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聊天记录整理第一弹】关于魔教妖女和她的魔教

#燃烬# #食梦而生#

聊天系列:【第二弹】 【第三弹】 【第四弹】

目录汇总:食梦而生的杂文目录

以下为11月5日(具体时间为凌晨0点至1点35分)我与友人的聊天记录整理,在不改变本意的基础上删改微修了原话,()里的字基本为说明,方便读看理解。下划线为原本聊天记录中没有的,是整理时想起的对原话的补充

【苍】是我,【枫】是友人



苍:今天(其实应该是昨天了)兼职的时候,想到一个剧情

枫:灵感总在不经意间出现

苍:因为又玩起了《失忆症》(Otomate发行的乙女游戏)。还是平行世界理论,关于《燃烬》

苍:我想到,然然融合水镜彻底变为一个人格,水镜拿回了她的法身。我想到,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孑然一身的妖女

枫:咦,这样好像更危险了(指水镜)

苍:是的,各种意义上的危险呢

苍:我想到水镜抱着不再发光的星屑,抬头望着漆黑的天幕。就像当初的白姑娘

枫:再无真正的乐趣

苍:也许她在想念深爱的灵魂,怀念曾经。也许她在想,她终究还是活成了这副模样。又或许她在想,啊,我终于真的不是个孩子了。

枫:悲哀又无奈的感觉,(然然)是一个人孤独终老吗。她会……死吗?

苍:很多很多年以后,很多很多人都不在了。《燃烬》之所以是Happy END——

枫:是因为没有结尾,没有很多年后

苍:是的,因为最终没有说到结局

枫:其实盗笔原著不也是这样,三个人的雨村,最后只留下了一个人。

苍:所以我想到的那个剧情是:水镜跑去了绝世的平行世界,一次又一次,去见记忆里那些人,然后一次再一次目睹他们离开,或自己离开。

苍:她看到了无数可能性,也看到了无数没有她的世界,同时亦到过了无数排斥她的世界。

枫:可是这样算不算是有意义的呢……

苍:到了其中一个平行世界时,水镜真的干掉了钟离乌上位接手圣灵教。然后,当上教主第一件事就是把教名改成魔教。

枫:噗……小魔女啊

苍:第二件事就是把总坛搬出那个黑漆漆的森林。第三件事就是和徐天然讨价还价,在明都要了块地当魔教基地。之后开始大清洗,就是我们俗称的,洗白。

枫:其实从魔教角度来看还不错

苍:但口头禅是“我是恶人”

枫:噗……

枫:这反差

苍:上街买菜要给钱,然后收保护费收回来(……)。魔教弟子日常就是买菜洗衣做饭拖地。

枫:哈哈哈哈哈哈,这不就是一个门派嘛

苍:魔教宗旨是教主的话都是对的

枫:洗脑大法好

苍:如有异议,教主会让他有一个终身难忘的转世孟婆汤也洗不掉的超级羞耻黑历史。

枫:笑哭了

枫:其实这样挺好

苍:教主没说过自己的名字,魔教弟子要么称教主,要么称可爱的教主

枫:哈哈哈哈,威严何在

苍:不过教主在外边的绰号就很多了,其中频率最高的是女魔头。

枫:一点都不可爱!

苍:教主就不很高兴了。明明是妖女,叫什么女魔头,都叫老了,人家明明那么可爱!

枫:对的对的,没错

苍:教主上位时,两位圣女都已经被拐回来了。念着旧情,教主解了两人的毒,凤凰走了,蓝银却自主留了下来。

苍: 这是个很复杂的过程,几个字说不清楚,我们单论结果——蓝银圣女留下,然后被安排照顾教主起居。

枫:这样一来少了好多事

苍:总之教主强行改造圣灵教

苍:教主:凶也要凶的可爱,残暴也要残暴的优雅,不然出去别说是魔教弟子,丢人。

苍:教主日常督促弟子,买菜煮饭做大餐

枫:天大地大,吃最重要

苍:搞得一群人,生生点亮了厨艺技能树

枫:鼓掌鼓掌,可喜可贺

枫:不过,学院里没有动静吗

苍:教主干掉钟离乌后,还和太上长老打架,生生把人家踢出了教,还开除了教籍,魔教历史上擦掉不给记载的那种。学院容后再议。

枫:直接杀了不好吗

苍:龙逍遥

枫:哦,懂

苍:因为太高调,教主总被摄政王请去喝茶

枫:哪里高调,明明只是吃吃吃

苍:摄政王的重点是请教主去喝茶

枫:教主……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苍:教主:我们魔教也是有原则的,不参政不从军不入朝(简称三不原则)。打史莱克就更不行了,我们打不过,不约。

苍:摄政王听了想骂人。

枫:摄政王:要你们何用

苍:但是摄政王打不过教主,忍着。教主简直魂导杀器,摄政王得掂量着翻脸。

枫:金灵武魂太克制(魂导器)了

苍:于是教主摄政王就这么一直扯皮,还一扯了好些年。

苍:然后就是,魔教还是有杀人的。该杀还是得杀(金盆洗手从此做好人,不存在的)。

枫:

苍: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非常的高调。

枫:哦哦,这应该的

苍:然后教主除了让弟子们做菜,还体能特训。

苍:教主嫌弃脸:一个个都太弱了!简直戒毒所里的瘾君子

枫:教主太强了!

苍:教主说你们这样是不行的,身为魔教的弟子,你们脑子里该想的是怎么好好的当个祸害,然后遗留千年,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把自己作死!于是特训。

枫:可是我们也没干什么啊

苍:教主:像吸人脑吃人血吞人魂坏习惯通通戒掉,这习惯有悖天道,破坏自然和谐,直观结果就是减寿知道吗!指不定哪天看你不顺眼,一道雷就轰下来了

苍:总之给你强行掰掉坏的修炼习惯。

枫:扭转一下

枫:不过,这样和普通魂师没区别了吧

苍:邪魂师,幼年时受到残忍对待的那些,最后彻底崩溃黑化的,我真觉得……痛心。

苍:我记得原著有个女魂师

枫:是的,是和她的姐姐

苍:被迫卖/淫,被恶心的男人强/奸,被毒打虐待,最后彻底坏掉,觉醒了武魂,把那些施暴者都杀了

苍:这个我真觉得——

苍:

枫:这本书很多方面,太……过头了

苍:还有黑暗属性魂师却被当做邪魂师追杀,明明没做什么,最后被逼的自暴自弃,真成邪魂师了

苍:过?哪里有过头。现实只会更残酷更不堪。

枫:QAQ蹭蹭

苍:我那时候(兼职)想到的是,教主在面对诸方围剿魔教时说,世界本就没爱过他们,凭什么要他们善待世界?

枫:是啊……

苍:谁都想活下去,谁也不比谁高尚。

枫:但是人们往往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冷眼旁观,肆意指点。

苍:教主说:“我们本是恶人,做着令你们恶心的恶事。拿什么好人的标准来指责我们?”当我们十恶不赦,又要我们向善。傻子都不敢这么妄想。对魔教擅自期待什么呢!

苍:那时候我就想,邪魂师也许是人类【恶】之一面的显现。

枫:恶的凝聚?

枫:但他们内心总有坚守的东西

苍:每个人心中都有【恶】,邪魂师是人类的恶意堆集出来的东西。当他们曾经迫害和欺辱的,变成了长着獠牙的毒蛇面向他们的时候,人类就开始恐惧和厌恶了。

枫:人的劣根性,恃强凌弱

苍:我不知道有没有把自己想说的意思表达出来

枫:他们的恶意造就了邪魂师,在对方的力量强大之后又开始害怕

苍:我想的就是,如果不改掉魂师界、大家的认知,不对那些真正的罪行与施暴者实施制裁,邪魂师就一定还会出现。

苍:有第一个圣灵教,雨浩灭了一个就不会再有第二个了?开玩笑的。原著里也说了(指龙王传说里的圣灵教残党)

枫:嗯……

苍:武魂没有善恶之分。但人心有,人的欲望有。

枫:可是魂师界好像只有科技的进步(指魂导科技)。像我曾经看过哈利波特同人,巫师界固步自封

苍:水镜当上教主,把圣灵教改成魔教之后,就一直在努力把这群可怜可悲可恨的人扯回来一点,再扯回来一点

苍:以扭曲、伤害、迫害、掠夺、控住为乐,太可悲了

苍: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给人类制造更多的痛苦,太可悲了

枫:冤冤相报

苍:不是想着就这样变成好人,把过往烧杀掳掠的罪行都一笔勾销,而是要把自己从那个漩涡里拉出来。

苍:过去圣灵教如何教主不管,但如今她的魔教,她就要管,不如她所愿,那就强改。

苍:我一直在想教主那句话。本来我们都是活着,谁也不比谁高尚。

苍:我与他有仇,我杀他,不伤旁人。若我日后被他亲友所杀,也是我的命。

枫:嗯……

苍:就是那种,【我既杀了人,就有被杀的觉悟。】

苍:别的道理我不听。血海深仇,重重孽债。抛却,做梦。

苍:……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枫:旁观者当然轻松

枫:可是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放弃

苍:对的

苍:这就是教主定的,魔教的规矩、原则、底线。别跟我说善恶有报,我只信我手中的剑。要杀便来,血我不怕。

枫:现实里我们做不到,但是那个世界可以

苍:另外说魔教高调学院不管这事,不搞事监察团也没理由削你(把作恶准则掐在引起魂师界公愤的临界点,要爆但就是差个理由)。还有就是高调过了头,反而让人觉得他妈邪魂师敢这么光明正大?

枫:可是他们不会来找然然吗?虽然现在已经二者合一了

苍:前面说到是平行世界了,没有然然也没有水镜的平行世界。在他们看来,教主就是教主,是不知道哪冒出来的人

枫:哦哦

苍:魔教风气就是谁拳头大谁说话。没人打得过教主,所以只能乖乖听话。退教不可能的。除非教主愿意或主动放你走赶你走踹你走,不然等待你的就是超级羞耻PLAY

枫:有点像原始的江湖门派

苍:魔教都是这样啦

苍:总之圣灵教强行整改,变得有点像本体宗那样的。护短,行事嚣张但有原则,随心所欲,作恶但不及无辜,爱收保护费,但真的有在好好的保护交保护费的。

苍:——变得,从让人果断剿灭到犹豫动手剿灭(但一般犹豫后的结果还是剿灭)了这种

枫:嗯嗯,无愧于心

苍:圣灵教变成魔教后,教主嫌圣坛太多,直接关了大半。然后又嫌圣徒太多——“养不起啦!”——强行退教大半。之后魔教里剩下的都是硬邦邦的邪魂师了。

枫:改造改造

苍:是的,强行改造。教主影响人的功力还是很强悍的

苍:魔教,教主独挑大梁,谁来找麻烦直接打

枫:不会很辛苦吗

苍:因为教主最厉害嘛

枫:不过一个人还是好辛苦

苍:不辛苦,毕竟没啥人敢来找麻烦。基本是小喽啰,弟子就能解决。平常站出来放个杀气就没事了。得教主出动干架的,都是大宗派掐架或者……摄政王出动军队围剿才行。

苍:啊对了,还有

苍:还记得一个小剧情。就是唐雅——原本的蓝银圣女不是被安排照顾教主起居嘛。后来遇到贝贝时,贝贝想带走唐雅,但唐雅不肯主动跟他走。因为自己曾经是邪魂师,杀了很多人,觉得自己已经不配和他在一起、没有资格当唐门掌门了,这样的理由,最后又回到了教主身旁。

苍:个人很喜欢这个设定,超带感(等等你

枫:拆官配(严肃脸

苍:当然这样下去,魔教还是没什么好下场,虽然也不算太凄惨。

枫:嗯……(正道)总会有忍耐不住的一天

苍:魔教最后不是解散,就是被打的弟子死伤大半。但我想的是,就算魔教最后被剿灭啊解散之类的,但却成功让道貌岸然的人不舒服,让那些自诩正统的魂师心里有了疙瘩。总体而言,是两败俱伤。

苍:好啦,这个脑洞吐完了

苍:爽!

苍:写出来是不可能的(等等

苍:好啦,都这么晚了……抱歉说了那么多

苍:睡觉吧,明早还有课

苍:晚安




以后可能还会有第二弹第三弹第四弹第五弹……


评论(11)
热度(5)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