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 同人幻想曲 | 燃烬 [150]

※沉迷美色,日渐消瘦(zengfei)

※类属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 ,但并不与同系列的《天罚》世界观接轨。唯一的共同点是女主苏炸天的很依旧,并且嚣张的无法无天

※照例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风。

大纲是什么?没有。

※原著背景依旧很迷。私设如山,是真的如山。

※这次大概是,嫖个笑红尘。

※撩完会不会跑这个作者也很难说(因为没有大纲

※请务必做好防雷准备。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燃烬
  
  
  -为什么要来?
  
  -因为我想见你。
   你呢?你想见我吗。
  

  

  唐水镜有一个人生梦想。
  嫖尽天下美食,然后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
  或者,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然后嫖尽天下美食。
  后来这个梦想半路GG了。
  
  

  

后日谈:你是否得到了期待的人生。

  

【乌托邦】 

  史莱克学院,尚武、护短、自带土匪头子气质

  梦想大陆平衡,爱好世界和平

  上至海神阁主下至普通学员,努力贯彻说不清楚就打一架原则。

  一般情况插手大陆之事的宗旨是尽力避免或延缓战争爆发,但也从不惧战争。

  所以当徐天然的日月大军行到史莱克城外一百公里安营扎寨时,海神阁主虽有震惊但一点也不方,当即就召开了海神阁会议。

  ——商量怎么教这只紫煌灭天龙做人

  

  

【光耀】

  史莱克,万载传承的史莱克,荣耀与强大并存的史莱克。

  它身上加注了太多的光环。

  无数人将它视作魂师的圣地,就如万年前盛极一时的武魂殿。史莱克是强者的摇篮,是奇迹发生之地。

  人们会惊叹,会感慨,却不会有太多不可置信。

  “啊,不愧是史莱克。”

  ——总有人这么想,总是有人这么想,甚至是史莱克自身的学员、老师。

  数不清的人比史莱克本身更有信心,并使得很多的牺牲成了理所当然。

  战争。兽潮。邪魂师。

  史莱克监察团为什么要存在,又为何有那么多的弟子未能活着毕业。

  责无旁贷四个字偏偏就落在史莱克头上。

  成就了英雄的不是学院的光环,而是他们自身的血肉之躯,这是属于他们的荣光。

  而长年累月的牺牲堆聚出史莱克不灭的荣耀。

  因此日月帝国的大军将炮火指向史莱克学院,即便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举世骇然,但却未有多少人认为史莱克会就此覆灭。

  四千年前史莱克以一所学院之力击溃日月帝国,那四千年后的现在依然可以。

  这是众望所归的结局。

  

  

【信念】

  我们从不畏惧,也绝无退缩。

  
  

【旅者】

  叶清酒站在史莱克城的城墙上,眺望一百公里外的日月大军。

  真是货真价实的人家都打到家门口来了

  她想。

  然后莫名的又想起嘉陵关。

  那段记忆是她眼中少有的黑色,如渲染的墨汁般铺陈开来,连年的杀戮使她性情中多了暴戾之气,这也成了后来她黑化的引信。

  那时触动她的念头只有三个字。

  ——想杀人。

  真情实意。绝无虚假犹疑。

  叶清酒知道自己的身体早已厌烦无休止的战斗,但她却也察觉到内心对于继续战斗的渴望。

  这不是个好兆头。

  白绮罗说她这是战后心理综合症。是病,得治

  说实话叶清酒觉得说她有病的这个家伙才是真的有病。

  不过她能理解,人活久了多少都有点变态。普通人的那套思维版本已经落后,该淘汰了,而且不更新不行。

  战争后遗症问题不大不小,但终究是隐患,所以叶清酒明白自己必须避免参战。

  她要是杀红了眼一个不小心又黑化,后果可不好说。

  ——虽然她现在真的很想冲进敌营干掉徐天然,但最多也就想想而已。对面两个魂导阵地呢,她明目张胆冲过去就是找死啊。

  等着。

  不参战她无所谓,但徐天然她是揍定了的。

  

  

【智囊】

  霍雨浩在得知日月大军里有橘子时,心情是有些复杂的。

  他对这位学姐的印象不错,也不想讨厌她。但两人终究还是要以敌对的姿态在战场上久别重逢了。而且还是在日月帝国把魂导炮指着他所爱的学院的时候。

  为此神伤倒不至于,惆怅却是有的。

  霍雨浩也只有感叹一句命运弄人。况且这是橘子自己的选择。

  他又能干涉什么呢。

  史莱克城与日月大军相距只有一百公里。

  两个魂导阵地,三大魂导军团,和不知几何的高阶魂导炮。

  军队,他们史莱克是不惧的。但他们不得不忌惮这些魂导科技。天魂怎么被摧拉枯朽他可是很清楚。

  工业水平差距太大,这些年魂导系再怎么发展,又怎比得过人家千年的积累。

  霍雨浩在心里计算过各种可能性,得出的结论基本都是两败俱伤。

  对日月帝国必须从魂导器下手,要智取。

  正在他思索的时候,小师妹就主动提了出来,她要去破坏日月大军的魂导阵地。

  ——大家都不同意也没用,反正她去定了。

  霍雨浩有点,不是,非常的头疼。

  小师妹啊,深入敌军拆魂导器这也是能闹着玩的吗!还以为是上次组团打明都皇宫呢?

  但霍雨浩不得不承认的是他对这个提议心动了。小师妹拆魂导器的技能满点,全大陆仅此一家,只要时间充足拆掉整个魂导阵地都不是做梦。但这样也无异于让小师妹直面日月大军。

  不行,太危险了,实在是太危险了!

  

  

【神使】

  有谁能阻拦唐水镜的决定,把她关在海神阁的房间里吗?

  答案是没有

  王冬儿望着自家任性的小姑姑,头疼之余,偶尔也会想起自己在神界搞怪闹事的时光。

  那时她还不叫王冬儿,她的本名是唐舞桐。

  长辈们唤她小七,将她捧在手心宠爱。

  如今她像他们宠爱她那样宠爱着唐水镜,于是也体会到了尊长们面对皮孩子时的无力与无奈。

  令人头秃,不是,头疼。

  日月大军就在家门口,小姑姑要去拆了他们的魂导阵地。谁也不敢让她去冒险,但是拦不住啊。

  那还能怎么办?一起去搞事呗!

  霍雨浩提供半位面空间,几个军师商量好了对策,制定完了战术再计划完了退路,终于要动身了。

  这次行动她记住的只有那覆盖了一切的金光。

  王冬儿不是第一次见到镜染了。她知道那是唐水镜的生母,真正的金灵。

  她记得爸爸说过的。金灵,乃金石死物衍生之灵。是从无到有,自死至生的奇异生命体。

  或许连然然都不知道,其实金灵生而为半神,兼具神格,若能突破天道,便可飞升为真神。

  只是,天道是那样好突破的么?

  王冬儿想叹息。

  每个人都要选择自己的路,曾经她与霍雨浩的答案是唐门,而唐水镜却要成神。

  可她若要成神,恐怕会比旁人更艰难。真难办啊。

  ……嗯。

  要不要联系爸爸走个后门?

  
  

【命数】

  毕业之后,王秋儿想回个母校可谓困难重重。

  所以徐天然意图攻打史莱克城这事,她都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的。

  听王冬儿说,唐水镜分离金灵拆解魂导器,然后自己追的徐天然上天入地的打。

  ——但是徐BOSS这次还是没死成

  跟开了挂似的。

  王秋儿听到徐天然没死,挑眉:这人运气就这么好??

  具体情况王冬儿却是没细说。她说她被镜染前辈身上的金光晃迷了眼,除了漫天金色,别的都没记住。

  不过好在结果没什么毛病,徐天然重伤,日月帝国退军,暂且停战。

  但天魂帝国是没了,回不来了

  于是那些原本在扎根在天魂帝国的宗门就不得不迁走,比如南秋秋所在的地龙门。

  地龙门门主五年前就把女儿押唐门里了,现在天魂帝国没了,干脆把整个宗门直接就迁到了史莱克城。

  天龙门门主觉得这个主意很可以,于是依葫芦画瓢,也把宗门给迁到了史莱克城。

  所以……

  王秋儿再一次面无表情的一枪抽飞玉天龙,然后开始深刻反省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被这个脸皮比徐三石还厚的人类缠上的。

  难道就因为她打败了他??

  ……

  妈的孽缘。

  
  

  

  -TBC-

  

  *注:“你是否得到了期待的人生。”截取自朴树的歌曲《猎户星座》。

  文字小标题按时间轴顺序排列。

  

  

评论
热度(3)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