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白绮罗·人物设定

  [姓名] 白绮罗
  [本名] 未知
  [别称] 白姐姐/白姑娘/落仔(叶清酒专用)
  [性别] 女
  [年龄] 真实年龄不详,只观外貌则在二十岁上下
  [发色] 灰白色,几乎近雪白色
  [瞳色] 浅淡的冰蓝色
  [外貌] 容貌秀美,气质出尘。右眼下有一滴泪痣。皮肤苍白少见血色,身形纤细,看起来是个弱不禁风的病美人。经常扎着松散的发辫,或是用檀木簪子挽发,总是笑容淡薄温和,给人一种容易亲近的、游刃有余的感觉,使人难以提起防备之心。然而亲近中又带着疏离,给人一种摸不到其真心的感觉。
  [身份] 医师/医者
  [誓约者] 镜红尘
  [异能] 使用灵力而非魂力,与泛大陆的能量体系迥然不同,灵力不足时可借助符咒施用,有未卜先知之能。但由于降世之故,其绝大部分能力都被天道压制。
  [医道] 虽精通医术,但其实更擅毒,略通巫蛊之术。
  [武器] 碧玺/银针
  [简介] 异世之人。几十年前突然出现在镜红尘床上,并称因失误而被迫与其绑定,为虚幻的幽灵体质,除绑定者外看不见。两人不得分开超过百米距离,否则都将承受心脏酸涩牵扯之痛,唯以誓约之吻解除此状态,并能真正降临于世。似乎不止穿越过一个世界,来到斗罗是为了「让故事继续进行下去」
     幽灵体质时能够触碰持有神性的物体,龙神斗罗因修为极高且接近死亡而能窥见其身影。迫于压力与镜红尘签订誓约,并降临于世。本身只是普通人,并不具备攻击力,拥有护身法器「碧玺」,后却将其赠予水镜,两者之间有难以言明的联系,梦境互通。早前便与叶清酒相识,且关系匪浅。
     行踪飘忽不定,神秘莫测。常进深山采药,与泊灵相伴。时间概念与常人不同,真实年龄少说也是拿千百做计量单位的,虽容颜永驻但身体已有颓败之势,五感消弭而脏器衰竭,体温很低,时常会陷入沉眠,记忆力也因此变得越来越差。常做噩梦,唯有借安神香一避。方向感较弱,只能靠星象辨别方位,总在同一个地图里迷路打转。并不喜欢漂泊的生活,本性很懒,总想着要安定下来。念旧,喜欢古物,不怎么接触新科技。
     有一间小医馆,开馆闭馆全看心情。没事就睡觉或研药,喜欢泡茶但几乎不怎么喝,擅数种器乐。佛系代表,冷情冷性,日常养老。温婉知性平易近人都是假的。其实这就是个腹黑毒舌,言辞犀利一针见血一刀入骨。大概是活久了人格有点扭曲,本性极其冷漠,不甚在意包括自身在内的安危生死。矛盾的人物,能为枉死之人渡魂,也为一己之私犯杀孽之罪,自身已不明白活着的意义为何。
     把撩拔人心当做消遣,喜欢看人气急败坏的表情。内心波涛汹涌外表镇定如常,情绪极少外露。能近乎冷血客观的分析局势,推演出每一种可能的后果并淡然接受,是团战里的辅助法师奶妈这类皮脆血薄型角色,适合幕后掌局背后阴人,正面杠直接死。做事永远留有后手。
     曾经以黑发苍眸的模样出现在唐水镜的梦境中,被镜红尘认定是尚且拥有人间烟火气息时的白绮罗。非常在意小姑娘唐水镜。重视叶清酒,两人交谈时有种第三者无法插足的气场。喜欢讲故事,但讲的故事永远都是悲剧。不喜欢与男人有肢体接触,排斥过于亲密的举动,爱情悲观主义者。

     

     活着就是痛苦,人间不值得。
     总想着什么时候能死。

     偏爱给人制造「难以忘怀的回忆」「刻骨铭心的感情」

     

     

     补充了白绮罗的人设。

   

评论(5)
热度(2)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