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同人幻想曲 | 渺弥 | 01.浮梦生

拆官配。拆官配。拆官配。

※冬哥帅爆了!!!但我们这次不嫖他

※小师兄是世界上最好的小师兄。

※注意:内容含有【黑化】【禁忌】【德骨】【性转】,请谨慎食用。

※刀子岗常驻,大概是个大写的【BAD END】



[斗罗·绝世唐门]渺弥


  有花妖食爱为生。

  貘以吞梦。

  你闭上眼睛后看见的世界渐渐空白。

  在虚假的幻想里得到满足。


  ——是日常妄想呢。


  “你其实从不想当英雄,也不想成为神话和传奇。”

  想好了吗?

  这世上千千万万人,却只会有一个把你当做生命的所有。




01.浮梦生


  (一) 兄长的誓言

  哥哥原本是个经常做梦的人。

  不过自从妈妈走后,哥哥的梦就少了,几乎没有。

  说起来,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开始,见到哥哥的时间就少了,每次都是匆匆一面,说几句简短的话。因为他进了学院,每天的生活充实且忙碌。

  曾经我问哥哥,长大后最想要变成什么样的人呢?

  哥哥望着小院子外的天空,说他想变成大陆上最强的人,保护妈妈和妹妹。

  后来妈妈躺在了墓土下,哥哥抱着我,咬牙说我会用生命守护你。谁也不能伤害你。我会成为最强者,为妈妈报仇。

  我说好。我知道哥哥一定会做到的。

  哥哥说我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失去了,如果连你也不在我身边,那我一定会疯掉的。

  我拍拍哥哥的肩背,安抚他说:“哥哥对我也是一样的。我们同生共死。”

  在十一岁这年,我们兄妹一起离开了长大的地方。后来哥哥进了一个宗门,叫唐门。唐门保他进了大陆第一学院,史莱克。

  我比起哥哥,就是个无用的人。多亏门主善心,在史莱克城里为我谋了份差事,求个温饱。衣食住行算是有了着落。店家看我是那史莱克学员的家属,倒对我温和客气许多。

  哥哥隔几日就会来探望我,后来实在忙碌,就托了室友来,是个叫做王冬的男孩子,生得极是俊美,不似凡人。一来二去算是熟识了。

  他虽看起来清高孤傲,但相处下来就知道其实这是个嘴硬心软的人。借着白吃了哥哥烤鱼的由头,总给我塞些零食,或是小女生的饰物。我拒了几回都无用,也就只好收着了。

  一年后某日,哥哥兴冲冲跑来找我,一把抱起我,在原地转了好几圈。

  他雀跃地对我说:“阿渺!阿渺你知道吗?我被选为史莱克七怪预备成员之一了!”

  我也回抱住他,笑着说:“嗯,我知道哥哥永远都是最棒的。”

  哥哥抱着我的力气很大,我零距离的感知到他的轻颤,还有胸膛里那颗火热的心脏,正在强有力地跳动着。

  哥哥说他一定会实现他的誓言。

  他要成为大陆最强者。他要永远保护我。

  他正在一步一步走向他许诺的未来。

  却也因是如此,他要一步一步离我远去,走到那个我无能涉足的强者之森里去。

  

  之后接连两三个月都没见到哥哥,或是王冬。直到唐门大师兄来告诉我,他们在史莱克的内院修行,具体却是没说了。

  再过了月余时间,哥哥同王冬一齐来看我,还带着一个叫做萧萧的娇小女生。

  各自寒暄后,哥哥说他们要出去历练,少则半月,多则一两月,有师长相伴,叫我不必担忧他们的安危。

  我说好,路上小心。我等哥哥回来。

  可这次我没等到哥哥来见我,依旧是唐门的大师兄把他的消息带来。消息里说哥哥得海神阁阁主看重,举学院之力培养他。他没有假期,得不了空来见我。连那往返的两个时辰都抽不出。

  我点点头,说我知道的。唐门大师兄问是否要捎信给哥哥,我摇头,不想扰了他。

  但哥哥终归是哥哥,一年下来竟也偷偷跑出来好些回来看我。虽然每次都匆匆一面,根本来不及诉说太多。

  我还是给他写了信,托大师兄或王冬、萧萧给他带去。哥哥认真的回了我的每一封信,也和见面时般寥寥几语。我知他劳累,才想劝他别太拼命,又想起他是为了谁在拼命变强,喉间就像梗塞了异物,拿着笔也写不出半个字来。

  又一年多时间过去,十四岁这年,有一天夜里哥哥突然来找我,把我紧紧拥在怀里,却一言不发。

  贴着皮肉和肋骨的心脏剧烈跳动,却带着股悲鸣的意味。

  自离开公爵府已三年有余,哥哥整个人高大了许多。我虽也有在长大,但在哥哥怀里,却像个娃娃似的。

  那一夜,哥哥对我说:“阿渺,我的恩师也走了。在这个世界上我可以失去所有,但唯独你,一定要永远留在我身边。”

  我对哥哥说:“我会永远和哥哥在一起。就算有一天你不要我了,我也会缠着你的。”

  于是哥哥亲了亲我的额头,终于笑了。

  “那一天不会到来的。”

  他说。

  

  (二)赔罪的簪花

  哥哥难得做了梦。

  梦里是公爵府,妈妈还在的时候,我们生活在一起,欢声笑语。

  这是他临行前的一夜。明天哥哥将启程前往日月帝国。

  他对我说,未来两年六个月再不能相见,对不起。我会写信给你,别忘了要给我答复。

  我对他说,好的哥哥。这些月来你太累了,今夜就忘记一切的睡吧。

  于是哥哥躺在了我的床上,头枕着我的大腿,坠入梦境。

  我抚着兄长的脸庞,指尖轻轻画过他的眉、眼、鼻、唇,流连忘返。今夜我无眠,静静看着熟睡的毫无防备的哥哥,等待天明。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的,哥哥从不想当最强,变成英雄,也不想成为神话与传奇。他只想他爱的人活着,在他身边。仅此而已。

  

  夜再长。黎明也终要破晓。

  我在哥哥醒来之前瞌下眼帘,脑袋垂落一旁。哥哥小心把我的身体抱起,放平在床上,盖好被子。他亲了我闭上的眼,然后在我耳旁说:“等我回来。”

  等到哥哥的气息远去,我才睁开眼睛,任由泪水滑落。

  此去一别,两三载方能再见。

  

  哥哥走了之后,有时王冬和萧萧来看我,话多说不了几句。我不善交谈,每每只是恬静地微笑。

  唐门在城中落根之后,贝贝大师兄曾来邀我,被我拒绝。我是个普通人,在宗门中也帮不上忙,没什么用处。

  大师兄也不好强求,来过两次后便绝口不谈此事了。

  哥哥果真给我写了很多信,由他的伙伴带来,王冬或者萧萧,多数时来的都是前者。拿到手里的信封总是厚重的一份,我从不在人前拆开,到了夜里一人时才小心拿出来读。哥哥每一封信我都认真的回复了,等下次王冬来时把信交给他。

  于是就有一次,王冬拿着我的回信,说真羡慕我们兄妹情深。可惜他是家中独子,没有兄弟姐妹,得了独宠是好,可有时也觉得孤单寂寞。

  我只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待王冬走后,又有一陌生少女气势汹汹的来找我。我不认识她,她看见我的脸时却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脱口问出:“霍雨浩是你什么人?!”

  我镇定的回答:“我的哥哥。”

  少女更是瞪大了眼睛:“你、你只是个普通人?”

  我点头,大大方方的承认:“是。”

  少女很惊奇,不住的上下打量我。这时王冬竟又折返了。他将我护在身后,怒视少女:“梦红尘,你居然跟踪我!想对阿渺做什么?”

  “……”少女咬着下唇,眼里有泪光闪烁。她羞恼又委屈的瞪了一眼王冬,转身跑走了。

  看来我好像是被误会了和王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王冬转头就跟我道歉。

  “阿渺,对不起。给你带来麻烦了。她没把你怎么样吧?”

  我摇摇头:“我没事。谢谢你及时赶到。”

  王冬看起来更加过意不去了。他说不如这样吧,我带你去逛街买件礼物,当是赔罪。我摇头想要开口拒绝,却被他手指压住了嘴唇。

  “好阿渺,别拒绝我。”

  他微笑着说。俊美的人头顶总是自带光圈。漂亮眸子里的真情切切地望着我,像是要望进我心底。

  我想,这世上大抵是没有几个女孩子会忍心拒绝他的。

  

  赔罪的礼物是一支簪花。

  我说这个太贵重了,不适合我。还是挑些别的吧。

  王冬说不行,别的怎能体现我赔罪的真心。然后他不由分说的就付了钱,拉过我径直把簪花插进我发间。

  “看,这不是超级合适吗?”

  王冬从小贩那借来了镜子,摆在我面前。我看着镜中的影像,手忍不住触碰镜面。我想起方才那少女惊问哥哥是我的什么人,是因为这张脸和哥哥真的太像了吧。

  哥哥。

  我想见你。

  王冬把镜子还给小贩。我向他道谢,他摆了摆手,说:“雨浩是我兄弟。你是他妹妹,自然也是我妹妹了。”

  我好笑的看着他,提醒道:“按年纪来说,好像是我长你几月吧。”

  王冬嘴角的弧度顿时垮下去几分。他看我的眼神有些哀怨:“阿渺,你能不能别提这事啊。好歹让我体会一下做哥哥是什么感觉嘛。”

  我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回去了之后,我摘下那朵簪花,把它放进了一只木盒里,和那些以前他送我的饰物放在一起。粗略一看,也有二十来件了。

  我垂眸,把盖子合上。

  

  

  -未完待续-

  

  原本想写完再放LOFTER,结果发现1w字内完结不现实……那就先连载吧,昂。

  只是短篇。

  

评论
热度(13)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