了一篇古言,冬肆是女主,然后我去客串了一把她师妹。当初的设定并没有我这个师妹的感情线

Mistress:噢,明白的。(那篇古言)可以看看吗?

苍:她万年拖更,如今早坑了

Mistress:所以说,那就是传说中的——一直在拖稿,从未被超越

苍:我也只是听她说的故事大纲,现在也记不多清楚了。听说大纲都是好些年前了(大约是2012年),所以私设非常多

 

 

 

时间:9月26日

前情提要:大概是聊到了白姑娘和镜先生的结局

 

苍:关于白姑娘身陨的剧情早就定好了,真的。只是我一直在纠结,是否要然然知道。最后还是决定没让这孩子知道了

枫:毕竟(白姑娘)身体和精神状态在那里。(关于白姑娘的死,然然)隐隐约约猜的到吧,大家都不傻呀

苍:所以正文里的那封信是然然收到白姑娘的最后一封信

苍:白姑娘最后的一封信就是《孤魂》中放飞的那只雀灵,说【去寻吾友吧】,就是只给叶少侠的意思。之前设想的剧情是然然有看到信,最后去找白姑娘时,却被叶少侠敲晕了没让她知道的就和文里说的那样,这点破事就别扯到小辈了

苍:主要是然然知道的话……这件事会导致,呃,至少是和镜红尘的关系尴尬起来吧,好感度暴跌这样。白姑娘有意瞒着,叶少侠也不揭穿,所以后面是自己一个人去找镜红尘打的架,回来的时候还差点因为失血过多休克(文中未说明)

苍:很多设想的剧情都没办法写出来,毕竟跑太远了(感觉上完全无关,或不知该用何种形式表现出来)。另外白姑娘在这个世界是真的死了。……至少【白绮罗】是死了的

枫:是这个世界的身体崩溃了吗?毕竟镜先生的行为还是很过分的

苍:可以这么说。但因镜先生而死这种话,就有些勉强了




时间:11月10日

 

夜:白绮罗白姑娘是学姐你以自己为原型创造出来的人物吗?

苍:理想化自设

夜:那么为什么最后白姑娘领盒饭了呢?

苍:因为在那行状况下,死亡是最理想的结局

苍:白姑娘和镜先生是缔结了契约的

苍:怎么说……嗯,白姑娘的死,一是身体真的支撑不住要崩溃了,二是她自己就没想着再活

夜:契约?

苍:……不然你以为白姑娘为什么在开始是会问镜先生:“你考虑好亲我了吗?”——吻就是契约

夜:不过阿玖和叶清酒都是落落姐生活里的好友为原型的人物吧

苍:对的,叶玖也好叶清酒也好,都是同一个人

夜:哇,那真的是元气满满的妹子啊





第三弹也放完了,第四弹第五弹不知道有没有呢


评论(2)
热度(6)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