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 同人幻想曲 | 燃烬 [151]

※沉迷美色,日渐消瘦(zengfei)

※类属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 ,但并不与同系列的《天罚》世界观接轨。唯一的共同点是女主苏炸天的很依旧,并且嚣张的无法无天

※照例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风。

大纲是什么?没有。

※原著背景依旧很迷。私设如山,是真的如山。

※这次大概是,嫖个笑红尘。

※撩完会不会跑这个作者也很难说(因为没有大纲

※请务必做好防雷准备。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燃烬
  
  
  -为什么要来?
  
  -因为我想见你。
   你呢?你想见我吗。
  

  

  唐水镜有一个人生梦想。
  嫖尽天下美食,然后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
  或者,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然后嫖尽天下美食。
  后来这个梦想半路GG了。
  
  

  

后日谈:你问我这灯火阑珊是谁在感伤。

  

【帝后】

  橘子一共见过三次金灵领域发威。

  一次杀千人曾救了她性命,一次斗魂大赛大放异彩力压强敌,一次瓦解了日月大军整个魂导阵地。

  唐水镜数次置徐天然于死地,但却没有一次能杀了他。

  橘子觉得自己算部分原因。

  曾有两次唐水镜的刀贴着她的脖子擦过,杀气凌厉犹如实体,橘子真的以为自己会死。

  这个孩子说小师兄与学长不会杀你,但我会。

  这个孩子还说过这次我不是来杀你的,让开。

  橘子知道自己在赌,赌唐水镜不会杀她。她心思通透,看出唐水镜于她只有杀气没有杀心。

  而事实证明橘子赌对了。

  日月大军被逼退,因为史莱克也不想和他们死拼。

  看着重伤的帝王,橘子觉得这一切像就做了无用功。

  其实她不是很理解徐天然近两年来的行为。

  因为对于这个隐忍狠辣的帝王来说,现在他的行事太过轻率,太急于求成了。

  简直就像一个莽撞的少年人

  徐天然变得不再像徐天然。可若这个皇帝不是徐天然,那徐天然是谁?

  橘子发现她从未看透过这个男人。

  大军撤回明都的路上,醒来的皇帝沉默的望了夜空许久。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很好。

  他这么说。

  橘子伏低了头。思其意,抿唇不言。

  接着徐天然就叹息着说:真可惜。

  语气里有股诡异的英雄迟暮之感,听得橘子汗毛倒竖冷汗直冒。

  他在可惜什么?没死成吗。

  ……

  不行,她还是觉得这个徐天然是假的

  

  

【惊蛰】

  日月帝国被史莱克逼退后,安分了许多。

  当然,表面上的。

  谁也不知道徐天然下次什么时候发疯。他灭天魂的速度太快,搞得全大陆的人都心慌慌的。

  不过这些和史莱克学院没多大关系。

  开玩笑,他们很忙的好不好,开学季要来了啊!

  而且他们还要收留从天魂帝国迁移过来的宗门,安顿用的地都要不够用了。

  所以,史莱克城要不要再扩建一下之类的?

  于是海神阁又有会议要开了。

  然后,顺便唐门也很忙。

  因为原属两国终于意识到自己和日月帝国的工业水平差距,决定做点什么补救一下,所以直接就导致了唐门订单量暴增

  而从唐门目前的产量来看,要完成这些订单估计得是十年后的事了。

  ……

  要命哦。

  唐门弟子现在不过五百来人,这个恐怖的订单数量,还催单!唐门门主深思熟虑后终于决定——招收弟子!

  史莱克七怪、上届斗魂大赛冠军……

  这些前缀很长听起来很响亮的名头都不如唐水镜往大门口一站来得效果拔群

  这不,小粟米才登记了一天报名表,手就累得抽筋了。

  这可怕的热情。

  唐水镜真不愧为邪教教主

  结束工作后,小粟米抱着卷宗往唐门里走,眼角余光忽见一缕金光掠过,好似流星划过天际。

  她站在原地望着光消失的反向看了一会儿。

  望见银河星光,璀璨夺目。

  小粟米在心里默默感慨了一句。

  唐门小可爱今天也跑出去玩儿了啊。

  明天又要刷BOSS了。真是,明明招新工作已经很忙了!!

  

  

【暮日】

  饕餮斗罗晃了晃酒葫芦,坐在黄金树顶的台子上眯着眼睛晒日光浴。

  近来他的小弟子很是忙碌,许久都不来晒太阳了,这么个好位置倒是便宜了他。

  俗话说得好啊,女大不中留。

  唉。

  他这个孤寡老人,真是余生寂寞如雪。愁得他想去找明德堂主打个几架。

  啊,差点忘了。镜红尘早不是明德堂主了。

  人老了记性就是不好。

  日月帝国撤军也有两三年了吧?年前徐天然把魂导团搬到了明斗山脉,搞得星罗头大,偏又打不起来。

  嘿,前几日星罗还传了消息来,说是要计划刺杀徐天然,想找他借人

  ——他饕餮斗罗是傻了才把小弟子借出去哦?

  徐天然觊觎唐水镜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要真借出去,那不是把他们的小姑娘往虎口里送!

  所以饕餮斗罗思前想后,就把学院的极限单兵给借了出去,权当毕业考核了。别的要求没有,全须全尾的回来就行。

  至于成功刺杀徐天然?他觉得这事得

  你看他小弟子,追杀徐天然那么多回,有哪次成功了?

  这徐天然别的不说,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噫。

  有个总死不成的史莱克大敌真让人不舒服。

  

  

【归雪】

  天斗城下了雪,且已下了两月余。

  庭院种的梅树都开花了,是如艳丽刺目的红。

  这树有好几年了,只是这年才终于开了花。白姑娘一直好奇它是什么颜色的,如今算是如了愿。

  镜红尘怔怔的看着这几棵梅树。

  他忽然记起曾经的那株海棠,只在白绮罗突然出现那年开了花,后来再也没长出过哪怕一朵花苞。

  反复无常捉摸不定。

  如神戏世人,让他在得到与失去间漂浮不定。

  镜红尘不知道白绮罗这个姑娘来自何处,却预感极准确的明白总有一天她会回去那个地方。

  明明他都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了,不安与恐慌依旧日夜悬浮在他头顶。

  他伫立在庭院中许久,雪落了一身。

  冰凉的温度就像她的轻拥。

  他终于动了动,像是再经受不住这冷意。他忍不住回身望向那扇最高的窗户,空荡荡的没有人影。

  白绮罗仍旧没有醒来。

  这个姑娘不喜动,似雪冰冷却不爱雪景,每至初雪落下后便会沉眠,非得等到来年夏至才醒。

  他坐在床沿端详她的睡容。

  镜红尘想,或许有天她死去,也会是这般平和的模样的。

  这个念头让他后背一凉。他赶紧掐掉了这个愚蠢的想法,再给踢到世界尽头去。

  空气里浮动着安神香,幽幽冷冷。他忍不住俯身亲吻她,又想抱她,最终还是克制着收回了手。

  她不喜欢他这样做,他知道。可他控制不住,他总觉得他放了手她就会消失。

  他只是想留住她,希望她不要走。

  偏是这样简单的愿望,却如此难以实现。

  多残忍。

  

  

【佛说】

  白绮罗常做一个梦,梦里是场无休止的雪,支离破碎的世界满目疮痍。

  碧玺握在手中,鲜血滴滴答答,赤红渲染雪色。

  一场无尽的轮回。

  是魔障

  她睁眼醒来,却又见梦魇之主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于是佛曰苍生难渡。

  可她长生不死,远爱离忧,不怨不嗔,不求且不欲得,不拿便不言放,即便如此依然无佛渡她。白绮罗依旧身陷荆棘林中,不动却伤。

  原是她惹怒尘缘,于是体会世间诸般痛苦。

  作茧自缚,是自作自受呢。

  不若凡世十丈红尘,如何能囚人于方寸之地。

  冰雪落于他掌心,要么将其冻伤,要么被其烫化,左右不过两败俱伤。

  舍与得。

  佛曰不可说。

  其实没有什么不可说,只是我不爱你,仅此而已。

  

  

【至高者】

  世界若有意志,便会明白它曾一度停滞不前。

  不能自救便只能求救。

  虽然后来走的歪歪斜斜,但一切终究算是回到了正轨。

  时间继续前行。

  轮回不断交替。

  千年万年的时光,数不尽的岁月。

  曾有人成为了不朽与传奇,更多的人却是成为了一粒尘埃,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无人记载无人吟咏。

  这是一个衔尾之蛇的循环。

  故事里的人物重蹈覆辙,一次又一次。

  直至银河繁星都坠毁,直至将世界的寿命都耗尽。

  ——迎来终焉。

  不过这些事都与白绮罗或叶清酒无关了。

  毕竟不在职责范围内。

  

  

  

  -TBC-

  

  

  *注:“你问我这灯火阑珊是谁在感伤。”截取自安来宁/房东的猫演唱歌曲《难得》。

  文字小标题按时间轴顺序排列。

  

  

评论
热度(3)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