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做收到一打长评的白日梦/
纯正BG党/假装自己永远十八岁/
蹲冷圈/吃原女/亲主角但惯性把主角当路人用/
新手上路/沉迷乙女/日常作死/
经常性失踪/懒/宅/胖/脸盲症/强迫症
圈名白绮罗/欧阳秋落/
昵称是落落/阿落/小落/绮罗/
可以叫兔子哦♡
 

【绝世唐门】 | 同人幻想曲 | 燃烬 [148]

※沉迷美色,日渐消瘦(zengfei)

※类属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 ,但并不与同系列的《天罚》世界观接轨。唯一的共同点是女主苏炸天的很依旧,并且嚣张的无法无天

※照例如同流水账一般的文风。

大纲是什么?没有。

※原著背景依旧很迷。私设如山,是真的如山。

※这次大概是,嫖个笑红尘。

※撩完会不会跑这个作者也很难说(因为没有大纲

※请务必做好防雷准备。

  
  

  
[斗罗大陆·同人幻想曲系列]燃烬
  
  
  -为什么要来?
  
  -因为我想见你。
   你呢?你想见我吗。
  

  

  唐水镜有一个人生梦想。
  嫖尽天下美食,然后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
  或者,嫁给斗罗大陆第一厨子,然后嫖尽天下美食。
  后来这个梦想半路GG了。
  
  

  

  

938.

  唐水镜一向擅长制造惊喜,不,惊吓

  已经被惊吓惯了的唐门众人觉得,他们习惯一下就好,不用太大惊小怪。

  不就是小师妹找了昊天斗罗当陪练嘛,淡定淡定。

  曾经唐门众人疑惑过小师妹为何拥有如此变态的战斗力,天赋异禀是一方面,可若后天没有训练,谁信啊。那么恐怖的杀气难道也是与生俱来?

  现在他们可算知道了。还真是……打架打出来的啊。

  再一问小师妹,好,人家从小的陪练就是封号斗罗级别的。

  而且是七个……

  今天大舅舅明天二长老后天七长老,半月掐二代弟子,没事还调教一下三代弟子,差不多整个昊天宗都是陪练了。

  可怕可怕。

  一群人看向王冬儿。

  王冬儿把头一扭:“我。”

  ……

  还真是实在人啊昊天宗的少()宗()主()。

  至于唐水镜?

  那是昊天宗的小祖宗

  

  

939.

  唐门众人一度怀疑昊爷面对小师妹会下不去手,这不是为难人吗。

  然后他们就想多了

  昊爷就是你昊爷,宠着是一码事,陪练就是另一码事了。

  说打架就打架,说不手软就不手软。不筋疲力尽伤筋动骨就不算完。要不是有蓝银皇的生命治愈在,这么透支性的特训很容易留下后遗症啊。

  就一个词,凶悍

  有时候天才只会活得比任何人都艰辛,唐水镜也不例外。

  她一身的傲骨,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信念,是一次又一次跌倒依旧迎着强压而上。

  光是看着都令人心疼。

  叶清酒抱剑站立,她说然然自幼就是这么过来的。

  生来黑暗体质,生母溶入她身。金灵武魂不是然然六岁时觉醒的,而是一开始便是觉醒着的。

  为了融合血脉压制血魔,这个孩子还未懂事起就被教导学着让自己强大。

  她要无坚不摧,亦要坚不可摧。

  王冬儿说,宗门长老们还有伯祖父真狠得下心。

  叶清酒就笑了笑。

  “如若不然,她就要死。再不忍心也得忍着。”

  没有谁比得上那个一手造就了唐水镜的人更狠得下心了。

  

  

940.

  二舅舅不愧是二舅舅。

  他都无需什么动作,光是站在那释放杀神领域就够我劳累的。

  我回想起以前二舅舅特训哥哥的时候,那是比训我还凶残

  而且冷漠

  唐门众人看过几次特训场面便不再看了,他们看着都肉疼心疼……真佩服面不改色的昊爷。

  后来除了偶尔来客串的季绝尘,特训场围观长驻人员就只有负责防止意外发生的二舅娘,还有叶清酒和笑红尘。

  二舅娘:“……”

  叶清酒:“……”

  笑红尘:“……”

  日常沉默。

  当然总是围观也说不过去,有时还是会组个队一起在昊爷手底下虐的。

  再后来,梦红尘也加入了特训小分队。

  当时叶清酒就说:“要是再来个人,开黑五人组就凑齐了。”

  然后?然后季绝尘客串来了。

  叶清酒:“……”

  很好,愿望实现了。

  

  

941.

  泛大陆的战争已经开始了。

  天魂基本被灭,星罗明斗山脉大军压境,斗灵虽未直面日月帝国,但也甚是自危。

  唐门实际上可以说是已经参战了,天魂抵抗日月大军所用的战争魂导器,一半都是来自唐门的诸葛神弩炮。

  若日月帝国不停止征伐,未来某日学院也会参战的。

  徐天然……

  有时候我都在想,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平安从乾坤问情谷出来的??

  好想知道……要是当初问过沉香表姐就好了(><)

  然后我又不可避免的想起,那日这个人说的话。

  他说:“我可以保证我在位期间,不会发动战争。维持大陆四个国家之间的平衡。但你要主动帮我。”

  他想要我的拥抱,愿以野心交换。

  我其实知道他的话是真心的,但我不能相信他。

  牢记娘亲的叮嘱。

  况且我也不想他无事的走出乾坤问情谷。当年我们一行被困那里,要说没有徐天然的手笔,打死海神我也不信。

  若非爱神恰是沉香表姐,我们还不知道要被怎么为难呢。

  关于我曾在枫叶城遇到徐天然的事,我没告诉过任何人,连对叶清酒都缄口不言,笑红尘就更不用说了,自那次后……我就没敢在他面前提过这个名字。

  想想都是泪,嘤QAQ

  

  

942.

  连续特训一个月,二舅舅给我放假了,说总绷着也不好。

  有假放我当然开心呀,刚好小吃街也重整完了,我和往常一样去扫荡,大多熟人都在,自然就更开心了。

  而且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上次受伤,恋人和竹马总算不针锋相对了。

  身为肉夹馍里那块肉的小可爱我简直要喜极而泣。

  你们两个关系终于好了一点点了啊!!(><)

  虽然真的,只有一点点

  该打的架还是要打的,该互怼的时候还是要怼的,最多没在我面前。

  ……

  算,算了,好歹也是进步不是。

  做人要懂得知足,嘤。

  [我活的好悲伤,在雨中哼肖邦.jpg]

  虽然大陆的那边战争打得火热,但我还是没多少心理负担的吃吃吃。

  毕竟大师兄早发话了,未来参战我和叶清酒都是黑名单,玄老也是首肯了的。他们是打定主意绝不让我俩出史莱克城了。

  听闻这是白姐姐留下的嘱咐。

  我想起那封信,忽然意识到白姐姐似乎对大陆未来的局势发展好像很清楚明白。

  她会离开也是因为预先知道了什么吗?

  想到这里,我忽然不想再思考。

  联想曾经梦境的血色,害怕的情绪自心间蔓爬,伴随着已经遗忘的剧烈的疼痛。

  

  

943.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位师兄师姐毕业了。

  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姐,还有王秋儿。

  叶清酒提议说,不如开个毕业舞会吧。

  最近大家压力都有点大,差点给毕业考核给折磨得够呛。老师们也是真的狠,试题一个比一个难,全是压着极限来。

  这时叶清酒提出舞会,正好放松,就全票通过了。

  地点是海神湖

  是的你们没看错,就是海、神、湖!

  叶清酒说她老早就想开一场冰上毕业舞会了。可惜当年毕业条件简陋,就吃了个谢师宴

  所以说舞会的前一天,小师兄就被叶清酒抓了壮丁,花了两个时辰把海神湖冻了个结实,冰层厚十米十天都不带化水的那种。

  我感叹:“小师兄真好用啊(★△★)……”

  笑红尘:“呵。”

  ……

  等等你冷笑什么啦!我现在连夸小师兄一句都不行吗!而且我说的是实话好不好(><)

  舞会当天。

  我穿上了一套白色的小裙子。不过这次可不是师姐们准备的,而是笑红尘送给我的。

  梦红尘当时就跟我咬耳朵:“然然我告诉你,我哥他早有预谋了!就是上回……”

  笑红尘忍无可忍打断她:“你闭嘴。”

  梦红尘故作惊讶:“哇,悄悄话你都听得见!”

  笑红尘额角冒出十字路口。

  拜托!你那音量算悄悄话吗(゜ロ゜)??而且大家都是魂师你当他了啊!

  我不言,只眨了眨眼睛,歪头笑。

  嗯,这个人的预谋什么的,早就看出来啦(o^^o)~

  

  

  

  -TBC-

  

  陷入日常绝望。

  [我活的好悲伤在雨中哼肖邦.jpg]

  

评论(1)
热度(6)
© 白毛儿肥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